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匆匆的飛逝,在大津礦坑教了兩年多的書的李賽德感到人生愜意的不得了,他差點以為人生就可以這麼過了。尤其是在諾絲絨的陪伴下,雖然他在滿一年之後,就已經在校長羅德曼保證之下獲得太陽家邦的公民身分,也提早解除了他的限居令,但是身邊有著佳人,讓他哪裡都不想去。

 

諾絲絨是誰?就是當初在海關遇到的達邦美女。諾絲絨是由羅德曼博士邀請來大津礦坑開採中學教導達邦語和音樂、藝術等科目。這個窮鄉僻壤,和大津自由港完全沒關係,這是個窮人被家邦大財團剝削的人間地獄,羅德曼博士沒有辦法改變社會的現實,但是他打算改變窮人的未來,這個學校就是這裡百姓脫貧的希望。因為太陽家邦政府在這裡只設了四年的小學,和其他家邦領土不一樣,沒有中學、大學,因為財團的勢力大的不得了,刻意讓這裡的居民只有小學程度,只要認識字,能寫自己的名字,能在合約上簽名就好,方便財團控制百姓,壓榨他們的勞力。因此即使說是四年制小學,其實學生都只有一年級生的程度。

 

當羅德曼博士來這裡建學校,首先是找不到土地,後來是找不到老師,最後是找不到學生。土地都是財團的,不然就是大津地方政府的,羅德曼博士要建學校缺的不只是錢,更需要的是土地;還好,羅德曼博士不是一個單純的教育家,還是個星際知名的空間壓縮學者,他的呼籲,讓捐款與支持像雪片一樣飛來,原本不動如山的大津政府,也被太陽家邦中央政府施加極大壓力,終於撥了一塊湖邊的保留地,沒有礦藏的不毛之地,但是因為是保留區,風景好的不得了。羅德曼博士也是個保育專家,所以他只蓋了必要的校舍和一家醫院,讓秀麗的風景完整的保留下來。

 

風景秀麗,只要薪水還可以,應該可以吸引到有志於教育的老師來任教吧?羅德曼博士信心滿滿。但是沒想到,來應徵的老師竟然不到十位,還有七位在獲得邀請的時刻,竟然都婉拒了邀約。羅德曼博士透過私人管道了解,才知道鈷礦財團運用他們的經濟實力,阻擋了所有老師的報到。只有三位老師來任教,漢彌勒老師是星際城邦的第一武士,他教授體育和生物學;文釋立老師也是來自星際城邦,他的來歷沒人知道,但是發明家魯達斯推薦他來教授科學和玄學;瑪莉蓮老師是諾絲絨還沒來之前的唯一女老師,但是她並不是什麼大美女,而是個年過半百的老太太,她是來自太陽家邦的某公立大學的終身教授,她對教育充滿熱誠,誰的不能阻擋她要教甚麼樣的學生,她在中學裡教法學與哲學。諾絲絨和李賽德是學校成立三年後新聘的老師,李賽德教的是歷史、聯邦通行的宇宙語和公民責任,也就是古代說的憲法精神,只是這個時候已經不再有人提憲法,因為這個年代大家都叫做社會自然法,是人類社會自然而然該遵守的法律。

 

 

儘管老師難找,羅德曼博士的困難還不只於此,連學費全免都找不到學生,這才是怪事。羅德曼博士知道這又是財團搞的鬼,決定和三位早期來的老師到礦坑開墾區去做家長訪談。果然,家長都接到威脅,如果送孩子去上課,將會失去礦坑的工作。這些礦工們生活已經只能說是溫飽,誰敢違背財團的威脅呢?這次還真把羅德曼博士難倒了,沒校地可以跟政府要,沒老師可以拜託好友推薦,但是學生家長沒有工作,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除非羅德曼博士能夠創立一個新的財團,提供類似的勞力工作,而且還得數量像現在礦坑提供的這麼多,不然怎麼安置這些只會寫自己名字的礦工呢?

 

還是瑪莉蓮深懂財團的想法,她拉著羅德曼博士直接衝到礦坑辦公室找當地工地負責人傑克森‧伯特,重點是傑克森以前是瑪麗蓮的學生,瑪莉蓮擺出以前老師的架子,軟硬兼施,她告訴傑克森,唯有讓16歲以下的孩子入學,才能解決現在礦坑的治安問題。現在就是不能上工的孩子到處跑,才會被黑社會吸收,去偷礦坑機具、礦料,或者調皮搗蛋讓礦坑蒙受莫名其妙的損失。瑪莉蓮成功的說服傑克森用託兒園的角度來思考中學的成立,並且用附屬醫院能提供免費醫療來交換孩子們的入學。

 

終於第一批三百個孩子入學,可忙壞了連校長在內的四個老師,就這樣忙到三年後,才有諾絲絨和李賽德來幫忙,這時候,學生已經有五百多人。校長已經沒辦法兼課,他得到處演講募款,因為這是個完全免費的慈善學校。

 

李賽德和諾絲絨的愛苗始自於海關的一見鍾情,但是發芽卻是在他們搭擋照顧低年級的學生。

 

