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是我的錯覺嗎?剛剛我把阿寶拖出逃生艇的時候,我就感覺到阿寶輕很多,現在我大概已經背他走了二、三公里路,我還是不覺得累。會不會是這個星球的重力比R27小很多呢?我聽我爸說過,地球的重力好像只有R270.8倍。或許這真的是地球也說不定?只是…地球也太荒涼了?我走了這麼遠,竟然都沒看到一戶人家?還有…爸不是說地球的野生植物都死光了,怎麼我一路走來,有這麼多樹林和草叢啊?難道地球總部已經找到復育的方法?不對啊!民政長官不是說太陽的輻射要摧毀地球了?難道…。

 

咦?前面有個人影,快點趕上去!

 

呼呼…,雖然阿寶變輕了,不過跑起來還是很喘耶!這個人還真奇怪,怎麼穿著草衣草帽?難到地球的資源真的已經耗盡到連人造布料都做不出來,而且科技退步到這種地步?

 

「喂!前面的大叔等等啊!」我可使盡吃奶力大喊著,不過喊了好幾聲,他才停下腳步,讓我追上來。

 

「呼呼…,大叔,請問你知道臥龍基地怎麼走嗎?」

 

「甚麼?你得大聲點!我耳背啊!」從他的嘴型,我發現要不是我裝了翻譯機,我看我鐵定聽不懂這個老人家說甚麼。咦?翻譯機收訊這麼好?表示珍寶號還在星球軌道上運行,或許以後還用的到珍寶號的資料庫喔!

 

這個老人推著一台空空沒載貨的獨輪車,這可是我只在資料庫看過的老古董呢!想不到竟然讓我看到這種活化石,改天一定要跟阿雲好好炫耀一番。

 

哇!還頭戴草帽、腳蹬草鞋呢!這可不得了!他全身上下都可以進博物館了。

 

「大叔,請問你知道臥龍基地怎麼走嗎?」驚訝之餘,我還是趕快把路問一問,等等再看能不能跟他買這身行頭,這可值錢了!

 

「你說臥龍居啊?」老人一邊豎起手掌放在耳邊,一邊對我大聲吼著!我看我也得吼回去他才聽得見!

 

「不是臥龍居,是臥龍基地!」還是他們這裡的土話把臥龍基地叫做臥龍居呢?

 

「喔!臥龍居就在你後邊三、四里地的山崗上。」老人好像答非所問,不過,沒關係,應該就是臥龍基地了,因為資料庫說臥龍基地位於一個山丘上,所以應該沒錯了。

 

「謝謝大叔!再麻煩大叔,能不能帶我去呢?剛剛我走幾里地過來都沒有人家,我怕我找不到呢!」除了這個原因,當然是到臥龍基地之後再把他這身行頭買下來啊!還有這台獨輪車!嘻嘻…我可要發了!

 

「這可不行!我剛剛才從那頭的村子送貨回來,我得趕緊回家!我家那口子正在煮飯呢!」老人似乎耳朵靈光了,這次我可沒大聲吼,他卻好像聽得很清楚。

 

「不過呢…。」老人瞇起眼睛來,看著我胸口的徽章,摸摸鬍子說:「你如果可把這塊金子給我,那我就願意帶你去…。」

 

這老傢伙還真會做生意呢!剛剛還裝聾作啞!我這塊徽章雖然是警衛隊的識別章,不是什麼值錢貨,可是也是K金的喔!在地球資源耗盡的當下,應該也值點錢。只是帶個路,這會不會太便宜他啦!

 

「大叔,如果你把你身上的衣服、帽子、草鞋和獨輪車跟我換,再帶個路,那這塊金子就是你的了!」我當然也不能吃虧啊!把古董弄到手,應該就值了吧!

 

「那可不成!獨輪車可是我生財工具,換了,我拿甚麼運貨?還要我這身衣服,我不就光屁股回家?」老頭搖起手來。

 

對了,我再把另一套警衛服跟他換,他應該會同意吧?老人家好像沒看過我身上的人造纖維,猛盯著我身上的衣服看呢!

 

「好!我這裡還有一套上好布料的衣服,這樣能成交吧?」我從阿寶背上的背包拿出備用的警衛服。

 

「二套!」老頭比出二根手指。

 

還真會還價呢!「好吧!」我無奈的只好答應他,把我身上的警衛服脫下來。

 

老先生也飛快的草帽、草衣和草鞋脫下來,指著我的太空靴:「還有鞋子!」

 

唉!只好都給他了。

 

老人身上還有件粗布衣,看來也是個寶,這草衣看來是擋雨的。不過,我不能再換了,身上的內襯可是有溫度調節作用,萬一等等再來個大雨,沒有溫度調節衣,萬一生起病來,誰來照顧阿寶?

 

幸好,老人家也滿意了,沒有要求再換我的襯衣。兩個人互換行頭之後,就往回頭路走去。

 

這草鞋還真難穿,搞得我的腳底很快就起了水泡,還好阿寶放在獨輪車上,加上老人家幫忙推車,所以速度沒有慢多少,很快就經過我們逃生艇迫降的地方。

 

「唉呦!剛剛天打雷,把這裡燒了一大塊呢!世道這麼壞,不知道誰作孽啊!活該該被雷公劈死!」老人望了望救生艇著陸造成的草木焦炭,感嘆的說著。

 

「地球人現在都這麼迷信嗎?還是科技比我們移民者落後這麼多?」心理的疑惑越來越多,但也不敢節外生枝的說出來,以免他把我當成怪物,不肯帶我到臥龍基地,那不就慘了!

 

還好我剛剛稍微劈了一些樹枝把救生艇蓋了起來,他似乎沒有發現它的存在,說完就推著獨輪車繼續往前走。

 

我跟在旁邊幫忙推著獨輪車,也不想多講,以免他突然興起想走過去瞧瞧,那就糟了。

 

又走了一陣,遠遠有個草屋,老人指了指那草屋:「那就是臥龍居了!我走囉!這雙鞋還真不好走,搞得我腳都腫了。我得趕緊回頭走,不然到家都天黑了!小夥子,你自己走過去吧!」說完,他蹲下來把鞋子脫起來,提在手上,頭也不回的往回走。

 

我只好獨自推著獨輪車繼續往前走,少了老頭,這獨輪車還真難推,所以我也沒力氣喊他,心想:趕快推到基地,就能找人幫忙了。只不過真奇怪,這臥龍基地的掩護還真奇怪,怎麼蓋成個草屋呢!

 

好不容易推著車到了草屋前。

 

咦?這還真是個草屋呢!難不成只是基地入口?基地在地下?

 

正當我在草屋的柵欄外,探頭探腦的時候,忽然一個人從草屋的迴廊裡跑出來,邊跑還邊喊著:「阿明!」

 

基地有人認識我?資料這麼快就傳過來了?珍寶號這麼自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