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子啊!你們國外帶來的機器很有效耶,只要擦一下,傷口就結痂了。真是多謝你了。雖然還有些東北軍的好漢還在抵抗,但是我看大部隊已經溜了,這些傢伙,從東北就一直溜,這次雖然有好好打一下日本鬼子,但武器差太多了,小鬼子飛機坦克太多,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啊…。」老頭子看到王紹屏下了車,就過來嘮叨。

 

「老太爺,現在附近還在激戰,我們進山先躲躲,等我未婚妻帶更多保鑣過來,我們再送你們回山東,好嗎?」

 

「好!好!小夥子,你真是好人吶!」老頭子不斷鞠躬致謝。

 

王紹屏讓一名阿諾帶著鄉親上山躲避,把老百姓的屍首和老弱婦孺,都用一百匹日軍戰馬馱上山安葬或安置。再讓兩名阿諾留下來打掃戰場,避免日軍發現這個小隊被殲滅的蹤跡。

 

「小咪,槍枝、彈藥、刀械,我們可以回收再利用,但屍體好像不能用火燒喔?會產生煙霧,大老遠就被日軍發現了。」王紹屏對於如何處理這一百多具屍體很頭疼。「很簡單啊!回收啊!這是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合成的好原料,不管是合成生化複製人,還是食物,都挺不錯的!」小咪甜甜地說,王紹屏剛剛看到滿地殘肢,肚破腸流,為了高大的英雄形象,好不容易忍住沒吐,現在一聽到屍體合成食物就忍不住吐了滿地。

 

王紹屏邊擦嘴邊說:「別、別、別…,千萬不要合成食物,太噁心了。回收人的屍體只能合成生化人原料。還有,你的複製人,不能用這些日本人,我想起這些殺人魔的樣子就噁心。記住囉!」他知道小咪對屍體沒有感覺,在小咪的價值觀裡,這些就只是和牛、羊、豬或雞肉一樣,都只是一些元素組成,沒有區別。不過對他來說,實在是無法接受,就像廿一世紀中國人常說的:「太毀三觀了。」(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

 

不到十分鐘,兩名阿諾就用手持回收器把現場收拾得趕乾淨淨,連滴血都沒有殘留。回收的物質經過壓縮,連三個回收桶都沒裝滿。阿諾們把能自動冷凍的回收桶蓋上,連槍枝、彈藥、刀械帶人一起上車,王紹屏就開著車子去追那些上山的老百姓了。

 

上車沒多久,王紹屏忽然又想到一件事:「小咪啊!我們這輛卡車大的跟貨櫃車沒兩樣,這個年代卡車最多三噸半,這麼超前的卡車一路開去山東會不會太招搖了?」

 

「嗯!我們隱形系統沒有壞,可以隱形。」

 

 

「那些鄉親怎麼辦?總不能讓他們坐著隱形車吧?騎馬嗎?我看他們大部分是不會騎,應該是跟走路一樣慢。這樣不就得走上個好幾個月才能到山東?那鄉親們就不用過年了。」王紹屏搔著頭想了想,又說:「我看你搞幾輛現在的道奇卡車出來,最好順便把馬也裝上,鄉親們還能帶回去耕地,妳說對吧?」

 

小咪忽然覺得有一頭撞死的感覺(當然她現在沒辦法做到),很無奈的說:「好吧!我改造幾十輛太陽能卡車,但最多也只能十五輛喔!」

 

「為什麼?」

 

「駕駛啊!我們兩個加上阿諾三兄弟,還有正在做的十個機器人,總共十五人,這部卡車能夠隱形自動駕駛,那新作出來的卡車,難道老闆也要讓它們自動駕駛嗎?」

 

「對厚!我問問老百姓裡面有沒有人會開車,我們再決定做幾輛。」

 

「好吧!但要快點,做卡車也蠻花時間的。我先做十五輛,後面再追加。這樣可以嗎?」

 

「小咪妳最棒了!」

 

兩個人(其實是一人一電腦),邊走邊打情罵俏(這也是王紹屏輸入小咪的程式中他最偏愛地一種),很快就來到難民搭起來的營地。但是一看到營地髒亂簡陋,連帳棚都沒幾頂的樣子,就不禁皺起了眉頭:「小咪,我們列表機還有空檔嗎?可以列印幾座簡易房屋嗎?我們總不能讓傷患和小孩、老人餐風露宿吧?還有孕婦呢?」

 

小咪有點想發飆,但還是忍著用志琳姐姐標準甜美的聲音說:「好老闆,我們連手持列表機總共只有六台列表機,要做機器人、卡車、武器彈藥,你覺得哪裡還會有空閒的呢?」

 

