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受夠百貨


這右將軍可去了有夠久,讓受了一肚子委屈的左將軍好不火大,遠遠看到那傢伙鬼頭鬼腦、尋尋覓覓,找著爺倆,就大吼一聲:「在這兒!楞小子!」


張大福被後面這鬼吼嚇了一大跳,回頭說了句:「這麼大聲是嚇誰啊?」左承一又挨了頓罵,無處可出氣,吹鬍子瞪眼,看著天空,繼續當雕像。


這老道卻被張大福的舉動嚇到,後面明明沒人,這位跟誰說話呢?老道還以為自己剛剛算了個神經病,不知道會不會發起瘋來砍了自己。就連忙把二百元掏出來:「先生,我年紀大,胡謅亂講,你不要介意,這兩百元還你。」也不管張大福收不收,丟在桌上,趕忙回頭,就一邊收拾東西。


「先生算得很準,要不是我今天錢帶的太少,待會兒還要買禮物,不然一定多賞您兩百。」


這老道哪敢拿,趕緊收起神風旗、香爐和卜卦道具:龜殼、銅錢,準備跑路。


這楊佑心剛走到這裡,沒頭沒尾聽了這段,馬上又掏了兩百元,連同四百元一起塞給老道,打發他快走,說道:「我家先生說你算的準,能多拿二百,這四百你就帶走,既要收攤了,不要連錢都不要了!」


老道看到個彪形大漢突然出現,塞了四百給自己,連不要也不敢說,說了句謝謝,夾了桌子就走,連張大福坐的摺疊板凳都不要了。


「咦?他怎麼看的見你?」張大福覺得奇怪。


楊佑心這時才把老媽交代的事情一一向張大福稟告:「我娘說,那胭脂水餅現在改稱化妝品,在附近一家叫做『受夠了百貨』裡有賣,走進一樓就看見了。還有,我娘交代,給夫人送禮,不能只買化妝品,還得買些手飾耳環、漂亮衣裳之類的。我娘怕老爺剛來,手頭不方便,把那臨水夫人平時給的零花錢,都讓我去黑市換成凡間現金,叫我給老爺帶上,我可也把我那老本也拿去換了,大概換了幾百萬,應該夠了吧?那黑市怕我錢掉了,把大鈔給我存在這張卡裡,我只帶了些零錢,說是受夠了百貨買東西,拿卡簽名就可以了!我請黑市老闆寫了老爺的名字,不知道這樣寫,對不對?」楊佑心拿出一張黑卡,正面一堆阿拉伯數字符號,張大福也看不懂;可背面正寫著:「張大福」這三個字。


張大福感動得快哭了,一把抱住楊佑心,一把鼻涕一把淚,直說:「不要叫我老爺了!以後咱兩…」話說一半,他瞄了左將軍一眼,也把他拉過來,一把抱住兩兄弟,接著說:「咱三人就義結金蘭,兄弟相稱,這古時有劉、關、張桃園三結義;今有咱們張、左、楊城隍成金蘭。待會兒買酒、買黃紙,進去廟裡磕個頭。還有…那楊兄弟,我領了官餉、香油錢,這錢會還你,買多少,一文也不少。」


這左將軍剛剛正忿恨不平:這小子溜不見蛋,回來就被老爺讚譽有佳,自己守著老半天,說啥都不對,老是挨罵。這下沾了自家兄弟的光,成了老爺的兄弟,那還有啥好生氣的。連忙擠眉弄眼,趁著老爺不注意,偷偷圈個嘴型,無聲的說道:「我出一半!」


右將軍被突如其來的老爺抱住,還要義結金蘭,早就不知道高興魂到哪裡去了,哪會在乎這平常根本花不到的身外之物,連忙回應左老哥:「兄弟!沒關係!」又怕左老哥誤會自己獨佔功勞,馬上又說:「待會講!」


這張大福發洩完了感動,楊佑心又想到件事:「這我娘還交代,現代人的衣服不一樣,要我拿兩套來請老爺…不!讓大哥和二哥換上,我是換好了來。還有我娘說,現代人都理短髮,要請老…大哥和二哥去理個髮,我也是理好了來。還有…二哥,你得用個現形術,不然不能見人,也就不能陪大哥去買東西了。」終於一口氣說完,小楊把包袱從背上拿下來,要兩人回到城隍廟偏房自己住處換一下。


這下左承一知道為什麼楊佑心搞這麼久,如果自己還得去黑市換錢、辦卡,換衣服、理頭髮,那還不搞到天黑?還是自家兄弟心細,讓老爺…不!服侍大哥服服貼貼的,自己還真沒用。想到這裡,左承一這下心裡的疙瘩也就全都消失了。


