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續天仙緣之尋劍誅仙 楔子 城隍廟奇遇記 (完整版)


寫完參加比賽的小說稿子後三天剛好有事外出,特別繞去那城隍廟燒個香。畢竟在小說內把城隍爺寫成那樣懼內、窩囊,無論有沒有迷信,良心上總有點不安。


雖然我是個科學主義者,但也信奉哪孔老爺的:「子不語」的道理。


「不語」可不是不信,而是存而不論,畢竟「未知生,焉知死?」而且那孔老夫子還是敬天地祭鬼神的呢!不然他那徒子徒孫荀子就不會主張「隆禮重法」了。


我曾多次提過,我這《來到現代做城隍》是那黃粱一夢的結果,可是這次這夢造的太逼真,一覺醒來竟是深刻難忘,遂動筆在七天內完成這部小說。心裡還竊喜,在小說比賽結束之前,還來得及想到點子,真是老天爺賞飯吃啊!


雖然很開心小說有新作問世,也趕得及參加比賽,但在心裡卻一直疙瘩,所以還是走趟城隍廟拜一拜,比較能走出這提心吊膽的陰霾。


昨天我來到台北城中市場那裡的台灣省城隍廟,買了素果前去進香。


這一燒香,可不得了,我竟然發現這城隍廟後頭有供奉著虎爺,我可在小說裡醜化、亂叫這虎爺為「小老虎」,雖然後來曾打算彌補,寫了一些篇幅修正一下,但又礙於劇情會拉太長,無法趕及截稿(發現已經晚間六點),只好大筆一揮,把多出來的二萬多字、四到五回給刪除,所以只留下那「挨打小老虎」的橋段。


所以本來只想上個香,這時候也不得硬著頭皮擲個杯,看看是否真獲得城隍老爺和小虎爺的原諒。


結果....我這一擲杯

 

第一杯是笑杯,我真彷彿看到那座前黑面的城隍對我微微一笑。

 

趕緊再認真默禱,擲那第二杯,還好…聖杯,應是可以寫,原諒我了。

 

這時,我又突然擔憂,這原諒是原諒了,但是這城隍會不會因此罷了我原來寫商業書作家的路?小說家當不成,連現在當個小作家都無法繼續,那我可瘋了!這可是我從2004年開始,一路由兼職耕耘到現在全職的工作啊!

 

所以心裡掙扎著,是否再多抽支籤,問問這作家路途的發展?

 

看著堂上城隍,可能這心裡真有鬼,實在身子竟不聽使喚,再拿起擲杯問是否可以抽籤,沒想到一次聖杯!那只好頭皮發麻、忐忑不安的去籤筒抽籤。



我第一次抽到的籤號是第七,正要擲杯問是否為城隍聖意的時候,一位阿桑撞到我的右手,(還是阿婆?她匆匆走掉,沒看清楚…。)沒想到這擲杯竟然脫手掉出去,還好,是笑杯。好像城隍爺今天很愛對我笑?

 

於是再重抽,抽到五十二號籤,這次單純,直接聖杯!

 

我心裡嘀咕著,剛剛忘了問是否需要重抽,就直接重抽了,不知道是否因此失真?心裡想,那不然兩張籤詩都拿來看好了。

 

一看,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才記起來這時剛好已經步入農曆七月,是那七月三號,再抬頭看那堂前掛的牌匾「你也來了」,真可是雙腿無力、兩腳發軟。

 

我這第一次抽七號籤,籤詩是「雲開月出正分明,不需進退問前程,婚姻皆由天註定,和合清吉萬事成!」看來還不錯,應該高興一番,是吧?

 

但是,我這眼睛一瞄到旁邊的小字,那上頭寫著「包公暗訪白袍將、尉遲恭掛帥」,就快讓我昏倒了。我那《來到現代做城隍》第一個戲弄的神明就是閻羅大王、包公,包大人啊!而那尉遲恭正是傳說中的門神之一啊!我還把門神寫成小瘪三?

 

還好是笑杯!深深吸口氣,和緩一下心情,心想可能只是城隍爺逗我的。,那就再看看這第二張正式來的籤詩。

 

內容則是:「功名事業本由天,不須介念意懸懸,若問中間遲與速,風雲際會在眼前」聽說算是中平籤。(2010年嘉義縣新港奉天宮抽出的國運籤好像就這支,據說中平偏吉。)

 

這次可急得往旁邊小字瞄,寫著「薛仁貴遇丁山」,好像還好,豈知…!.

 

那旁邊還有個一行小字:「上帝公收龜蛇…!」

 

我這故事一開始就是上帝公推薦那主角張大福的亡魂,去當那土地爺的啊!

