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丫鬟夫人


甚麼事讓包公跑了一整年呢?不過是個派令嘛!哪有這麼麻煩?只是沒想到張大福的倒楣運好像沒隨著他死去而煙消雲散,反而是一路跟上想幫他的人,連包大人都被整得七葷八素。無奈已開金口,包大人只是悔恨,怎麼不答應乾脆給他個正式的,落得為了一旨臨時暫代的派令,得搞上快四百年,如果到時候要扶正,不就得跑上一千年?包大人手裡拿著派令玉牌,心裡可是悔恨不已。


原來啊!包大人本來想著這三位神尊都會待在原地等自己上門,心想地藏菩薩比較好說話,人又慈悲,一定沒問題,可以先過一關。怎料到,他到了佛界冥府,才知道菩薩被邀回西方佛界說法,說是三、五天回來。包大人就想,不就三、五天,不然跑趟東方找東嶽大帝再回來可麻煩了。如果先上天庭,一定會被玉帝垂詢是否經過東、西二位神尊同意。唉!這一世英明的包大人就待了下來,沒想到這…這還真的一時糊塗。


地藏菩薩這一去去了三個多月,原來是西方門眾太過熱情,菩薩慈悲多方停留說法,也不知包大人相候,就耽誤上了時間。


見到菩薩之後,包大人飛快的說了一陣,當然慈悲為懷的菩薩欣然同意,還希望到時能一起送送張大福,見上這個菩薩心腸的傢伙。


真是朝辭菩薩彩雲間,千里東嶽一日還,包大人沿路馬不停蹄趕到東嶽,沒想到又是撲了場空,這東嶽大帝可是前腳剛剛出遊去了。


原本盤古開天闢地以來,東嶽大帝一直都是冥王,後來佛、道合流,人世間的事也複雜了起來。所以,玉帝另外設了十殿閻羅專司其職,東嶽大帝變成了德高望重的空頭冥王。不過,東嶽大帝可樂得清閒,一會兒西天拜見王母娘娘,一下子東海面見東宮龍王,不然就去南海竹林聽大士說法,好不快活。


這下東嶽大帝還真去南海了,包大人一聽可不能再糊塗一時,趕忙追去南海;不料,東獄大帝動作硬是比他快,已經離開竹林去了龍宮;包公趕忙駕起七彩仙雲一路趕去,誰料到一腳踏進龍宮,就聽說東嶽大帝去了西天。包大人可真正變成沿路包打聽,總是和東嶽大帝擦身而過,不停追趕跑跳碰,就是見不上一面。在那六個月之後,包大人打算放棄了,只好回東嶽守株待兔,等大帝回府。就這麼巧,裝個糊塗一下子,運氣就來了。東嶽大帝早聽說包大人到處找他,已經回府等候,都候著十幾天了。


拿了東嶽大帝勑令,包大人不敢再耽擱,立刻趕往天庭面聖。本以為霉運走盡,一到南天門就聽說,王母娘娘萬載壽誕,玉帝親臨祝賀,不在天庭。包大人這下萎然而坐,官帽也戴的東倒西歪,徒呼負負。忽然靈機一動:「不過是臨時派令,值日星君就能解決,何必等玉帝親臨?」就趕忙請天蓬元帥前去通報。


不料值日星君輪到功國神靈關聖帝君,包大人這下面色更是黑到發亮:「唉!乖是張大福好運多磨,遇上關聖帝爺,只能秉公辦理,怎能法外通情?」果不其然,包大人還沒說完,關聖帝爺就霍然站起:「包大王,這事本座本來可已允諾,但此張大福殺害一百多條人命,觸犯天條,雖有上帝公、地藏王和東嶽大帝恩准,可也得稟明玉帝,才能定奪,本座可不能私下擔起此一責任。」


