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報室裡擠滿了飛行員,不是菜鳥的黎赫緒和哈特也只能擠在門邊一個小角。

 

黎赫緒不耐煩的像哈特抱怨:「明明所有的戰術命令都已經輸入攔截機了,幹嘛還得來這邊做形式上的簡報?真是擠爆了!…喂!菜鳥,注意你的腳!」黎赫緒邊嘮叨邊對一名看來就像第一次上戰場的飛行員大吼了一聲,順便表達他的不滿。接著他又轉過頭來繼續對哈特說:「這些菜鳥真是煩死了!又慌慌張張,我希望等一下不要給他們害死!菜鳥好像特別多…。喂!你有沒有在聽啊!」

 

哈特豎起手掌放在耳邊,示意黎赫緒大聲一點。

 

黎赫緒兩手交叉放在胸前,他才不相信哈特沒聽見剛剛他說的話,他認為哈特根本就是向他抗議,抗議他嘲弄新手。因為哈特是著名的「新兵天使」,像個老媽子一樣,老是給菜鳥把屎把尿的。「小心啊!哈特,小心被新兵害死你…。」

 

哈特笑了笑摟住黎赫緒的肩膀:「有你保護我,誰也害不死我啦!」黎赫緒釋懷的笑了笑,也把左手搭上哈特的肩膀:「那你不要跑太遠啊!被新兵拐跑了!哈哈哈…。」

 

哈特也跟著笑了起來:「人馬戰役死太多人了,認識的幾乎都死光了,你不和新兵熟識,教他們一些技巧,才會害死你自己呢!何況我現在是中隊長了,你也是中附(副隊長)啊!怎麼還能像以前一樣只求自己活下去呢!」

 

黎赫緒正想說:「說不過你…。」突然遠方有人喊了口令:「立正!」擁擠的簡報室立刻整齊劃一的一聲靠腳聲「刷!」。一位皮膚黝黑的大光頭走上講台,肩膀上的標誌顯示他是中校,他一站好位置,聲音宏亮的:「除了利紅中隊外,其餘各中隊向正前方敵方艦隊直接展開攻擊!紅中隊則負責掩護登陸救援部隊!就這樣!解散!」全場一聲「虎啞!」表示艦隊攔截部隊的勇猛,之後大家就向自己的中隊停機坪出發。

 

在往停機坪的通道上,黎赫緒對哈特說:「我覺得六分之一的艦隊抽一支中隊來掩護登陸部隊是蠢事。一個小隊兩架攔截機,一個中隊四小隊,也才八架。全部艦隊被拆成這麼多部分,主力艦隊總共只剩六萬艘宇宙艦,航艦只有一百廿艘,六分之一才廿個中隊,那總共也才一六○架。而且都還彼此不認識,又沒默契…。」

 

哈特點點頭:「兵力真的有點不夠,默契也的確是大問題…。」

 

就在兩個人走到停機坪的時候,六名飛行員已經在登機集合場待命。「立正!」一位看來年紀大一點的菜鳥喊了口令,說是年紀大,看來也差不多才廿歲左右。哈特揮了揮手,示意大家放輕鬆。黎赫緒則皺了皺眉頭,他心裡大呼:「天啊!全部補充給我們菜鳥嗎?而且好像都未成年…。」黎赫緒很少關心隊上的事,直到要出任務,他才發現狀況和他原來想像的不一樣。他忍不住從後面拉拉哈特的衣服,靠近他耳邊對他說:「尼遜、馬龍、米勒呢?」哈特微微偏過頭眼睛還是看著正前方,小聲的對黎赫緒說:「他們昨天都調其他中隊當中附了,我跟你說過,你忘了?啊…!你昨天喝醉了。」

 

黎赫緒重新站好,心裡想:「管他的!大不了當一次褓姆。」

 

哈特開口對新兵說:「各位都受完該受的訓練,只要記住你的訓練,不要慌張,我保證大家會活著回來。現在上機!」

 

又是一聲「虎啞」,只是比剛剛小聲一點,隨即大家就向自己的座機跑去。

 

黎赫緒又拉住哈特:「當心一點!跟緊我!」哈特豎起大拇指:「不用擔心我,幫我把他們看好,不要讓我食言了!」黎赫緒點點頭,轉頭往自己座機跑去。

 

…………………………………………………………………………………………..