三人換好衣服,理好了髮,黃昏時分來到「受夠了」百貨公司,張大福指著百貨公司的招牌,說道:「百貨公司四個字我認識,前面四個符號是『受夠了』嗎?看來應該成雙成對,可能是西域文,所以應該是『受夠』二字而已!」


這新收的左、楊兩小弟,根本目不識丁,不然也會升個衙役做做,哪會當了五百年門神?當然也就跟著呼應大哥英明,順口也把那受夠了,改成受夠百貨。這兩人論年紀應該比張大福大,光是年資就比張大福長,但一向當慣了小弟,加上兩人外貌年輕,當時為了門神門面好看,文昌君已經偷偷把外貌加了一倍,看來像是三十開外的青年人,只是留著鬍子,看起來比無鬚但四十歲的張大福還老。不過,這張大福就是有威嚴,當過補頭,又是現任土地爺,受著上帝公、閻羅王、地藏菩薩,加上城隍老爺的厚愛,自己算哪根蔥,敢跟這當紅炸子雞爭排名、論輩份?當然就乖乖當小弟。尤其小楊最沒影響,他一向是小弟中的小弟,所以逆來順受,特別乖巧,張大福也特寵著他。但楊小弟可不拿翹,對二哥一視同仁,所以也沒讓左二哥有機會吃乾醋。


「那符號還真像女人用手摸著臉,兩對眼睛、帶勾的鼻子,一隻右手撫著臉,大哥、二哥,你們看像吧?」這楊小弟不僅討喜,還超有聯想力,我們怎麼就沒把洋文看成一張女人的臉?


左二哥也不甘示弱:「有像有像,這胡人應該就是受夠了女人的脾氣,才把女人的臉叫做『受夠』!」


張大福還在一旁附和;「這化妝品可能花了男人不少錢,所以才會名曰:『受夠』!」


嗯嗯嗯嗯…三個人像個傻子一樣,在門口一搭一唱的品頭論足,旁邊經過幾個女學生聽了哈哈大笑,幾個上班OL則是竊竊偷笑,一個上了年紀的歐巴桑則經過他們的時候搖了搖頭,大概覺得遇到三個瘋子。但是這三人可完全不以為意,自顧自的、洋洋得意向大門走進去。


一到門口邊上,一陣冷風從頭頂灌下來,張大福跳了起來,轉頭大聲吼道:「何方妖孽?竟敢用陰風偷襲?」另外兩個兄弟這回可不陪大哥發瘋,急忙兩人靠著大哥,把他身子拉直,說道;「那是冷氣,是把熱空氣隔在外面的發明,凡人怕熱發明的玩意。」這兩兄弟沒逛過百貨公司,但是隨著衙役到過警察局辦案,那時就已經鬧過笑話,當然這次不肯再出洋相,何況一樓有這麼多櫃姐盯著看,多丟人!


「那我們買哪家,看來都是西域文。」張大福這會兒小心也小聲的問。


這一攤一攤,看來和城隍廟前的攤子擺法一樣,只是大一點、亮一點,張大福可不會搞錯,每家都買。


「我娘說,國產的密師佛陀不錯,便宜好用,又有佛陀加持,可能很對嫂子胃口。」這楊小弟又胡亂加油添醋,那王大媽可沒說蜜師佛陀就是佛陀加持,只是楊小弟聰明,知道嫂子是修佛的,連忙自己亂說。但他記性不好,這品味二字記不住,竟然改成胃口,難道化妝品是拿來吃的嗎?


「好!佛陀加持的確不錯!是哪一攤?現代人也厲害,化妝品還想著對那佛門裡的尼姑賣,還有賣有佛陀加持的。那有沒有三官大帝或道家法門開光的?」


這下楊小弟可不敢亂講,他只認識這家佛陀加持的。為了避免大哥問題更多,自己無法招架,趕忙回大哥的話:「我娘只交代這家,她說大門右拐彎第二家。」


一行人走過去,果然看到密師佛陀四字。


張大福很想再問:「藥師佛、如來佛、阿彌陀佛、燃燈古佛都聽過,那密師佛是哪座佛?怎麼沒看到佛像?是哪間佛寺供奉?」但是又怕惹來更多笑話,所以一時之間,靜觀其變,不敢多話,只開口說:「姑娘,我要買化妝品,有佛陀加持的那種!」楊小弟差點昏倒,那小姐則是愣住,不知道這位先生說的是甚麼,也不知道該不該笑,後面的另位小姐已經笑到拍打桌子,停不下來。


「大哥,我來買好了。」楊小弟趕快把自己創造的爛攤子接下來。這臉皮薄的張大福看了自己又闖了禍,只好臉紅地點點頭,讓有買東西經驗的楊小弟試試看。


「小姐,我想買十八歲女孩用的化妝品,你有甚麼建議呢?」楊小弟在周遭爆笑聲中,強自鎮定。


這是他娘教他的,不懂,就要小姐建議。但是,他媽可沒說小姐會問一堆問題!