包大人心中暗哼:「當年,關老爺放走曹操,那就擔得起?」不過,終究關老爺神威顯赫,而且事關重大,無關無係,怎好讓關老爺背黑鍋?包大人只好在南天門附近的廂房等候。


怎知玉帝一去,被西母多留了幾日,一轉眼又三個月過去,才姍姍回宮,包大人滿腹心酸,也只能忍在肚子裡,趕緊拿了派令玉旨,立刻打道回地府。


包大人回地府的這天,張大福依舊在後堂練功,沒想到前堂殿外亂哄哄,還好似有女孩尖叫聲。這張大福忍不住好奇心,偷偷跑到前堂邊上偷看。


原來是個女孩子披頭散髮,被牛頭從後頭抱起,還依然掙扎不已,整個跳了起來,兩腳丫子還在空中晃蕩晃蕩著。一旁的馬面似乎被咬了左手,右手不斷搓揉著,也不敢靠過來。只聽那女孩大鬧,哭喊著:「我不要投胎!我不要投胎!」


秦廣王的驚堂木已經拍到和女孩的哭喊同個步調,那還真是琴瑟和鳴啊!喔!不!是鑼鼓喧天?反正就是一團亂。


忽然一聲「大膽!誰敢咆嘯閻羅殿?」發自殿外,殿內反而一下子就鴉雀無聲,連女孩都停止了掙扎,讓牛頭乖乖抱住。


秦廣王還沒開口,崔判官可是一馬當先就迎上前去:「包大王,您可回來了!」


包大人一身塵僕從外殿晃了進來,身邊不見王朝、馬漢四衛,反而是公孫先生和展昭隨伺兩旁。


包大人站在殿外就開口:「又是怎麼回事?怎麼讓亡魂咆嘯公堂?」


秦廣王支支吾吾,扭扭捏捏,不知從何說起。崔判可沒甚麼顧忌,就朗聲說:「大王,又是一個陽壽未盡,被誤拘了回來。」


包大人一聽大怒,一年的怨氣立刻發了出來:「怎麼又來一個?前個折騰老夫還不夠嗎?」


崔判一聽大喜,心底認為一定是張大福的事搞砸了,連忙笑臉的說:「大王請息怒,這葉家小女子本來應當享壽七十,不過,因為私自偷渡黑水溝時遇到風浪,一年前不到十八就嗚呼哀哉。因為茫茫大海,拘魂不易,直到今日才由東海龍宮通報拘提到案。不過肉身經過人間四百年,已不知去向。秦廣王慈悲依例發回轉世,不料這小女子不識好歹,說是得報過恩,不然她寧下地獄也不投胎。」


「哦?」包大人見多識廣,知是必有內情,匆匆走上殿上安座,秦廣王避坐一旁,展昭和公孫策則堂下兩旁站立定位。


「放開她!」包大人一下令,牛頭立刻鬆了手,小姑娘一見是傳說中的包青天、包大人,立刻撲倒在地,頭如搗蒜,拼命磕頭,額頭都磕出血來。口中不停念念有詞:「民女葉如菲請包大人作主…請包大人作主…。」牛頭馬面一班鬼差,冤魂喊冤見得多了,倒沒見過這種瘋狂的情況,想必是有重大冤情,也紛紛忍不住暗自拭淚。


「起來答話!有甚麼冤屈?要本官作主,起來答話。」包大人還真忘了自己已經是十殿閻羅之首,竟恢復當年開封府衙裡問案的氣勢,一時之間,閻羅殿裡還真鴉雀無聲,只等著天大的案情水落石出。


不料,堂下女子頭也不抬,伏在地上,一直叩頭:「沒有冤屈…沒有冤屈…。」這下閻羅殿可炸了鍋,牛頭馬面一干鬼差四下議論紛紛。連秦廣王和崔判也面面相覷,不過倒鬆了口氣,自己沒有冤枉她。


驚堂木一下,閻羅殿才安靜下來。包大人又再度開口:「沒有冤屈,妳要本官作甚麼主?…抬頭說話!」


這下女孩才停止了瘋狂磕頭,把披頭散髮往兩旁一撥,抬起頭,露出清秀的臉龐,只不過額頭上的血印子真是嚇人,血流滿面,也看不出有多漂亮,只看到出奇靈巧的眼珠子轉啊轉,應該是個大眼睛的小美人吧!