 

太空中的黑暗,讓八架攔截機的警示燈看來十分明顯,他們正往集合點出發。突然後面一陣大型爆炸,火光照亮了整個機身,幾個新兵回頭看了一眼。

 

哈特的聲音在通訊器傳來:「大家專注一點,雙方開始接戰了,或許敵人馬上就出現,你要留意顯示器。」

 

黎赫緒檢查了武器和其他裝備,突然他看到哈特四具發動機有一具的火光不是那麼順暢。於是他打破無線電沉默:「哈特,你的四號發動機是不是有問題?」哈特的聲音從頭盔耳機傳來:「儀表顯示正常!」黎赫緒覺得有可能是自己眼花了,因為現在看來的確正常。

 

「距離集合點剩一點五宇宙里。」哈特提醒大家。

 

嗶嗶嗶…,黎赫緒的顯示器發現敵軍從四點鐘上方來襲。「敵機來襲,小隊應戰!」哈特直接下了命令。

 

銀河攔截機隊的標準戰法就是兩架小隊作戰,一架誘敵,另一架擊落敵機,交互替換,互相掩護。還有半中隊戰法,就是一小隊誘敵,另外一小隊負責攻擊;中隊戰法則是兩隊誘敵,兩隊殲滅敵方。看敵人多寡,決定戰法。現在看來對方是十二架,和哈特的中隊差距不多,所以哈特決定小隊應戰。

 

「我來誘敵!哈特掩護我!」黎赫緒操縱桿一拉,攔截機幾乎平移的往後方移去。哈特則往下壓操縱桿,往下方平移,脫離黎赫緒的方向,哈特打算以最大馬力脫離黎赫緒的作戰範圍,等到敵人靠近,再從後方緊咬不放。

 

果然,就在黎赫緒放慢速度的時候,兩架敵機就從黎赫緒後方咬住他。黎赫緒專注的左躲右閃,雖然質子光束在機身邊一直爆炸,可是黎赫緒總能在關鍵時刻閃躲開來。突然一架友機從右上方切入黎赫緒的前方,往左下方快速脫離。黎赫緒倒吸一口氣,心裡暗自咒罵:「哪個白癡?隨便衝進我前方,害我差點反應不過來,要我真變餌嗎?不怕自己變誘餌嗎?」果然一架敵機往下俯衝,追逐剛剛那架友機去了。

 

哈特由敵機左後上方切入,一枚飛彈解決了前方的敵機。黎赫緒趕忙脫離現場,去追剛剛那架追逐菜鳥的敵機。哈特這時候在耳邊大叫:「黎赫緒你要去哪?維持編隊!」但是敵機就在望了,黎赫緒叫著:「給我五秒!」但是敵機似乎也不是生手,左突右躲就讓黎赫緒瞄不準。終於敵機的引擎落到黎赫緒的準星裡,黎赫緒用力的按下射擊鍵。敵機的左引擎隨之爆炸,沒多久整架戰機就陷入火海。

 

黎赫緒穿過火光之後,他看到菜鳥還在左閃右躲,「那個誰…。哈特,你看到我前方的那個菜鳥嗎?他叫甚麼名字?」耳機一片靜默…,黎赫緒急了起來:「哈特!哈特!」這時候黎赫緒感到有飛行體在他上方,飛行艙和他幾乎貼近在一起,他抬頭一看,哈特倒立的跟他舉了大拇指!