李賽德很訝異會再看到這位美女,尤其是正面看著她拿掉面紗的美麗。諾絲絨的臉比一般瓜子臉稍長一點,除了一般美女的清秀圓潤的臉色之外,眉宇間還透露著智慧。諾絲絨的皮膚則是潔白似雪,雪裡又透著桃紅,映在學校的風景裡,就像從畫裡面走出來一樣。李賽德沒有像一般的男子看到發愣,卻是低頭不敢多瞧諾絲絨一眼。還是諾絲絨主動跟他打招呼,讓他覺得自己窩囊極了。

 

李賽德從來不知道諾絲絨心裡的想法,他只知道在夕陽灑落的湖畔,諾絲絨輕輕的靠在她身上,抬起頭來悄悄的吻了李賽德,孩子在後面嘻鬧嘲笑他們倆,他才確定這不是夢。

 

大津坑坑洞洞礦坑之外的人間仙境,是兩人流連忘返的天堂,是永恆幸福的幻境,直到那天到來之前,時間就在濃情蜜意之間靜止。

 

黎赫緒則是從來沒發現守著一個女人也能這麼快樂,雖然他連她的手還沒牽過,只要貨運機一回到榮京,黎赫緒最想見到的臉,就是那張圓潤可愛的臉。這一年,他三十歲,而她只有十九歲。無論整個機隊有怎麼樣的環肥燕瘦,黎赫緒的心裡還是只有她。

 

黎赫緒擔心即使送貨也有風險,他要求,不!是懇求潔西卡待在榮京主持貨運公司。他的藉口很爛,也很老套:「妳比較精明,我連一加一都會算錯。」即使梗這麼老,還是能換來女孩的噗哧一笑,對於黎赫緒來說,這一刻就是永恆的幸福。

 

和李賽德一樣,黎赫緒也認為人生就會這樣永恆了,尤其是女孩在餵他麵包的時候。直到那一天到來之前,他和李賽德都以為這樣就是永遠了。

 

相對來說,史奈特看來是個十分實際的男人,他知道自己工作又極大的風險,即使貞德飛行貨運公司有幾個美女飛行員主動約了他幾次,他還是寧願到鏢行旁邊這家小酒館和豪斯、傑斯喝兩杯。

 

當然不是他的性向有問題,也不是他掛在嘴上「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不能想太多」,問題根本就出在他愛來這家酒館的真正秘密。在酒吧上舞弄著酒瓶的趙之敏,一個二十八歲獨自開著酒館的謎樣女子,才是他拒絕所有的艷麗,沉迷於酒館喝兩杯的原因。但是,這個秘密,連豪斯和傑斯都不知道,即使他們也是常客。

 

對實際的史奈特來說,坐在吧台邊,看著酒瓶的拋起拋落,有時加點火光,只要是熟悉的倩影,即使半响都聊不上一句,也是一種幸福。而他甚至認為,自己開口多聊幾句都是幸福的幻滅。

 

但是在外人眼中,最能稱得上幸福的應該是諾曼,自從他升了官,豔遇好像就自動找上門來,先是卡達的妹妺主動投懷送抱,後來則是金哈曼的堂妹也大吃飛醋,還有庫克的妹妹在遠處守望著他。諾曼從來沒有想到告別中校與教官的身分,生活能夠變得這麼多彩多姿。連諾拉都嘲笑他:「我看你是身處在桃色風暴當中吧!」這種幸福還真不是一般人能享用的,諾曼也只能獨自一人繼續在粉紅地獄中受苦,直到古斯比招喚的到來。

 

看來幸福的時光來得那麼容易,危險也幾乎讓大家忘懷。所以當那一天到來,幾乎沒有人能反應過來。

 

而那一天就隨著諾絲絨的失蹤開始…。

 

李賽德曾經給了諾絲絨承諾,像肥皂劇裡面,也像傳說中的求婚畫面,李就像男主角一樣跪在諾絲絨面前,握著她那纖細指尖,許下生生世世的諾言,正當他要拿出扣住她一輩子幸福的銀環,可是諾絲絨卻笑著鬆開了手,像平常嬉鬧般讓他追逐。即使撲倒了那一襲黃衫,諾絲絨卻能用她那朱紅的唇印分開李賽德追求永恆的心。

 

就在諾絲絨突然消失的前一晚,他倆依舊躺在湖畔望著天空兩道明月,和湖中的雙雙倒影,諾絲絨突然說了句極煞風景的話,那字從她的唇間一閉一合之間傳出,讓李賽德的心好像被萬隻螞蟻咬過一般難受:「李,如果有那麼一天,我們真得分開,你會不會永遠記得我?」李賽德雖然百般不願相信那天會到來,但是心裡卻已經刻劃出那天的景致:「我不會讓那天到來,我要緊緊抓著妳…。」李賽德算是說了謊,因為他也沒把握。諾絲絨緊握著李賽德的手放在胸前,好像怕李賽德的手或消失不見,得趕快把它藏起來。

 