 

我再也不敢去多想籤詩是什麼意思,那時可是雞皮疙瘩滿身,冷汗直流,又想到前晚又新夢到七仙女和織女(民間稱為七娘媽)來說另一則故事:「再續天仙緣」,本來歡喜又有新題材的狂喜,全被這壓力給取代…!這…這神仙…不會是排隊來的吧?


回家上網一查,那「白袍將」就是薛仁貴,剛好下一首籤詩的「薛仁貴遇丁山」暗暗吻合(薛丁山是薛仁貴的兒子)


這兩張籤詩看來還真有關聯,而且好像還暗示我新的故事《再續天仙緣》的內容。


因為,新故事談的就是神仙的子孫遺留在凡間的奇遇啊!我想,恐怕是我開了城隍爺玩笑,所以祂老人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


說到這《再續天仙緣》故事。老實講,我那夢也就只有二、三回的片段,不過是神仙遺族裡,那些小朋友開學前一天的一些人物基本介紹;再來就是開學當天來的幾個神仙遺族的轉學生。


接下來的記憶就有點片片斷斷、糢糢糊糊的,只依稀記得接下來是那神仙森林中小學的故事…。


而這夢做的也有點巧合,剛好是那七月二日晚到七月三日凌晨這段時間夢到的。


而七月七日七夕正是那七娘媽一年一度的會牛郎(傳說那織女就是守護小孩的七娘媽),是不是她要忙之前,特來把故事說一遍?


而且這四天前的四,是否還有著其他涵意?是否這個四,就代表著「yes」的「是」,還是那似曾相似的「似」?我開始胡亂想著。


這就讓我想起陳陶《隴西行》裡著名的最後那兩句:「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深閨夢裡人。」我故事裡的主角如夢似真,清晰的在我夢裡出現,是夢真?還是人假?真真假假,還真令我糊塗了!


另外,又讓我想到,最疼我的那岳母大人,可是拜這七娘媽最勤的信徒。因為她有四個兒孫女,她深信端是這份虔誠才讓那四個小蘿蔔頭長得聰明伶俐又健康。我想,可能是因為我一直沒有小孩,所以岳母大人的這份虔誠為我帶來不一樣的機緣吧!


附帶一提,我父親剛好是農曆七月生,他往生不到一年。


而那前半段七娘媽帶來的故事,我是以笑聲醒來作為結束,也把我家那夫人嚇醒!但這下半段睡眠,我竟然又做了個完全不相干的夢,卻是跟我老爸有關。


我夢到一條七彩小蛇,像是蚯蚓那麼大,爬上我的書桌。我拿起拖鞋,像打蟑螂那樣追打,從纏繞在檯燈柄上,一直追打到桌面,再到打落地下,忽然我爸在夢裡走進我書房,而那小蛇剛好落在我父親腳邊,就咬他的腳一口。


這我才滿身大汗驚醒,而我那夫人竟然又被我睡夢中追打、拍擊床鋪的聲響吵醒,忍不住抱怨:「你整晚又笑又打的,是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怎麼了,起床後,再也睡不著,擔心著父親是否藉此托夢,希望我完成些甚麼心願呢?那五點多鐘,天還沒亮,我睡意全消,就上網查一查。


這一查,說那父親被蛇咬是「祥瑞」!這可從何說起?夢到父母受到傷害,那應該是大不孝吧!


但是事後想起來,這種種巧合,還可能真直指那前一個夢。


因為白蛇娘娘和龍宮三公主的兒子也是故事裡的一對主角。雖然夢到的蛇是七彩,但可是兒子不就是小蛇?小龍嗎?誰規定得是白娘子的小孩一定得是白蛇呢?而咬了我爸這農曆七月生的老菩薩,是否就是希望我在這歡喜月、慈悲月裡寫出來呢?


不管怎麼樣,無論這城隍籤詩是牽強附會的說法也好,或者我胡思亂想也罷,七娘媽以前《天仙配》的故事,這下可真正就要再續天仙緣了!


(這也是夢完之後去查的,原來那黃梅調《七仙女》,在唐宋年間舊稱《天仙緣》、到了明清又改稱《天仙配》…。但在我夢裡夢到的就只是《再續天仙緣》這五個字!)


(後來,連續好幾天,新的劇情不斷入夢來,這是後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欣悅
  • 哇~真ㄉ夢也許就是 神先托夢囉~^^~
    真好看 讓人不得不點頭 神跡ㄝ(:您 好會解夢ㄛ~好佩服
  • 您真的過於讚譽了,我這樣好像乩童還是廟公喔!呵呵...,純粹是老天賞飯吃,希望藉您金口,這小說有機會能出版...。

    黃晁 於 2011/09/01 02: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