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通訊桌上古斯比老司令逐漸消失的立體身影,李賽德覺得校長又老了一些,雖然科技已經進步到能將人類的壽命延長到幾百歲,但是有些傳統的人們還是不希望自己能長生不老,因為逐漸看著親人和朋友逝去,不是一件好受的事。除非像李賽德的祖父李厚良一樣對世界還有點牽掛,才會想辦法延長自己的生命,但是最終還是敵不過命運的安排。

 

李賽德還記得那天,古斯比的頭髮還沒有全白,站在軍校門口等待他和祖父到來的樣子。銀河聯邦軍事總校大門的金屬圓拱門閃耀著銀白色的光芒,而古斯比就站在高聳的圓形建築的中間,年邁的祖父手搭著李賽德的肩,轉頭對他說:「我要把你交給古斯比校長了,記住我教你的每件事,帶你去見過的每個人,還有我經常告訴你的,不要忘了逃避不是生存的目的,危險會不斷緊追在後,反而最危險的地方,才是你打敗他們最好的機會。搏鬥之後的生存,才是最安全的生存方式。但是在危險來到之前,你得先學會活下去的本領。古斯比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優秀的老師,你要好好跟他學,之後你得靠你自己了。」李賽德轉頭低下來看著已經比他矮一個頭的祖父,開口問:「爺爺,那你要去哪?」

 

滿頭雪白,佈滿皺紋的臉上,充滿紅色血絲的雙眼是唯一能在這個幾百歲的老人身上看出生氣的地方。而這和十天前老人的樣子全然不同,老人停了一下,緩緩地說:「我的危險找上門了,我也得自己拼一拼…。」話是這麼說,但是李賽德感受到的卻不是拼命的鬥志,而是一種壯士不還的不祥感覺。

 

古斯比洪量的聲音在這個時候打破僵局:「厚良兄,好久不見!」李厚良伸出乾扁瘦弱的手迎上古斯比厚實的大掌:「古斯比,我把我的希望交給你了,你得給我看緊喔!」古斯比堅定的回答:「你放心好了,我會看住他,沒問題的…。」李厚良打斷他:「在軍校裡是你答應我的責任,之後就是他自己的造化了!」說完,他在李賽德的肩膀按了按,抬頭又對李賽德說:「不要忘了我給你的書,我所有的知識都在裡面,要不停的學習,懂嗎?」李賽德點點頭,李厚良輕輕的把他推向古斯比,說了一句:「去吧!」

 

古斯比一手搭到李賽德的肩上,把李賽德往圓拱門裡面帶,李賽德回頭望著站在門外的老人,感覺似乎再也見不到自己相依為命的祖父。突然,這個感覺這麼真實!老人眨眼間不見了!接著是一聲巨響。

 

李賽德掙脫古斯比的手,回頭就跑,著急的心裡祈禱著這一切是自己的幻覺。

 

古斯比也隨後跟著往門外跑,連門內的衛兵,也跑出門外。

 

大門左側五十公尺處一陣濃煙,一台卡車扎扎實實的卡在軍校的外牆邊。李賽德要繼續往前跑,突然被古斯比撲倒,隨後一個火球衝往天際,一陣爆風迎面而來…。

 

「艦長,求救訊號,我們要怎麼回覆?」一個年輕洪亮的聲音把李賽德從回憶中拉回來,「等一下!」雷克斯艦長轉頭望向李賽德,不知道該怎麼叫這個在一分鐘前擔任總指揮官的小夥子,李賽德注意到這個大漢的尷尬,直接下命令:「不用把影像接進來,直接回覆:『配合要塞,就地抵抗,阻擋敵人二小時,援軍會及時趕到!』」

 

李賽德下完命令,望向雷克斯:「剩下的最高軍官應該是諾拉准將,他應該可以抵擋二個小時。」雷克斯急躁起來:「諾拉?他一直都是擔任補給艦隊的指揮,他沒打過仗啊!而且我們現在最快速度,也要四小時才會和敵方接觸,諾拉就算拼兩小時也沒用…。」

 

李賽德笑了笑:「相信我,諾拉是沒被重用過,但是他一定可以阻擋兩小時,至於我們的速度會比他們想像的快…,航行官,我們可以進行短程曲軸跳躍嗎?」雷克斯臉上大變,航行官也驚訝的轉過頭來:「報…報告指揮官,這麼大的艦隊,加上路耶克要塞附近有小行星帶,還有交戰艦隊的殘骸,我們可能會撞得粉碎…。」航行官緊張的都結巴了,十幾萬人的生命安全,在還沒開戰就傷亡慘重,任誰應該都會緊張到打哆嗦。

 