那一夜,雷聲大作,超乎平常的聲響,隨著吵雜的人聲,李賽德驚醒,反手一伸,摸不到床鋪另一頭的嬌柔。李賽德驚覺的坐了起來,希望這是一場噩夢,可惜並不是,隨著漢彌勒老師的破門而入,和他大嗓門的呼叫,李賽德慌了、亂了,他聽不到漢彌勒老師吼聲後面的意義,卻感覺到永遠失去了幸福。

 

李賽德幾乎是被漢彌勒與文釋立半架半拖著出來,隨後的一陣遠方爆炸和火光才把李賽德真正拖回到現實來。他知道他的夢醒了,噩夢變成了現實,幸福隨著戰爭煙消雲散。李賽德甩開兩位好心的老師,朝他真實的生活跑去,他藏起來很久的真實,那架黑色的攔截機,那才是他真實的未來。

 

不是只有李賽德失去幸福…。

 

這一夜黎赫緒正在夢中嚐著姆魯親手做的麵包,這一天史奈特則在隔壁房間裡,在沉睡中望著酒瓶的拋弄,兩個人同時都被急促的敲門聲,敲碎了幸福的美夢。

 

傑克森‧伯特像一般鎮長一樣要所有奔跑的人群鎮定,雖然他只是個工頭,但是他就是這裡、現在的鎮長。羅德曼博士不在這裡,連瑪莉蓮、漢彌勒與文釋立都是傑克森的鎮民。

 

傑克森對大家說出極具震撼的消息,要大家立刻登艦撤離。傑克森不斷重複:「婦孺優先、婦孺優先!後面還會有逃生艇來載大家,大家不要擠!」李賽德一個箭步衝上講台,奪走了傑克森手中的發言權:「大家冷靜下來!」一向讓大家大家敬重的中學老師有人代表出來發言,群眾果然停了下來。

 

李賽德等到現場安靜到只剩遠方的爆炸聲才開口繼續說:「我們這裡有兩位室女戰役的英雄在,大家不要緊張,我們會帶大家一起逃離這裡!」現場安靜到針掉地上都能聽到,當然,除了遠方的爆炸聲之外。

 

「史奈特上校!黎赫緒上尉!」在李賽德叫出他們的名字之前,兩個人已經對這位中學老師能講出他們在室女戰役的功績面面相覷,沒想到這位瘦小的老師還能叫出他們的名字。

 

在熱烈的掌聲中,兩個人只好被拱上台,在歡呼聲中,兩個人更是茫然不知所措。但是英雄就可能是天生的,史奈特開始有點無奈,接著只好拉起黎赫緒的手,四臂高舉在空中,接受人們的再次喝采。慌亂中,黎赫緒可沒忘了拉中學老師下水,也牽起他的手,六臂高振天空,接受震天歡地的歡呼。

 

「接下來呢?」黎赫緒不自覺的用身邊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詢問著,李賽德不慌不忙的接著說:「接下來聽我的,你們只要聽話行動!」史奈特有點不爽,但是現在還真有點騎虎難下。黎赫緒完全沒有反應,他只憎恨拖他離開香酥麵包夢境的爆炸聲。

 

「大家先登艦,我會做好安排,先不要起飛!」李賽德對群眾說,也是對傑克森下了命令!

 

就在群眾陸續登艦之際,李賽德轉身向兩位英雄鞠躬賠禮:「兩位,如果要逃出生天,我們得靠兩位的力量。」

 

史奈特擺擺手:「包含我,我只有三十七個人,和一些質子槍,幾十顆殺傷力震撼彈不夠的震撼彈,我們能幹嘛?」李賽德搖搖手說:「夠了!」黎赫緒更是無奈:「我只有一架貨運機,能坐一百多個人,八架驅逐式攔截機和四架天馬戰機,這樣夠嗎?」李賽德點點頭:「夠了!」傑克森這時候也插一腳:「李老師,我有四十個警衛,四十把電擊槍,兩百顆煙霧彈,一百顆催淚彈。這樣可以嗎?」李賽德一邊點頭,一邊搖手:「煙霧、催淚彈夠了,其他不用了!」傑克森有點失望,警衛還是他特別挑的,各個孔武有力,尤其是電擊槍是他特別託人買的好貨。

 

「不過,要借一下伯特你的辦公室!」傑克森終於覺得自己被重用了,趕緊在前面帶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cro32
  • 呼呼呼~

    目前只有兩個字想說...

    [過癮]!!
  • 這樣的感想,我要抗議囉!我知道您也睡眠不足,容您以後慢慢補,每一篇都給個建議吧!(期望啦!)

    好不容易在最後一分鐘趕完最後一卷參賽,被我家夫人念到半死,說我就喜歡這種刺激!冤枉啊!我是文思泉湧,但是字己經打不快,手快斷了!

    本來最後一章想拆成兩章,先「戰鼓平息」,後「歷史新章」,真的來不及,只好簡短結束,不過後來覺得這樣結果也好像蠻有趣的(不知道大家覺得怎樣?有沒有更多的遐想與期待?),那麼很多細節就等未來二卷再展開囉!

    黃晁 於 2010/09/01 08: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