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斯恩辦完了請假手續和劉子良一同驅車到玄龍氣功的總堂。

 

青色的底黃色龍飛鳳舞的字體,玄龍氣功四個大字就掛在大門上。氣派的一樓入口,有著寬敞的迎賓大廳,加上幾張點綴的咖啡桌和沙發椅,看起來就像間大銀行。

 

陸斯恩走在劉子良後面,兩個人一踏進自動門後,穿著藏青色,滾著金色花邊,衣服上還有隱隱約約的金龍圖案改良式旗袍的四個妙齡女子從櫃台後站起來鞠躬:「歡迎光臨!」

 

劉子良從上衣口袋掏出包博恭的證件,故意用拇指按住照片,很快的閃一下,開口說:「刑事局,要找妳們負責人。」四個看來模樣類似的女孩,睜著大眼睛,閃著假睫毛,用手遮著應該已經張大的嘴巴,互相對望著。劉子良有點不耐煩:「不在嗎?要我發傳票嗎?」

 

櫃台後面突然開啟了一扇門,如果沒仔細看,還真看不出那裡開了一扇門。一個穿著剛好和櫃台顛倒服色,美若天仙的女子走了出來:「有什麼事嗎?」她的衣服是黃金作底,藏青色滾邊,加上青龍圖案。

 

這位女子年齡和櫃台四位女孩差不多,但是她的美麗卻讓這四個女生感到平凡。其實櫃檯的四個女生已經是我們俗稱的正妹了,但是剛剛走出來的這個女子,卻有種說不出的氣質,白皙的皮膚透著番茄紅,又有種瓷器的透明光澤感,很像不是人間的女子。

 

劉子良這種粗曠漢子已經看呆了,嘴巴張得大大的,只差沒流口水,鎮定的陸斯恩竟然也發起呆來,兩個都沒有回話。年輕女子笑了一下,似乎看過這樣的反應太多次,重複一次她剛剛講過的話。

 

還是陸斯恩先反應過來,從口袋裡掏出蟠龍針,開口說:「為了這個傷人的武器來問案。」陸斯恩注意女子的表情,看看她會不會認出蟠龍針來。

 

女子果然臉色一變,隨即恢復面無表情的樣子,冷冷地說:「兩位稍坐,掌門正在閉關運功,我去問問看副掌門,什麼時候能和兩位見面。」隨即回身回到那扇暗門後面。

 

當門關起來之後,劉子良首先走向櫃台右側的懶人椅,一屁股坐下。陸斯恩選了劉子良隔壁的沙發也坐下。劉子良舉起右手掌擋在嘴邊對陸斯恩說:「真怪了!這年頭還有人叫掌門!」陸斯恩微笑的說:「難道要叫老闆?還是要叫住持?」

 

就在這個時候,四名櫃台當中一個較高的女子拿了個托盤,上面放了兩只青色蟠龍的杯子,走到桌邊,放下兩只杯子,禮貌又輕聲細語的說了句:「兩位請喝茶。」

 

陸斯恩一舉起杯子就感到十分訝異,這跟杯子不是鶯歌一般的陶瓷,而是景德鎮湖田窯所出產的青花瓷,而裡面的茶更是來自西湖的龍井。陸斯恩轉頭向絲毫沒察覺,正在大口喝茶的劉子良說:「杯子要拿好,這可是元代的古董。」

 

劉子良大吃一驚,把杯子拿遠,轉動的欣賞著,一邊說:「什麼人會拿古董來招待一般客人啊?」連忙又把杯子放在桌上,緊張地說:「那我不是和死人間接親嘴?」說完趕忙用手去擦嘴,一邊呸呸地吐起口水來。

 

「你髒不髒啊!人家敢拿出來待客,一定洗過啦!這一只杯子,你可能要賺一年喔!這可是西湖龍井,你不好好的品嘗一下,搞什麼怪。」陸斯恩說完自顧自的繼續品茶,聞了一下,喝了一小口,直說:「好茶、好茶,很久沒喝到這種好茶了。」

 

「沒想到你還是陸羽的後代咧!還會品茶喔!」劉子良忍不住挖苦他,希望能扳回一城。

 

