桌面上的立體圖像可以看出兩軍交戰的壯觀場面,一聲轟然巨響,一艘藍色箭頭標記的巨大戰艦從艦首開始粉碎,要不是解析度調的比較低,應該可以看出人員從艦首的破洞陸續被真空吸出的樣子,沒有穿太空衣的艦艇操作人員,可能一下子就被身體內部壓力爆成爛泥。想到這裡,圍觀在桌邊的每個人都忍不住打了冷顫。

 

一個中年胖男子坐在桌邊唯一的座位,很明顯在一群人都站著的情況下,這個男子的地位很特別。只看到他臉色越來越難看,原本酒色過度而慘白的臉頰更顯得慘白,斗大的汗珠不停地從額頭流下,搭配著慘白地膚色,好像雪地裡開始融雪。

 

「指揮官,我們是不是該進行支援?」一個瘦弱看起來像個小姑娘的男子低頭向座位裡的肥大身軀請示著,但是慘白的面容後面似乎失去靈魂的聽覺。

 

另一個粗壯的漢子再鼓起勇氣問道:「指揮官,我們該怎麼辦?」從他頭上戴著藍色扁帽上面鑲著三支金箭,就知道他的官階不低。

 

這時胖男子似乎才從惡夢中甦醒過來:「撤退…撤退,亟思麥和阿爾發號都被擊毀了,我們還有什麼勝算,快…快…,快下令撤退。」

 

其他人都知道指揮官被嚇呆了,如果這時候撤退,敵人不挾著優勢兵力尾隨過來才怪,可能連一百光年都走不到,就被殲滅了。所以,幾乎桌邊的人都聞風不動,大家似乎在等一個奇蹟,一個指揮官恢復理智的奇蹟。

 

「總部古斯比總司令來電!」通訊員大聲的叫著,粗壯的男子揮手,示意他將影像傳進來。一個精壯的老人臉孔出現在兩軍交戰立體圖像的上空,他戴著一樣的藍色扁帽,帽子上鑲著最高職位的五顆四角星,臉色紅潤而且聲音洪亮的大聲叫著:「金哈曼!你在幹嘛!整個銀河聯邦的艦隊都要被你毀掉了,快下令支援達魯和耶曼的艦隊啊!你在發什麼呆!」

 

這時候胖男子突然臉色一沉,原本慘白的臉色一下子就恢復血色:「老頭子!你鬼叫什麼?是我是戰區指揮官,還是你?你沒看到達魯和耶曼的旗艦都被摧毀了嗎?亟思麥和阿爾發兩艘最新又最大的宇宙主力艦都毀在這兩個傢伙的手上。哼!當初我就說,如果都隸屬本官的艦隊,就不會瞬間都被摧毀了!」金哈曼邊講邊站起來,走到座位後面,用手撐著椅背。

 

「古斯比,你老了!不中用了!你看不出來路耶克要塞已經完蛋了嗎?現在是保留實力的時候。我要回防麒麟座,保衛銀河聯邦總部,你最好把後備艦隊都歸我指揮,才能抵擋達邦的全力一擊!」

 

古斯比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一百五十萬的軍隊和十八萬艦隊不是歸你指揮?現在呢?丟掉一半,你還有臉要後備艦隊?我告訴你這個缺乏軍事常識的傢伙,你現在還有十萬艘艦隊,一旦撤退,整個艦隊還在調頭的階段,沒有任何掩護,你就準備被達邦消滅了。笨蛋!現在唯一保命的方法,就是和路耶克要塞聯繫上,要他們支撐住,和達魯、耶曼的殘餘艦隊一起反攻,達邦一定會措手不及,那還有點勝算…。」

 

「閉嘴!你這個死老頭,在現場賣命的不是你,你當然說風涼話,要本官為你去死,門都沒有!」金哈曼咬牙切齒,臉上青筋都爆突起來。

 

古斯比用力拍下桌子:「雷克斯!我命令你把金哈曼逮捕拘禁,由你指揮!」

 

粗壯的男子怯生生的回答:「總司令,金哈曼司令是由聯邦主席和議會主席聯合推薦的…。」

 

古斯比更加生氣,又拍了下桌子:「雷克斯你也造反了嗎?我還是聯邦防衛軍總司令,我的命令你也不聽了嗎?」

 

金哈曼冷笑一聲:「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況你這個什麼老掉牙的總司…。」話還沒說完,金哈曼就倒地不起。

 