王紹屏再怎麼在學術象牙塔裡不食人間煙火,也聽得出來美麗人工智慧有爆走的傾向。於是很輕柔的建議(這時候用命令的口吻,應該就是皮癢了):「小咪,我們是不是先複製幾台列表機,這樣效率會不會高一點呢?」

 

小咪一愣,隨即甜笑道:「老闆英明!我馬上去辦,這樣就會快一點了,或許明天晚一點,我們就都能完成所有工作目標。」

 

王紹屏讓三名阿諾帶著手持列表機到山另一邊更隱密的地方去搭石屋子,自己則把剛安頓好的難民招集起來,訊問是否有會開車、射擊或騎馬的。結果很令人興奮,有十一個村民以前在瀋陽開車,王紹屏也不管他之前是開小轎車還是卡車,就交代他們過兩天幫忙開車。另外有七個村民以前是獵戶,會開槍,於是又交代小咪多做幾把步槍,給他們配上,只可惜沒人會騎馬。

 

老頭子又主動上前:「小夥子,你的意思是你還有車會來接我們去山東嗎?那真是太感謝你了。我董真替我們董家村剩下四百多口人謝謝你。」原來這些難民是來自董家村的,老先生是村長,叫董真。剛剛一陣慌亂,王紹屏都忘了搞清楚。「董老太爺,甭客氣,我叫王紹屏,是南洋人,和我未婚妻本來要去瀋陽做生意,一些卡車本來就是要載些皮貨的,現在在打仗,我們就不去了,反正要回程,就順路載你們一程。我和幾個僕人打前站,他們還在後面,我剛叫人去叫人了,我們等等,等我未婚妻過來,再給您介紹。」王紹屏發揮奸商本能,謊話張口就來,還不忘模糊一下時間,好讓小咪趕緊完工。

 

小咪在耳邊提醒:「我看得多做幾個機器人,不然車子開過來,還是得有幾輛幽靈卡車,寧願讓村民當替補休息的,也不能露餡。」王紹屏點點頭:「對的,對的,差點忘了。」老頭子發現這個年輕人經常神經兮兮自言自語,有點擔心地問:「王小弟,你沒事吧?你好像常常自言自語喔?」王紹屏心裡一驚,都忘了旁人聽不到他和小咪對話,連忙搪塞地說:「這是我在國外留學養成的習慣,在心裡計畫的某事,就會不自覺地說出來,就像心算或打算盤會念念有詞一樣。」

 

「原來是這樣啊!洋人教這種心裡計畫很厲害吧?不過如果算久了,看起來像是腦子出了毛病。」董真沒有惡意地笑著說。「對啊!以後我會留意,謝謝老太爺提醒。」算是唬過去了,王紹屏不自覺抹了把冷汗。

 

沒多久,剛裝好揚聲器的王諾一過來告訴王紹屏,新營地蓋好了,蓋了廿幾間大房,按戶數隔好了房間,剛好夠用。另外在大房附近搭了幾間簡單浴室,接上山泉水,透過太陽能加熱,可以淋浴。廁所則另外隔了幾間在較遠處,反正是臨時的,也就規劃成茅坑形式,沒有沖水馬桶。「用列印機,就是快!」王紹屏心裡不禁讚嘆。

 

知道可以帶人過去了,王紹屏對董真說:「我們還得住幾天,躲躲亂兵戰火,我的保鑣之前搭好了幾間臨時屋子,本來是回程要放些貨的,現在剛好用的上,我剛請他們整理好,老太爺請鄉親遷移過去,免得讓鄉親餐風露宿的。」好在以往有些商家擔心遭匪,在某些關鍵的地方會搭些倉庫,董真也是聽過的,也就沒多想,招呼鄉親們跟著阿諾們過去紮營。

 

董家村的鄉親老幼看到這麼舒適的石屋子,開心地不得了,董村長按照各戶分好房子,又過來感謝王紹屏,這次帶著一個中年男子和十歲左右的小孩子。「王小弟,真的太感謝你了,這是我兒子董密,孫子董武,我們家一脈單傳,甚麼也不會,就會一些莊家把式和打獵,我兒子打算和幾個獵戶到附近轉轉,看看有沒有甚麼獵物,不然我們糧食可能不大夠…。王小弟,我兒子說,你有那種沒有聲音的槍枝,是不是能借他們幾把?以免小鬼子聽到槍聲來找麻煩。」

 

王紹屏拍拍額頭:「我都忘了要給鄉親分糧食,不用去打獵,我等等請我的保鑣送過來,現在還在打仗,大家還是不要亂跑。對了,還得弄點草啊、豆餅之類的餵餵馬。還有鄉親洗澡也要有肥皂…。」一想起來,還真有一堆事沒做好。

 