「啟稟大人,小女子葉如菲乃福州白馬河人士,世代擺渡為生,隆武年間,天下大亂,官府自顧不暇,一名地方惡霸名喚王飛虎看上小女子,要搶娶小菲為妻,還殺了我爹、我娘和小弟,幸好有位壯士路過,殺了王飛虎,救了小女子。有道是知恩圖報,即使小女子未讀詩書,也是知道這個道理。只是剛剛閻王爺要我去投胎,那投胎就得喝下孟婆湯,忘了前世種種。小女子大恩未報,怎麼能忘了恩人的大恩大德呢!所以請包大人作主,小女子不要投胎。」


「嗯!感恩圖報也不是甚麼壞事,那我作主幫你的恩人加個廿年壽命,你覺得算不算報恩呢?這樣,你願意去投胎嗎?」


小女孩一愣、臉一紅,心裡的秘密怎敢說出口,還好這閻王殿陰森詭異,眾人倒看不出她臉紅心跳。於是她鼓起勇氣,但又聲如細蚊的道:「感謝包大人,那可不可以讓小女子投胎到這位壯士家中為奴為僕,伺候他老人家一輩子?」女孩抬頭恰好瞧見包大人目光如炬,一時害怕,但是又擔心機會一縱即逝,連忙又改口說:「做牛做馬也可以,我希望能親身報恩。」


包大人一世英明,怎看不出這小女子春心蕩漾,一副要以身相許的樣子。包公心裡默想:「雖然管太寬了點,不過這救命之恩、又幫忙報了全家之仇,不也了卻人世間一樁冤孽,以身相許又有何不可,這回就搶了月老的生意做做,待會給月老送盒月餅,不就了結了!月老很好說話的。」


心中定下主意,包大人遂開口:「葉如菲,本官就圓了妳和那壯士的緣分,扮起月老,讓你們當對同床共枕的夫妻,妳看如何?」


這小女孩心喜若狂,馬上又點頭如搗蒜:「謝謝大人、謝謝大人…。」不過這次,葉如菲可不敢磕頭了,倒不是不夠誠意,而是怕額頭傷口太大,萬一留個疤,未來相公看不上眼,錯過了千載難逢的機遇,那可如何是好?


看到女孩這麼高興,整個閻羅殿好似也不大陰森,牛頭馬面那班鬼差看來也像可愛動物區的可愛動物…。


「那…,葉如菲,那位壯士叫甚麼名字?」包公欣喜當一回月老,慈眉善目的問著。


「張大福!」話才說完,椅上的全跌了半截,連帽子都歪了。站著的,除了展昭和公孫策搞不清楚狀況之外,其他一班鬼差全跌了亂七八糟,槍戟棍棒也散了一地。後面偷聽的主角,也撲通地從台上掉了出來,一路滾下台階,跌坐在殿下。


「相公!」葉如菲這叫了一聲,連椅上的都滾了下來,地上的則趴著不敢動了。展昭和公孫先生也面面相覷,張大口,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回頭望向半身跌坐一半桌下的包大人,齊喊了聲:「大人…!」。


大人?大人這下可苦了!可能得當回食言的小人啊!


這張大福可要返陽享人間香火,怎能又大動情慾,破壞修行呢?包大人正開口道:「這剛剛講的不…。」這不字才出口,眼看小女孩眼眶一紅,珠淚馬上又要滾滾而下。


包大人心頭一軟又轉念一想:「罷了…罷了!凡間還有土地公娶親的習俗呢!先打發這對冤家上去凡間待個十年、八年,到時要娶、要嫁隨他去,反正土地婆也沒有派令,不用折騰我老半年,這小女子還有陽壽五十載,就姑且睜一眼,閉隻眼,等到暫代時間一到,再和上帝公再商量該如何是好。不然留這對麻煩在地府,我不知道要忙到猴年馬月才能清閒。」


包大人心念已決,坐好身子,順勢轉口道:「那剛剛講的投胎不算,而是要恭喜妳當個現成的土地夫人啦!這位張大福壯士正要返回陽間,享人間香火,當個鎮守一方的土地爺。妳剛好也來團聚,這真是好緣分,好啦!讓崔判官開個引條,送張氏夫婦上路啦!」