大家把眼睛都注視到剛剛出拳轟倒金哈曼的傢伙,就是那個瘦弱,像是小姑娘的傢伙。連雷克斯都還喊不出他的名字,古斯比也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嘴巴張得大大的。

 

年輕小夥子立正向古斯比敬禮:「校長,現在請下命令!」古斯比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來:「你是李厚良的孫子,對吧?」小夥子點點頭,敬禮的手沒放下來,還是大聲的說:「請總司令下令!」古斯比還是若有所思,和藹的說:「三年前我當校長,你是最優秀的學生,你叫…。」小夥子還是很堅持:「請總司令快點下令,殘餘艦隊快挺不住了!」古斯比影像的下方,果然藍色標誌的艦隊越來越少。

 

古斯比這時警覺的說:「照我剛剛說的做,但是我不在現場,現場你可以指揮嗎?我可以信賴你嗎?」小夥子再次靠攏腿立正:「下官盡力而為!」古斯比微笑起來說:「好!就交給你,有事的話,責任都我來扛。雷克斯!」雷克斯立正敬禮:「右!總司令!」古斯比看著他,搖搖頭的說:「你就聽這個李…。」小夥子接口:「李賽德!」古斯比對雷克斯接著說:「由李賽德全權指揮,你剛剛抗命的事,就靠等下表現將功補過,聽懂了嗎!」雷克斯不敢再回嘴:「是!」

 

古斯比的畫面還沒結束,李賽德立刻下起命令:「立刻通知路耶克要塞,全員集合保衛路耶克巨砲,等待救援!下令所有艦載戰機起飛,保持距離母艦0.1光年,讓艦隊看來更巨大。」古斯比聽到這裡,他就知道可以信任這個年輕小夥子,通訊光影隨即消失,因為艦隊必須保持靜默了。

 

………………………………………………

史奈特已經快瘋了,敵人像潮水一樣湧來,身為陸戰隊就是這點麻煩,必須花體力和精神與敵人近距離博鬥。趁著擊退一波猛攻的空檔,靠著防禦工事,史奈特轉頭跟自己的副官崔特苦笑的說:「陸戰隊就是這樣很無奈,守著的標的物都是敵人誓在必得的戰略位置,如果不是這樣,他們就亂轟一通、夷為平地就好。唉!又來了!」史奈特和崔特又轉頭拿起質子槍繼續對成群的敵人轟去。

 

質子槍發射的光束穩定的擊倒每個迎向它的敵人,質子光束是很有效的中程步兵武器,可惜就是充電時間讓質子槍不能快速射擊,成為有效的大規模壓制武器。如果說要大規模壓制大量敵兵,還是得靠鈷彈機關砲,說是砲,其實就是像古代的機關槍,但是威力大很多,它可以把士兵轟成煙灰,快速射程與彈筴式裝填,能夠連續擊發一萬五千發鈷彈。只是問題是,因為笨重,所以得兩個人定點組裝之後才能射擊,像過去的重型水冷式機槍,得有一個人專門背腳架一樣。

 

如果遇到無後座力鋰彈砲,鈷彈機關砲就沒戲唱了,類似以前地球人類用的火箭筒和榴彈槍,無後座力砲可以架在質子槍下,也可以另外手持附加十五連發彈莢。它的發展和過去類似的武器一樣,用來對付裝甲車輛和小型碉堡。

 

說時遲那時快,史奈特還來不及喊出聲音,一轉頭,左後方碉堡上架的機關砲就被對方的無後座力砲轟掉了,兩名戰士的屍塊飛到附近各處。這件慘事,讓史奈特更加專心地把持有無後座力砲的傢伙一一幹掉。

 

終於敵人又撤退了,史奈特邊轉頭邊對崔特說:「等等就換坦克或機械獸上場了。」崔特沒有講話依然趴在瞄準孔上,「喂!對方撤退了…」史奈特往崔特肩上一推,崔特毫無反應的應聲倒下,史奈特嘆了口氣,這是第四名也是這場戰役的第二個副官死在他身邊。全部聯隊250名官兵,現在也剩下150名,還包含受重傷不能戰鬥的。

 

「聯隊長,指揮部來電!」傳令兵拿著加密的通訊器蹲跑過來,史奈特拿起話筒:「我是史奈特,長官請講!」話筒裡面傳來年輕的聲音:「少校,我是中尉通訊官博克。現在您才是長官,剛剛一顆質子彈擊中司令部,現在最高階指揮官就是您。剛剛首席指揮官的座艦下了命令,請各部隊向巨砲集中,保衛巨砲,全力反擊,等待救援,所以請長官突圍,向集中點會合,我也會率領司令部官兵向巨砲會合。」史奈特苦笑的說:「好吧!大家一定要活下來!」