陸斯恩不想在這麼的好茶前面和他做口舌之爭,繼續喝一大口茶,讓茶香在齒舌之間流竄。

 

「兩位,掌門明天才出關,是不是請兩位明天再來?」一個臘黃面容的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飄到兩個人座位之間。

 

劉子良抬頭看了看這個中年男子,沒好氣又有點威嚴,冷冷地回答:「好大的派頭,那明天請他自動到行事局報到,不然就等拘票好了。」劉子良屁股都沒移一下,就是沒打算走。

 

這個看來患有肝病的瘦小男子突然也不知如何是好,忙賠笑臉說:「警察大人貴姓啊?怎麼稱呼?真不好意思,敝掌門不是擺派頭,實在是閉關修煉最怕走火入魔,我們根本不敢通報。明天我一定請掌門親自到刑事局向您賠罪。」劉子良還是沒打算站起來,眼睛偷偷揪著陸斯恩,看他有什麼想法。

 

陸斯恩再度把蟠龍針拿出來,開口說到:「這暗器傷到我們刑事局的長官,我們奉命來調查,不然你找個能問話的人,讓我們問問,也好回去交差。」劉子良一副佩服的眼神望向陸斯恩。

 

這招高明,把黃臉男嚇到臉色發黑,傷到高級長官那還得了?而且還不知道層級有多高,黃臉男的額頭上都滴出汗來,不知道該說什麼。

 

大家僵在那裏,誰也不想開口,大約過了廿秒,突然一聲慘叫從櫃台左後方的走道傳來,黃臉男快速一聲「對不住」,立刻往通到跑去,還一邊大喊:「什麼事!」

 

陸斯恩看了劉子良一眼,兩個人很有默契的也往走道方向跟著跑去。這走道大約兩米寬,兩個人並排跑並無問題。大約只有三米深,突然光線明亮起來,環境也開闊起來。

 

兩個人適應了光線,抬頭看看四周,沒想到是個中國江南庭園造景,廿米寬的兩側竟然還有兩堵紅瓦白牆,左邊牆外則有九米的落地窗,所以光線才會這麼明亮。

 

「哇!他們把三和院古蹟給整個搬進來啦?」劉子良驚呼的叫了一聲,果然前面還有一道古色古香的磚瓦門牌,完全就是把三合院搬進這個三米挑高大廳裡。

 

黃臉男已經越過池塘上的小拱橋,奔進三合院的門內,劉子良和陸斯恩緊接在後,一入紅色大門,裡面除了開闊的前庭,後面就是一間小房子,這時候門已經打開,一個男子躺在地上,剛剛美若天仙,穿著金色旗袍的女子正在和一名黑衣人拳腳往來,黃臉男和劉、陸三人同時跨入門內。黑衣人翻身丟出一支金針,隨即翻牆而去,陸斯恩靠的近,隨即一躍,攀住圍牆也翻身過去。

 

這時候,黑衣人已經從落地窗割破的一個小洞,穿窗而出,陸斯恩個頭太大,只好忍痛從那個小洞撞碎玻璃跟著跑出去,黃臉男、劉子良和金衣女子也隨後翻牆過來。

 

陸斯恩翻滾在地,因為窗面離地上還有一米五高,可見大樓裡做了挑高,地面高度不同。這時候一輛黑色轎車奔馳過來,在這幽靜得小巷特別刺耳,陸斯恩直覺的向牆邊翻滾,眼睜睜的看著黑衣人一躍,從車窗跳進沒完全停妥的黑車後座裡揚長而去。

 

劉子良、黃臉男、金衣女都從破窗裡跳了出來,劉子良蹲下來扶起還趴著的陸斯恩:「有沒有受傷?」陸斯恩抖掉身上的碎玻璃,看著手上的刮痕:「還好,皮肉傷。」隨即轉頭看著金衣女,金衣女一臉悲憤,大哭出來:「我爸被他殺死了!頭被他割走了!」

 

劉子良和陸斯恩大吃一驚!又來了!又是無頭命案!更吃驚的是陸斯恩,因為他靠的最近,但是他並沒有看到剛剛那個黑衣人手上有任何東西。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