 

其實太空沒甚麼倒立,太空沒有前後、左右、上下的差別,只有相對座標。但是目前以黎赫緒的角度來看,哈特就在他正上方倒飛著。黎赫緒很大聲的叫著:「哈特!不准不回答我!這是最後一次!」

 

哈特似乎不管黎赫緒的憤怒,只說了兩個字:「姆魯!」黎赫緒很大聲的問:「什麼?」哈特把攔截機反轉過來,在黎赫緒的左邊並駕飛行。然後開口說:「你不是在問前面那慌張傢伙的名字?他叫姆魯!」姆魯還在閃躲。黎赫緒有點哭笑不得:「中隊長,把部隊整理一下吧!我們趕快去會合點。」哈特跟著說:「那不是你中附的責任嗎?」黎赫緒聳聳肩,哈特只好側滾翻飛離黎赫緒去整理部隊,因為他知道黎赫緒是很棒的空戰英雄,卻是很糟的帶隊官。

 

…………………………………………………………………………………………..

 

還好剛剛的小規模接觸,哈特的利紅中隊沒有任何損失,不然他們就很難應付眼前的困局。

 

從黎赫緒和哈特他們的飛行艙往前方看,陣陣火光,任誰都知道集合點正在激戰中。再看一下頭盔上的抬頭顯示器,就知道友軍目前陷入劣勢,一百架不到的銀河聯邦戰機,面對將近五百架左右達邦大小不同的小型攻擊艦與攻擊機。

 

哈特一聲令下,八架攔截機就投入一團混戰當中。哈特大叫著:「中隊作戰,不要脫離編隊!」黎赫緒知道哈特說的沒錯,在這種大混戰當中,只要稍稍偏離編隊,可能就被敵方抓到空檔擊落。這時候他和哈特得各顧三架新手,他還是打算當誘餌。「姆魯和第一小隊跟我來,我們當誘餌!」他只知道姆魯的名字,而且他剛剛躲得不錯,所以他決定選他當新僚機。

 

哈特也跟著說:「其他跟我來,我們準備攻擊!」

 

其實在混戰當中,很難專心當誘餌,有時候看到前方有敵機就直接擊落,只有一個關鍵,就是不要冒險追擊,讓編隊飛散,這樣攻擊組就不知道怎麼掩護了。話才剛說完,黎赫緒已經擊落兩架攻擊機。姆魯則跟在他後上方,他也擊落了一架。另一小隊則在兩側掩護,而哈特他們則遠遠以類似的隊形跟在大老遠,只是更加分散,以防止突發狀況。

 

黎赫緒又擊落三架,他發現敵機根本沒空來追他們,他們只顧著猛攻正前方的百架攻擊機,不對,現在大概只剩七、八十架。黎赫緒打破沉默:「利紅一隊呼叫利紅二隊,聽到請回答…。」熟悉的哈特聲音傳來:「請講!」

 

黎赫緒:「我建議各自攻擊,因為敵機不受誘惑!」

哈特:「不准!我們新手太多,還是保守打法,比較好!」

黎赫緒:「但是,我們現在從後面殺進去,他們根本沒發現,如果不大開殺戒,等等被發現,我們就任人宰割了!」

哈特:「不好!我認為趕快衝過敵陣,和友軍會合比較好!」

黎赫緒實在不敢相信他的最佳拍檔竟然會選這麼爛的策略:「我們還沒衝過去就被消滅了,我認為還是偷襲,才是上策!」

哈特:「讓我思考一下,或許我們可以繞過去…。」

 

這時傳來另一架新手的慌張聲音:「我被鎖定了!」

哈特在耳機中大喊:「快散開!」

黎赫緒知道這是哈特的求救暗語,所以立刻壓低機頭,做了個倒一百八十度迴旋,往哈特方向疾駛而去。

 

黎赫緒看到抬頭顯示器裡姆魯立刻也跟著迴旋跟了上來,另外兩架第一小隊還愣了一下,大約過了十秒才開始左右迴旋。在攔截戰中,差一秒鐘都有可能致命,但是沒辦法,黎赫緒和他們沒有默契。這時,他顧不了這麼多,得先擊退來犯敵機不可。

 

