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瑟一號衛星上的宇宙港從來沒有塞過這麼多的人,穿流不息的難民不停的從太空船上走下來,有人扛著行李,有人牽著小孩,在衛兵和救難人員的牽引下,雜亂卻有一定的秩序走向安置區。

 

指揮官瓊斯站在高處的指揮中心,一雙銳利的眼睛透過透明的玻璃,一直不斷盯著難民,好像深恐會出什麼亂子。一旁的保安官浩克看來十分緊張,喃喃自語的不斷念著:「怎麼這麼多人?怎麼都沒有人通報我們…。」瓊斯轉過身來面向後方的補給官麗茲,開口問道:「麗茲,補給品夠嗎?」麗茲立正靠好腳,讓她看來臃腫的身體搖搖欲墬,她緊張地回答:「報告指揮官,難民大約有八萬五千人,加上原本的居民,共計三十八萬七千人,所以我們的補給只能支撐三十個地球日,我已經向總部請求支援,但是還沒有獲得回覆。」指揮官點點頭,本來鎮定地神情也有點鬆動。瓊斯十分高大壯碩,加上長期的軍旅生涯,讓他看來十分穩重,遮掩了他只有三十五歲的年紀。他心裡知道,如果連他內心都動搖了,底下的幹部會多麼緊張。

 

情報官突然走進指揮中心,赫林是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但是消瘦而且看來歷經風霜的臉,讓他看來比瓊斯還老。他立正之後用與外表不符的洪亮聲音向瓊斯報告:「報告指揮官,難民是從大津撤退過來,看來大津要塞已經被摧毀了…。」指揮中心裡一片驚呼,連瓊斯都微微一震,但他隨即鎮定下來對赫林說:「跟我進來。」兩個人走進指揮官室,瓊斯示意赫林把門關好,才開口問:「大津是我們邊境上最大的自由港和要塞,保安隊超過三十萬,各式宇宙艦艇超過一萬艘,怎麼可能被摧毀?」赫林拿出電子記事本往左邊桌上一比,左邊桌面出現立體影像,出現大津民眾奔跑的畫面,一名軍官大喊著:「快逃,快逃,要塞爆炸了!」接下來畫面變成大津衛星的立體圖。

 

赫林繼續報告:「這是難民隨身紀錄器的畫面。我剛剛試圖和大津要塞聯繫,訊號已經中斷,我查閱了難民太空船的飛行紀錄器,這是空拍畫面…。」大津衛星的立體圖上不斷冒出火花,一個大型宇宙艦隊正在接近大津衛星,上面釋放出許多小型攻擊鑑與登陸艇,看來正在登陸大津衛星。赫林指著大津的北極處的一個大洞:「這裡原本是大津要塞,控制著海德拉防禦系統,但是看來他們還來不及啟動…。」

 

瓊斯皺著眉頭:「那大津艦隊呢?」赫林先指著南極處的另一個大洞:「這裡是艦隊基地。」又指著南極上空,空無一物的地方:「這裡是太空宇宙港。」瓊斯:「難道都來不及反擊?」赫林指著與敵對艦隊相反的另一邊,也就是大津衛星距離海瑟比較近的地方:「據難民說,艦隊集中到這裡預備伏擊,但是下落不明。」

 

瓊斯的眉頭皺得更緊:「大津要塞距離我們只有兩千光年,如果對方隨即進攻海瑟,只要兩個地球小時,我們將沒有反擊能力,對方是達邦艦隊嗎?」赫林搖搖頭:「影像太模糊,看不到任何標誌,而且這種型號的宇宙艦過去不曾看過,不確定是否來自達邦合眾國。但是如果以攻擊方向來判斷,達邦的可能性還是高一點。指揮官,我們要怎麼向上級報告?」瓊斯搖搖手,示意赫林出去,獨自在房間內陷入長考。

 

瓊斯心裡想著,如果對方有意攻擊,那麼海瑟這個小小的中繼補給站,根本擋不了十分鐘。但是帶著三十多萬居民,也不可能在不到一個小時撤離完畢。難道要自己一個人逃泡?回總部,必定被當逃兵處決;跑向銀河聯邦或者星際城邦會議兩國,又吉凶難料。正在猶豫不決的時候,正好有人敲門。

 

又是赫林,他在門口大聲報告:「指揮官,還有其他情報進來…。」瓊斯叫他進來,赫林開門進來,門口還站了三個人。赫林靠近瓊斯,壓低了聲音說:「據難民說,是這三個人成功帶大家逃跑,難民都是大津鈷礦坑開墾區的居民,是被遺棄的化外之地。」瓊斯示意請三位男子進來,開口問道:「三位是?」一位長得十分高壯的男子先開口,他的臉上如果沒有從左到右一道斜劃的疤痕,威武的樣子必定會迷死許多女子,但是現在看來卻有點嚇人。他開口說:「我是個鏢客,剛好運貨到大津,跟著大夥逃出來,其他的我不知道。」無論時代怎麼演變,世道不好的時候,類似鏢局、保鑣、保全的工作還是不會根絕,只是名稱不同罷了。