董真不好意思地說:「那怎麼可以,我們已經欠王老弟那麼多了,怎麼還能吃你的糧食?還是我們去打打獵,請王老弟打打牙祭。」董真認為那些俘虜的馬是王紹屏的,也就不接話,至於洗澡?北方人十天半個月沒洗澡是經常有的事,何況現在還是冬季,洗澡多冷啊,也就沒太當一回事。

 

王紹屏搖搖手:「還是讓鄉親們休息一下,等等幫我割割草,餵餵馬就好,大家忙了一天,應該也累了,我等等準備好餐點,大家隨意吃一吃,洗個澡,早點歇息。」

 

董武這個小孩子這時候不耐煩地開口了:「不想借槍就算了,幹嘛囉嗦這麼多。」董密一巴掌朝董武頭上拍下去:「小孩子多什麼嘴?」

 

王紹屏也感到有點尷尬:「不是不借槍,是無聲槍就只有大把的,你們拿的動嗎?而且它的射程很短,只有一百公尺,可能你還沒靠近獵物,它們就嚇跑了。」王紹屏揮揮手讓王諾二把還沒回收重作的火神機槍拿過來,讓董密掂掂重量,董密只從王諾二手上扶了扶,就搖搖頭,這有百來斤吧?(這時候中國用的還是和台灣的台斤一樣,一斤十六兩,一斤大約330克。)

 

「連供彈機和子彈大約30公斤左右(如果是正常的M134大約是28公斤,但多了氣體壓縮機,就多了兩公斤)。不過,你們提醒了我,剛給我們步槍配上滅音槍管和消焰器。(小咪又是一臉黑)等晚點,我未婚妻來了,再把有滅音器的槍借給你們,這樣好嗎?」

 

董武一臉羞愧,小聲地說:「王哥,不好意思,我們很久沒吃肉了,今天又是臘八,我以為你不想借我們槍,我心裡一急…。你不要介意。」說完轉頭就跑了。

 

董真和董密也不再多說甚麼,先告辭回營地。王紹屏才開口對小咪說:「小咪,我們卡車的食物合成機,現在能合成肉類嗎?」答案其實他自己應該知道,他帶的食物原料不多。「除非用剛剛回收的原料,不然不夠這麼多人分。」小咪果然給出他最不想聽的噁心答案。

 

「我們能不能用馬的細胞分裂培養,然後再合成食物?」王紹屏不確定的問著。

 

沒想到小咪高聲叫了起來:「老闆,你太天才,我先多列印幾台培養機,然後弄些馬的鬃毛過來,我就能大量製作馬肉了,連肥皂都能製作(小咪可是如影隨形,一切都聽得很清楚。)。半小時內搞定!」

 

「我還想給鄉親喝點熱水、熱湯,能做食物烹飪機嗎?」

 

「食物合成可以同時做到,我們只要列印幾個保溫桶,就好。對了,老闆,還要收集一些草本植物,除了可以青菜外,還能合成碳水化合物的主食,比如麵包、麵條之類的;給馬吃豆餅也能順便一起合成起來。」

 

四、五十分鐘後,一籠籠麵包、一桶桶肉湯麵條,還有一盆盆滷肉、一盤盤烤肉排成一列。(食物烹飪機不是蓋的,馬肉都能煮出美味,看不出是馬肉,只可惜材料不夠多元,沒有辦法變出臘八粥,是個遺憾。)三名阿諾現在化身成分食物的幫廚,頭上帶著高高的廚師帽,身上穿著潔白廚師服還帶圍裙(這就是小咪的癖好了,堅持一切完美,反正阿諾們也不會抗議)

 

「大家排好隊,小孩、老人、女人先來…。不要推擠,包管夠!」阿諾們裝上揚聲器,聲音還真的跟真的阿諾一樣充滿威嚴,只是說的是國語。(嗯!小咪的堅持!一切完美。)

 

一個小女孩拿著麵包回頭問她媽媽:「娘,這是什麼?」王紹屏走過來,微笑著摸摸小女孩的頭,告訴她:「這是西洋饅頭,叫麵包,很軟很好吃的。」小女孩怯生生地咬一口,咀嚼兩下,轉頭很開心地對她媽說:「娘,真的好好吃,叔叔沒騙人,您嘗一口。」小女孩的媽微笑地說:「妳吃,娘有,還不快謝謝叔叔。」(王紹屏臉上一陣黑:我長的有那麼操老嗎?)

 

「謝謝大叔!」小女孩清脆的聲音,讓王紹屏不自覺滿足起來,完全忘了剛對操老的不滿:「原來讓老百姓吃飽飯,是比當個走私販還快樂的事啊!(台灣很早大家都能吃飽飯,所以沒有機會體會過)」王紹屏不自覺又握緊拳頭舉起來,下定決心地在心中說:「我發誓!我要讓全天下人都吃飽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