顯示器顯示對方有十二架,經過之前的接觸,黎赫緒隱約猜到達邦的編隊是十二架為一中隊。這是大家第一次和達邦交手,上一次人馬戰役是平亂,是人馬星座的地方叛變,他們的作戰方式和銀河聯邦同出一轍,甚至很多叛變軍官還是黎赫緒的學長、學弟。面對全新的敵人和戰法,黎赫緒知道自己得打起十二萬分精神。

 

黎赫緒還沒到達完全射程,就立刻向左右射出兩枚飛彈,並且往顯示器當中哈特的座機上方高十五度的地方開始射擊質子砲。當他看到哈特的時候,爬升的敵機,就被他打個正著。向兩側閃躲的敵機也剛好被兩枚飛彈分別擊中。三顆火花照亮了哈特的機身,哈特從他下方鑽過去。

 

黎赫緒正要向左迴旋九十度,協助另一架哈特的僚機,沒想到他看到姆魯模仿它的方式,解決了兩架敵機,靠近黎赫緒這架卻巧妙閃過飛彈,但是它沒料到黎赫緒已經轉到它後方,送出一連串質子光束,讓它化成火球。黎赫緒在心中暗讚:「姆魯學的好!」

 

正當黎赫緒還要再迴旋一百八十度,他突然感覺到後方一陣火光,一架敵機咬住他的尾巴了,連串的雷射光束正在鎖定他,機艙內的警報器大聲作響!黎赫緒立刻向下壓低機頭,打算迴旋到敵機後面,沒想到機身才剛剛向下十五度。前方又閃來另兩道光束,就當黎赫緒暗中叫苦:「沒見過這種打法!我死定了!」

 

黎赫緒嘗試迅速往下鑽,在太空中沒有地心引力,沒有G力的問題,攔截機可以輕易的迴旋,制勝之道在於誰的反應佳,速度快。

 

就在黎赫緒正在迴旋的當下,他瞥見到前方的戰機竟然是姆魯,姆魯幹掉了他後面的敵機,還在擦身而過的時候,學哈特豎起大拇指。「好小子!謝啦!」黎赫緒忍不住出口稱讚他。

 

但是敵機似乎不給黎赫緒喘息的機會,上方和後方又各來一台。

 

黎赫緒突然開動後退引擎,並熄滅主引擎兩座,結果機身開始打轉。當機身迴轉到後方時,同時發射兩枚飛彈。霎那間,黎赫緒又關掉後退引擎,向上拉高機頭,再發射兩枚飛彈。然後關掉引擎,全力開主力四座引擎,迴旋逃掉。兩架敵機來不及反應,紛紛被飛彈擊中。

 

「還有三架!」黎赫緒大聲的喊著,看到哈特擊落一架,第一小隊則分別擊落兩架。黎赫緒發現哈特的僚機都被擊落了,而自己已經沒有飛彈了,只剩質子砲,於是對哈特說:「兄弟,我們剩五架,而我只剩一種武器啦!所以接下來只能靠逃命的功力了。我看我們還是繞過去吧!」他終於同意哈特的想法了。

 

但是哈特卻說:「來不及了,他們發現我們了,來了!」顯示器顯示共有三十六架,也就是三個中隊的敵機從十一點、十二點、一點鐘三個方向包圍過來,這下要逃也不容易了。

 

黎赫緒對哈特說:「你和姆魯掩護我,我發現他們是用三架包抄戰術,似乎比我們更靈活,我們也來試試。第一小隊則到後方掩護我們。」

 

當黎赫緒加速把機身向前,突然哈特的「小心!」和警報聲同時大響。顯示器上有一百多顆飛彈像他們飛來。哈特向上、姆魯和黎赫緒同時向下,三人加速脫離飛彈網,但是第一小隊那兩個年輕小夥子就來不及了,至少和數十顆飛彈撞在一起,形成兩團巨大的火球。

 

黎赫緒很想叫姆魯去支援哈特,但是現在誰也自身難保,三個中隊分別追逐三架攔截機。

 