李賽德很堅定的問:「我是問你做得到嗎?不是問你會有多困難。」這時領航官接口:「報告指揮官,我做的到。」李賽德看著這個年輕的少尉,他想起來這個傢伙:「柯特‧海耶夫?你還是這麼有自信!」李賽德想起這個小學弟和他雙胞胎哥哥曼尼‧海耶夫就是毀掉他們四年不敗球隊夢想的傢伙,尤其還替李賽德他們寫下了軍校史上唯一一次3年級輸給2年級的歷史恥辱。

 

李賽德沒有時間繼續攀親帶故:「那好,柯特你負責訂出航線。做出四條不同航線,時間差分別為15分鐘,第一條是到路耶克主星附近,在要塞後方,看來像是剛剛從路耶克另一頭出發過來的方向;第二條則是到達小行星帶,從達邦艦隊後方出現;另一條則是從達邦甬道出現,看來是從達邦方向過來;這三條支線大約都是一萬艘戰艦。主力六萬艘戰艦,則保持目前方向,從達邦右側方向出現。除了達邦方面艦隊必須讓敵方主動雷達偵測不到,主力艦隊必須在射程內之外,其他兩個支隊只要讓敵方偵測到就好。10分鐘之後後開始行動,你能計算出來嗎?」柯特點點頭,自信的回瘩:「沒問題,10分鐘可以準時跳躍!」

 

李賽德沒有停下來:「通訊官,現在命令預備艦隊的彼得‧古德林中將率領旗下一萬艘艦隊,10分鐘後,根據第三條路線,前往達邦甬道埋伏,務必盡全力攔截、攻擊敵方逃逸的艦艇,但是不必追擊。

 

再命令第一分遣隊卡達准將,25分鐘後,按照第一路線前往路耶克主星部屬,一抵達就把艦載機釋放出來,緩慢向主戰場逼近。

 

第二分遣隊的杭特准將,40分鐘後,則前往小行星帶佈署,也把艦載機全部散佈出來,緩慢向主戰場前進。

 

第三分遣隊的庫克准將則不要回收艦載機,依據目前速度,繼續向路耶克要塞前進。

 

除第三分遣隊外,現在,各分遣隊立刻招回艦載機,依照命令行動!

 

主力艦隊預計在55分鐘後展開跳躍,並且在抵達位置後,不用等待命令,各艦火力全開,全面向達邦艦隊射擊,同時立刻派出艦隊機,進行纏鬥。」

 

「是!」通訊官立刻命令四個通訊員分別行動,傳達命令。

 

李賽德面向完全錯愕的雷克斯,說到:「上校,主力艦隊就交給你指揮,我會率領五百艘戰艦支援要塞。」雷克斯面有難色:「這…這,我沒指揮過六萬艘艦隊…。」李賽德靠近他,拍拍他的肩膀:「我也沒指揮過十萬艘戰艦,總有第一次,只是近身交戰,不用變化隊形,只要維持艦隊不要分散,火力集中在對方的中央艦隊,相信我,對方很快就會撤退了,撤退之後,我們的任務都結束了…。」

 

這個高大的男子在李賽德眼前覺得自己顯得那麼渺小,似乎眼前這個瘦小的男孩才是力挽狂瀾的巨人。突然雷克斯內心產生一種莫名的感覺,一種混雜著不服輸和軍人榮譽交織著的勇氣,讓他十分肯定眼前男孩的預言都會實現,而他的決定會讓更多人活下來,他點點頭,肯定的說:「我知道了!」

 

李賽德拉拉扁帽的帽沿,輕鬆的說:「上校,交給你了,我前往登陸救援的支隊了。跳躍一結束,我需要你強大火力的掩護,偷偷趕往要塞,你記得要纏鬥機隊立刻升空,掩護我們後方喔!不然我們可是很難脫身。」 剛剛指揮若定的大男人似乎又變回一個頑皮的大男生,李賽德眨眨眼,隨即立正敬禮:「向銀河聯邦的英雄致敬!上校,聯邦就靠你了。」

 

雷克斯感覺很不好,似乎這個小男孩要做什麼自殺式的冒險,他突然覺得他好像再也看不到他了。連忙說:「小心一點!」但是他又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他好像多說甚麼都是多餘的,這個男孩是這麼深不可測。雷克斯忽然想起來:「你要挑哪一艘當旗艦?五百艘戰艦準備好陸戰隊了嗎?」

 

李賽德神秘的一笑:「開戰前我就假傳命令安排好了,所有的陸戰隊都被我綁架了,反正上校用不著,我請他們都集中到諾曼中校的小隊裡了,他會照顧我的。」雷克斯知道諾曼是一個可靠的人,但是不知道他和李賽德的關係,點了點頭:「那快去吧!諾曼的小隊在整個艦隊後方,你大概要30分鐘才能到。快點!」李賽德再敬一次禮,轉身前往艦橋直通到停機坪的電梯…。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