 

瓊斯點點頭,轉頭向另一位稍矮,但是也一樣精壯的男子看去,他一臉不在乎兩手一攤的說:「我只負責開太空艇載他們這群鏢客,錢還沒收到,就倒楣的載著難民逃出來了。」瓊斯再看躲在兩個粗壯身體後面的一個瘦弱男子,如果不仔細看,蒼白的臉色,和秀氣的臉龐,你會以為是個小姑娘。那個男子一手還拿著一本書,一手握著一顆綠色果實正在啃著,直到瓊斯的目光像是刺痛了他,他才緩緩的把書夾到腋下,果子往上衣口袋一塞,不好意思的把頭上的方型船帽摘下來,小聲的說:「我是大津鈷礦坑開墾區中學的老師,我教語文、公民和歷史課,你知道的,那裡沒有老師想去…。」

 

瓊斯拱了拱手,向兩位精壯的漢子說:「感謝兩位勇士救了八萬多居民。」分明就覺得那個窮酸老師是個跟班,因此故意冷落他。沒想到赫林拉拉瓊斯的袖子,還沒開口,兩個壯漢舊分別讓開,彎著上半身像是介紹那個瘦小子出場般地一起大聲說:「指揮官,你搞錯了,救大家的是李老師。」瓊斯一臉錯愕,隨之恢復正常,請大家在桌邊坐下。

 

赫林依然站在瓊斯旁邊,一邊幫瓊斯介紹:「這位是李賽德老師…」突然空中響起電腦的合成女聲:「李賽德,銀河曆3471年生,今年26歲,銀河聯邦軍事總校宇宙戰略研究班第一名畢業,3493年任職銀河聯邦防衛總部,擔任中尉作戰官,因毆打長官被通緝,3495年歸化太陽系家邦,定居大津鈷礦坑開墾區,擔任中學老師。」所有人都訝異的看著這個小夥子。

 

赫林繼續介紹刀疤男子:「這位是史特奈…。」空中響起一樣的聲音:「史奈特,銀河曆3466年生,今年31歲,銀河聯邦邊防軍事學校陸戰科畢業,歷經南十字星平亂戰役、人馬戰役和室女殊死戰,是和達邦交戰的室女戰役中,僅存的最高職位軍官,榮獲最高聯邦議會與聯邦主席聯合勳章,退役時官拜上校,後經營鉅龍鏢行。」除了瘦男子一臉不在乎,大家幾乎都對這位刀疤男子肅然起敬,因為大家都知道室女殊死戰,僅剩下38名生還者,而且史奈特不死傳說,早就聲名遠播。不過那個窮酸老師似乎還想把書拿起來看,讓瓊斯覺得很不高興。

 

赫林再介紹另一名男子:「這位是黎赫緒。」換電腦繼續介紹:「黎赫緒,銀河曆3467年生,今年30歲,銀河聯邦天馬戰鬥飛行專校畢,在學時就曾獲得銀河聯邦飛行戰技第一的殊榮,歷經人馬戰役、室女支援戰役,尤其室女支援戰役,獨自一架戰機擊落達邦共計三十七架戰機,獲得銀河聯邦飛行萬字勳章及聯邦議會戰鬥勳章。28歲因傷退役,擔任民航太空運輸艇飛行員。」連瓊斯都舉起大拇指:「赫林,拿酒來,讓我敬敬兩位大英雄。」赫林一邊拿酒,還是一邊使眼色,讓瓊斯不要忽略了那個窮酸老師,但是瓊斯還是假裝沒看到,瓊斯一邊舉杯,一邊說:「我敬兩位英雄!」大家一起舉杯,就只有窮酸老師低頭看他放在桌面下的書,好像考試作弊的學生。

 

瓊斯十分不悅地挖苦窮酸老師說:「小兄弟,難道你不想敬敬這兩位舉世無雙的大英雄嗎?」老師頭也不抬的說:「不想!」所有人都皺起眉頭來,瓊斯更是老大不高興的放下酒杯:「你憑什麼不想,你做過什麼大事業?只不過是個逃犯和教書匠,有什麼好驕傲的?你為室女戰役做過什麼?」老師把頭緩緩的抬起來:「我打暈了不肯支援前線部隊的總指揮官,並且以他的名義下達了支援命令。」史奈特和黎赫緒的酒杯都掉到地上,瓊斯大為尷尬,本來想借由兩位蓋世英雄的英勇事蹟挖苦他,沒想到他竟然講出讓人難辨真偽的一席話。瓊斯冷哼一聲:「誰能證明?」但是眼看著身旁兩位英雄的反應,他不敢再挖苦下去。

 

史奈特首先打破沉默:「我聽說首席指揮官後來突然退休,軍中謠傳當時他想保存實力,掩護自己逃跑,後來不知道為了什麼,突然又下令全軍出擊,我才有命活下來。」黎赫緒點點頭;「是了,我們本來被下令待命,沒多久又要我們立刻出擊,才會有後來的支援戰役。達邦以為是新的援軍到了,才倉皇退兵。」