 

士官長把部隊集合在廣場中央,史奈特站到平台上,大聲的對所有官兵說:「我們時間不多了,大家要相信我,我一定帶大家逃出去,現在我們要向巨砲集合,總部派援軍來支援了!」全場一陣歡呼,史奈特繼續說:「我們分為五隊立刻突圍!于傑、吉奈、巴克、豪斯,各帶二十人,依次從後方穿過電廠突圍。士官長傑斯和剩下能動的人員在電廠附近裝設詭雷,讓我們送給敵人一些禮物!」大家又是一陣歡呼!「受重傷不能走的,請士官長安排重武器,我親自帶領他們掩護大家撤退!」興奮的心情突然消失,大家一同大聲的叫著:「長官跟我們走,長官跟我們走!」史奈特揮揮手:「我有說我不走嗎?不要忘了!我是不死的史奈特!」史奈特!史奈特!不死的史奈特!所有的士兵都高呼著這位神話中的長官名字。

 

…………………………………………

 

黎赫緒正在酒吧喝酒,待命的命令讓他無事可做,他只好借酒澆愁。酒保正把酒杯從遠處推滑過來,黎赫緒正要一把接住,沒想到一隻大手卻從中間把酒給攔走。「不要喝了!種馬!我們在待命」黎赫緒發現是好友兼僚機駕駛哈特,「幹嘛不喝!我看是要撤退了!聽說達魯和耶曼的艦隊都毀了,金哈曼那傢伙不會溜嗎?那個傢伙是怕死出名的。」

 

哈特還是把酒杯握住:「撤退,我們也要斷後,我可不想有個酒鬼掩護我,說不定把我的愛琳給打成蜂窩!」黎赫緒哈哈大笑:「就有你這種變態!不愛美人愛戰機,還給它取這麼噁心的名字!」哈特冷笑:「總比你都叫不出身邊女人的名字來得強!」

 

兩個還要鬥嘴,突然酒吧外面的人聲鼎沸,一堆人往機棚跑去。連酒吧裡的人都忍不住起身跟著跑,兩個好友一使眼色,也跟著往外跑,一邊跑一邊抓住旁邊的人問:「什麼事?」那個人頭也不回,一邊跑一邊說:「要反擊了!指揮官下令全員出動!」黎赫緒吹了個口哨:「哇!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哈特笑著說:「你見識少,星際城邦那裡有個星球就是太陽從西邊出來,整個星系都是逆轉的。」黎赫緒:「比喻嘛!快!要大展身手了!你和你的愛琳要被我保護囉!」哈特忍不住笑:「保護你個頭!我們保護你吧!」

 

……………………………………………

 

史奈特對旁邊的傷兵使使眼色,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從遠方慢慢接近,果然敵方出動了坦克和機械獸,還有巨型機械人。坦克自宇宙曆以前,據說是那時候叫公元,是紀念一名宗教界領袖,當時人們認為他是神的兒子降生,所以以他的出生做為紀元,公元1910年左右坦克發明之後,這種武器一直沒被陸戰部隊放棄,而且火力更加強大,行動力更敏捷。通常重型坦克都配備200公厘質子砲,如果被轟中,任何碉堡都會化為烏有,有的坦克則配有鈷彈飛彈,任何防禦工事都無法抵擋它的穿透力。

 

至於機械獸是為了躲避地雷與詭雷而設計,四隻腳把指揮艙架的高高的,居高臨下,宛如就是個狙擊手和機關砲手的天堂,對步兵殺傷力極強。四隻腳的運作能自動避開地雷和詭雷,可以為輪型的坦克和裝甲運兵車開路。

 

而大型機械人,不是真的機械人,而是由人坐在裡面操作的機械步行武器,為的是掩護機械獸的進攻,避免高高在上機械獸的空虛下盤被敵人有機可趁。在宇宙曆830年爆發人工智慧機器人與生化人的叛變之後,人類就不再製作戰鬥用的機器人和生化人,那場戰役長達20年,人類才把人工智慧母機摧毀,並且又花了十年才把母體入侵的資訊、電訊網路完全清除。加上人工培育人類的技術發達之後,職業戰士已經成了主流。後來是因為達邦驅逐事件,人工集體培育戰士才被取消,只用於一般人口的調節。