「甚麼膚質?油性、乾性?」


「…」


「要護膚的嗎?」


「…」


「要有保濕功效嗎?那美白呢?」


「…」


楊小弟最後決定豁出去了:「每樣都包一個,記得都要附說明書喔!」回去再問我娘,總不會搞錯了!唉!真是受夠了!難怪取這個店名!


在化妝攤搞完笑話,也終於買齊了,花了三十幾萬,三個人都快提不動了。但楊小弟還是堅定的往電扶梯走去,回頭對張大福說:「我娘交代,新娘子一定要有首飾!衣服等嫂子來了再買,但首飾一定要先挑!」


看著楊小弟的堅持,張大福濕了眼眶,顧不得提著大包小包也跟上去。看著兩個人堅定的眼神,回想著剛剛丟人的爆笑,左二哥也不敢說:「是否明天擱再來?」只好蹣跚的提著一堆化妝品跟上去。


「我娘說,二樓有家正經店,應該是很正派,又正經,跟他買準沒錯!我娘又說,聘禮要買足五小件:項鍊、手鐲、耳環、耳墜、戒指,戒指還要買一對,大哥和嫂子一人一隻,代表成雙成對。」


「嗯嗯…。」張大福聽得很認真,也顧不得腳下樓梯為什麼會動。到了二樓,楊小弟先是一個箭步,飛跳出去,隨後兩個人也依樣畫葫蘆,地板很滑,三個人都差點跌了狗吃屎,還好化妝品沒掉在地上。但又惹來眾人一陣訕笑。不過,死豬不怕滾燙,反正又沒樓下笑的厲害。


接下來三個人就在百貨公司裡瘋狂的找「正經店」,因為只有張大福一個人識字,所以其實其他兩個人只是做做樣子。


整層樓都找遍了,就是沒看到「正經店」。張大福有點擔心,連忙問楊小弟:「人家說無奸不成商,是不是太正經,倒掉啦?」楊小弟很肯定的說:「我娘說有,就一定有!」


三個人又找了一遍,張大福若有所悟的問楊小弟:「我看啊!這受夠百貨的布局,好像越高樓層,越珍貴,你看啊!樓下是化妝品,胭脂水粉嘛,不值幾個錢,樓上就是首飾,那三樓是甚麼?珠寶嗎?我看正經店一定是生意太好,升格了,東西越賣越珍貴,可能在樓上也說不定?」


楊小弟點點頭:「有可能!我媽說正經店是專門賣金子的,可能最近金子漲價,它就跑到樓上去了。」


「嗯嗯…」左二哥只能附和,他甚麼也不懂。


於是三人一層一層搜索,我的媽呀!這家受夠百貨有十四層。這真的比爬山還累!原來是這樣「受夠」了!


最後回到一樓,這張大福一眼瞥見有個攤子叫「服務台」,感覺應該會是幫助客人的。連忙走過去,這下他知道該怎麼講,不能叫姑娘,要叫小姐:「小姐,請問妳們這有間正經的店嗎?是賣金子的,說是童叟無欺。」


「哦!你是說正金殿嗎?在二樓。」


「咦?我怎麼沒看到?」張大福覺得奇怪,那兩個不認識字的小弟覺得大哥更奇怪:「不就在二樓?大哥幹嘛拖著我們跑整棟大樓?運動減肥嗎?」


「小姐在二樓哪?」


小姐拿出印好的地圖,標示出位置,那字很小,又是阿拉伯數字,張大福沒細看,把一手東西往左二哥身上扔,就拿著地圖,三個人按圖索驥到了二樓。招牌上赫赫寫著:「正金殿」!


張大福沒好氣的看著楊小弟,又想想之前他的堅定堅持,實在不忍心怪他,嘆了口氣:「是真正金子的店,不是正經賣東西的店,為兄的搞錯了!」


楊小弟一聽心中暖了起來,眼眶一濕,心道:「哪個人會這樣把錯攬到自己身上?除了上次石頭公,為了騙功勞,信口開河之外,哪個人不是把自己當過河卒子,用完就丟?過河拆橋?左二哥是不會讓我一個人擔,但是他也不會說這麼窩心的話。這大哥,我是千秋萬世跟定了。」


打定主意,小弟一馬當先,又生龍活虎的幫未來嫂子挑首飾。


這首飾買起來千百年類似,也就沒鬧出多大笑話,花了十幾萬,就打道回府。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