當事人張大福莫名其妙的被人許了終身,卻連開口發言的勇氣都沒有,望了望滿頭是血的小女孩,也不忍說甚麼,只好逆來順受接受這個完全沒有印象的黃毛丫頭。


秦廣王和崔判官跌坐在地上聽得目瞪口呆,一干鬼差也愣著趴著不動,展昭和公孫先生雖然不知道前因後果,但是大人開口了,只好招呼著眾人辦差去。


就在秦廣王殿恢復生機,大家都動起來的此時,卻傳來一陣梵音充滿著大殿,一片祥和,彷彿也是祝這對小夫妻百年…不…十年好合。梵音中傳來一句「我佛慈悲!」原來是地藏王菩薩依約來到。


地藏菩薩看著一臉莫名其妙卻傻頭傻腦的張大福,越看是越歡喜,聽到鬼差們七嘴八舌的說到這葉如菲這段姻緣,對小姑娘也另眼看待。


想起前世也曾化作女身弘法,不由得對這小女孩又憐又愛,地藏菩薩拉起小姑娘的手,到一邊去細細交代一些瑣事,更順手把手上的一顆明珠交到小女孩手上,說道:「這是我地藏法門的轉世明珠,有降妖伏魔之功、修煉成佛之效,你沒有修行,前去享受人間香火會承受不起,拿著這顆明珠,雖不能馬上有甚麼道行,至少不會有飢寒飽暖之感,不用再進凡間俗食,明珠更會慢慢增強妳的仙體佛骨。但要切記,可不能一開始就妄想當個土地夫人跑上供桌供受香火,這樣妳會魂飛魄散的。你未來的相公現在也不過是頂替暫代,你就等十年時光,等他真除正式之後,再過門當個土地夫人吧!」菩薩不懂道家法門,還以為道家神仙都是可以婚配,就隨口一說。讓小妮子心花怒放,簡直樂開懷,偷偷瞄了未來夫君一眼,滿臉羞紅,還真有新嫁娘的態勢。


菩薩看葉如菲滿臉是血,心裡好不心疼,順手一揮,僧袍袖子掩過葉如菲的臉龐,血跡不僅不見了,連傷口都沒留下,皮膚跟生前原來一樣光滑。菩薩懂得女人心思,隨手空中一摘,手中多了面鏡子,遞到葉如菲面前。葉如菲更是一陣狂喜,趕忙整理一頭亂髮。菩薩不等她動手,又一舉手,袖過頭頂,髮髻已經捲好,連髮簪都插好。


看到張大福眼裡,真覺得是大神通!沒料到葉如菲以為張大福在看自己,羞得抬不起頭來,細細聲的對菩薩說:「菩薩您弄錯了,小菲還沒過門呢!這是已婚婦女的頭髮。」


菩薩小小聲的笑著:「對對…」,好像也怕被張大福聽見兩個女孩家的小秘密。再伸手一拂,葉如菲的頭髮就變成秀髮披肩,後頭挽了未婚女子兩個小髻。彎彎的月眉,恰如其分的掛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上頭,唇紅齒白,加上兩頰羞紅,說有多動人就有多動人。加上一身白衣,人家說「女要俏一身孝」,端是葉如菲現在這個樣子。


不要說張大福了,連牛頭馬面這些道行淺的鬼差都看傻了眼。


菩薩擔心小菲興奮過頭了,再度交代香火和過門的時間,葉如菲當然滿口答應。菩薩又擔憂小菲是隨口答應,沒聽入到心裡,於是暗中下了佛咒保護小菲,萬一她跑上案桌,有個幾分佛光加持,也不至於魂飛魄散。菩薩還看出小菲另有一番磨難,於是再加重了保護她的咒語。


但這菩薩豈知葉如菲心裡所想的心思,那小菲可不是興奮過頭,而是感謝老天眷顧,給她飛來這麼個福分,不僅心想事成,未來良人還是個土地爺,哪還敢癡心妄想甚麼享受人間香火,因此才毫不猶豫地滿口答應:「謝謝菩薩!那我就先跟在相公旁邊,當個小丫鬟吧!」


生前不能翻身,死後時來運轉,這對張大福一生還真是莫大的諷刺。就這樣,人生一直顛簸不斷的張大福,死後不僅能當個小神,還莫名飛來艷福,先來個十年丫鬟,之後還多了個萬世夫人!


一切太幸福了,讓張大福心裡有些不安,也不習慣,心道:「菩薩祝福的萬世姻緣,真能萬事如意嗎?不求事事如意,但求一切平安。」張大福在心裡默禱著。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