 

這種戰士操作的大型機械人,大約六公尺高,約是兩層樓高度,戰士坐在正中央的裝甲裡面,像飛行員一樣透過屏幕收集資訊,並用連動外面機械手臂的雙手操作武器。手臂上裝有六管質子槍和三管鈷彈機關砲,彈筴在背後的彈莢艙,可以裝載十萬發鈷彈供雙臂作戰使用。雙腳和機械獸一樣裝設質子光束引爆器,在五十公尺外就能引爆詭雷或地雷。

 

而史奈特目前正前方面對的就是這三種怪獸的聯合攻擊,史奈特的策略就是運用目前現有的鈷彈穿甲彈,從兩側形成火網,逼機械人和機械獸往正中央猛衝,而不會繞過後面形成包圍,然後最後一隊,由士官長率領的那隊,才能從容把詭雷裝好,裝在建築物和斷垣殘壁角落的詭雷不會被質子光束偵查器偵查到,這樣就能夠給這些怪獸一個驚喜。

 

至於重傷的弟兄,史奈特不敢去想,因為他們也走不了多遠,而且還會拖累逃脫的部隊速度。史奈特又嘆了口氣,旁邊一個雙腳都被炸斷的弟兄突然向他敬禮:「長官,能夠與你一起並肩作戰是我們的榮幸,為你犧牲,成為你不死傳說的一員,我更是感到驕傲。長官,你一定要逃出去,讓我們的犧牲很值得。我希望你能活著為我寫信給我太太和小孩,說我是不死史奈特衛隊的一員,我想他們一定會跟我一樣驕傲。」史奈特握著他的手:「你叫什麼名字?」那位士兵說:「我叫鐵穆特。這是我太太給我的護身符,麻煩長官一定要帶著,為我活下去!」史奈特忍住不流淚,讓淚珠在眼眶中打轉:「好!我會帶著,我向你發誓,我會活下去,而且我會生個兒子以你的名字為名!」四手緊緊握著,但是敵人已經開砲了。

 

史奈特拿起質子槍瞄準沒有啟動的地雷,那也是質子光束不會感應到的秘密武器,連環爆炸,把第一波的機械人炸翻天去,機械獸也倒下好幾隻。但是敵人是有備而來,繼續湧進的機械人和機械獸好像沒有停過,連坦克都開進第一線。

 

轟!一馬當先的機械人一砲打向史奈特的牆腳,鐵穆特奮力一推,把史奈特千鈞一髮推下牆頭,牆上剩一個大洞,史奈特還沒反應過來,士官長傑斯已經一把抓住他的後領,死命往後拉。兩邊的重火力果然如史奈特安排火力全開,把敵軍都吸引著往中央做錐形突破。

 

史奈特和最後一隊士兵拼命跑,除了輕型武器,其他都留給斷後的弟兄,終於巨砲在望。巨砲還在不停地向空中發出怒吼。突然右邊跑出一群人也往巨砲跑去,史奈特揮手要大家趴下,眼尖的傑斯看出來是司令部的人,總共只剩下五十幾個人,史奈特和他們會合進入巨砲要塞。要塞指揮官是個年輕的少尉,他向史奈特敬禮:「長官,你是目前路耶克最高指揮官,請您下令!」

 

史奈特回禮:「查理上校呢?」少尉大聲的報告:「在第一波空中攻擊中,瞭望室中彈,高階軍官都陣亡。請問長官的命令是?」史奈特按按他肩膀:「活下去!」少尉一愣,隨即喊了一聲:「是!我會盡力達成命令!」

 

巨砲剛好位於路耶克最高山奧林山脈的山腳,這種巨砲是對空用,所以利用山脈的掩護能夠阻擋空中的攻擊。但是對陸上攻擊就完全沒輒,得靠碉堡和陸戰隊的保護,巨砲雖然能調整曲射角度,對遠處的陸上部隊施以彈幕射擊,造成敵方重大傷害,但是瞭望室被摧毀,巨砲只能繼續對太空中搶進的登陸艦隊做有效射擊。

 

史奈特猜想首席指揮官也是這樣想,利用巨砲不斷射擊,讓登陸部隊只能在遠處登陸,而不能用空中武力直接摧毀聯邦剩餘部隊。其實說剩餘部隊,現在整個要塞裡面也剩不到六百人。史奈特只能祈禱援軍能適時出現,史奈特喃喃自語:「千萬不要是來收屍的。」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