黎赫緒突然機頭朝上,運用底部降落的引擎噴頭,讓戰機制站立的向後飛行,把十二架敵機嚇翻了,紛紛向四方閃避。黎赫緒則把握機會,拉正機頭,神乎其技的一下子擊毀四架。

 

遠方的哈特則利用8字飛行,讓對方互撞撞毀六架,看來哈特的問題小一點了。

 

不遠處的姆魯則學黎赫緒之前的怪招,運用後退引擎,混入敵機編隊裡,趁機用飛彈擊毀兩架,再用質子砲打下一架。

 

黎赫緒看大家的狀況不那麼緊張了,專心應付剩下的八架。一架、兩架、三架、四架…,黎赫緒的準確度果然高明,運用近戰方式,一一解決敵機,只剩下兩架正在往回逃命。

 

黎赫緒這時候放下這兩架回過頭先去幫姆魯,姆魯還有九架敵機緊追不放,他衝進敵機群裡,如法泡製,近身瞄準,立刻解決了三架。姆魯也回頭解決兩架。剩下的四架也開始回頭逃回艦隊,黎赫緒又順手解決一架,才和姆魯往哈特方向飛去。

 

哈特的狀況不大好,六架敵機似乎十分有經驗,三架一組,分別的狙擊哈特。不過哈特的技術不錯,老是讓對方在千鈞一髮的時候撲了空。黎赫緒衝進一組的編隊裡,幹掉了帶頭的長機。剩下兩架分別向兩邊逃竄,哈特和姆魯分別用飛彈消滅了他們,現在呈現三對三鬥牛的形勢。

 

 

大家分別追逐的自己的獵物,或者反過來被追逐。哈特首開其功,用飛彈射下了敵機。他大叫著:「小黎,我來幫你了!」黎赫緒這為了後面緊追不捨的對手而苦惱著,聽到哈特的聲音,真是如獲至寶,立刻呼應:「我把他引過去!」

 

哈特發射了飛彈,敵機隨之爆炸。而姆魯也用質子砲擊垮了對手,讓他化為火球。

 

哈特舉起姆指回頭對姆魯說:「幹的好!」

 

黎赫緒終於喘口氣,正要開口叫哈特,突然哈特方向變成一顆大火球。黎赫緒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警報器大響,不容他懷疑。又是一百多顆飛彈向他們

而來,而哈特首當其衝,根本來不及反應。但是也因為哈特擋掉第一波,他和姆魯才能逃離飛彈圈。

 

黎赫緒看著顯示器,低聲的說:「這下真著玩完了!」一共有四十八架,四個全新中隊向他們飛來。

 

轟!一陣超強光束向四十八架敵機轟去。這不是攔截機的質子砲,而是戰艦的巨砲。黎赫緒看到後方來了五艘中型宇宙艦,和一艘航艦,隨之航艦的吞吐口,吐出一百多艘老舊的低空攔截機。

 

黎赫緒隔著太空對姆魯說:「援軍來了!竟然是登陸艦隊的航艦護衛隊。這下糗大了,被陸戰隊的攻擊機救了!」黎赫緒當然不是因為這樣而不高興,他沒有任何喜悅是因為他從軍以來的好友,剛剛在他眼前消失了,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但是卻是他們同班同學的最後一人,他再也見不到哪架叫做愛琳的戰機了,想到這裡,黎赫緒的眼淚悄悄的流了下來。

 

一架黑色的低空攔截機飛到黎赫緒的旁邊,黎赫緒不敢伸手去擦眼淚,黑色戰機的飛行員透過對講機向黎赫緒說:「黎赫緒中尉,陸戰隊航空大隊奉總司令命令向您報到,接下來由您指揮了!」對方拉下遮光面罩,所以看不出他的樣子,而且黎赫緒也不敢面對他,怕他看到自己的眼淚。仔細聽聽他的聲音,口音也不熟悉,但是看他向自己敬禮,黎赫緒認為他是個低階軍官,說不定是士官,陸戰隊士官也能飛戰鬥機。所以他就大大方方接下指揮權,命令大家向達邦攔截艦隊與機群進發…。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