 

瓊斯聽到這裡,不敢再接口,連忙岔開話題:「聽說這次大津撤退都是您的功勞,請問您做了什麼?」老師又低頭看書,頭也不抬的回答:「想辦法找機會逃命!」瓊斯哈哈大笑:「那也逃得不夠漂亮,三百多萬居民,才逃出八萬多?」兩位英雄這時候臉色很難看,連忙打圓場:「指揮官,情況你不了解…。」瓊斯揮揮手:「讓這位少年英雄自己說吧!」小伙子還是盯著書:「信我者活命,不信我者,跟三十萬大軍一起灰飛煙滅。」瓊斯這時大吃一驚,不過吃驚的不是這小子的狂妄,而是三十萬大軍真的被消滅了。

 

但是嘴上瓊斯還是不饒人:「怎麼證明三十萬大軍被消滅了?」小子頭也沒抬,一手指向黎赫緒,黎赫緒點點頭:「我的偵察小隊確認了,三百萬居民和三十萬大軍在大津後方的隕石帶被敵人全部消滅了。」瓊斯吃驚的不得了,假裝鎮定的問黎赫緒,其實是問那臭屁小子:「那你們怎麼逃出來的?」史奈特把話搶過來:「當大津要塞、艦隊基地和空中宇宙港被反物質飛彈消滅的時候,整個大津星球都為之震動,大津艦隊因為已經都升空,所以逃過一劫,各式民用太空船都紛紛跟著艦隊撤離,走不了的大概就等著被達邦屠殺了。」黎赫緒點點頭:「本來我們也要跟著走,但是李老師說服整個鈷礦屯墾區的民眾跟他走,我們覺得他的計畫比較可行,所以就跟著他走。」瓊斯迫不急待的問:「什麼計畫?」史奈特兩手一攤:「還滿丟臉的,向達邦投降!」

 

「什麼?」瓊斯吃驚到站起來:「真的是達邦?他們不接受投降的,你們怎麼可能投降?」黎赫緒接著說:「用了點小計謀,李老師要我們俘虜一艘達邦登陸艇,向達邦回報這些運載著戰利品的民用艇,還載著達邦混來大津間諜的妻小。沒想到,忙著追擊大津艦隊的他們相信了,順利穿過敵方艦隊之後,我們繞到大津恆星附近,在恆星電磁風暴的干擾下,才回頭繞回來海瑟。」

 

史奈特接著說:「要不是李老師分析來犯者是阿菲特,有勇無謀,粗枝大葉,我們也不敢冒險一試。」「阿菲特?」瓊斯幾乎叫了起來,「阿菲特是達邦第一先鋒勇士,他出擊就代表達邦傾巢而出,你們怎麼會知道是他?」兩位英雄兩手一攤,都別過頭去看著窮酸老師,這個小子還是頭都不抬起來的說:「誰會一開始就用反物質飛彈亂轟?萬一把大津星球給轟掉了,那麼他們哪來據點進攻冥天堡?」

 

「冥天堡?他們要進攻冥天堡?」瓊斯方寸大亂,因為冥天堡行星如果被攻下,那代表冥王星就岌岌可危,而海瑟前往太陽系或獵戶座的後路就斷了,將成為孤獨的星球。

 

這時小子似乎感受到瓊斯的慌亂,抬起頭來:「當然是截斷太陽系和獵戶座的聯繫,太陽系家邦才會被一分為二,頭尾不能相顧,太陽系家邦也只好臣服在達邦的勢力之下,太陽家邦一投降,星際城邦會議也只好屈服,就能孤立達邦最大的敵人銀河聯邦啦!」看樣子,這小子還有兩下子,瓊斯只好低頭的請教他:「那…李老師,海瑟該怎麼辦?」

 

李小子又低頭看書:「我又不是指揮官。」瓊斯又急又氣,但是又不得不忍下來:「我們會有危險嗎?」李小子不抬頭,但是還是回答了:「阿菲特這個人是貪得無厭,如果是其他將領就會全力去打冥天堡,但是阿菲特就一定會派自己的子弟兵、親衛隊,來這裡劫掠,大約一千多艘中型宇宙鑑吧!」

 

「什麼?」瓊斯完全六神無主:「我只有一百五十艘大小艦艇,巡邏戰機倒是有一千架,但是飛行員不夠,我該怎麼辦?」李小子終於又抬頭:「你是問我嗎?還是自言自語?」

 

瓊斯哪有心情再發脾氣,馬上站起來,向李小子鞠躬:「麻煩李大師指點迷津。」李小子笑了笑:「我又不是算命的,我只是個逃犯,兼教書匠。」赫林忙陪笑臉:「李老師,您就不要逗指揮官了,您一定有辦法,對吧?」李小子站了起來,背對著大家:「辦法不是沒有,只是這個囚徒困境,不知道瓊斯大將要不要陪我亡命天涯?」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