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聯邦的首都海耶克是以第一位跨出太陽系向銀河系探索太空船的名字命名的,而那艘太空船則是紀念自由主義之父佛理德李西‧海耶克,代表著人類擺脫太陽系邁向全新自由的旅程。而這天海耶克星球異常安靜,不復原來自由繁華的熱鬧,因為,海耶克三千四百多年來第一次戒嚴。

 

太空巡警在空盪幽暗的街道上來回穿梭巡邏,一個中年男子趁著兩班巡邏艇交會之後的數秒空檔,閃進一間因為宵禁被要求歇業的酒吧。

 

「你來了」一個男子在黑暗中發出聲音,剛剛關上門的中年男子還沒說話,那個聲音又問了一聲:「情況怎麼樣?」

 

「議長,金哈曼玩得太過火了,他不經審判就逮捕古斯比,引起了陸戰司令阿格西的憤怒,號召了一批聯邦軍人攻進軍事監獄,要救古斯比出來,現在雙方還在交戰中。」中年男子一口氣說完。

 

不露臉的男子仍躲在黑暗中,哼了一聲,繼續說道:「哼!最好讓他們兩敗俱傷,那…總統有什麼反應?」

 

「羅禮士…聯邦主席,沒有他的消息,他好像躲起來了。總統府一片寧靜。」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回答,他不知道他的主子對於聯邦主席有什麼想法,先叫了他的名字,又覺得不妥,再補上稱謂。

 

「這老狐狸,金哈曼一定是聽他的指使才會做這件事,早知道不和他妥協,推金哈曼這個豬去掌握聯邦軍隊。要不是…,唉!現在說這個都太晚了,湯瑪士,你幫我連絡聯邦警備安全部部長韓德森,叫他到榮京的鷹堡見我。」

 

「議長要回議會了嗎?」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回答。

 

「廢話!不然讓古斯比的第二、第三艦隊挾持議會造反嗎?要造反,也得要我回去主持!」幽暗中傳來陰森的咬牙切齒聲。

 

中年男子向黑暗中一鞠躬:「屬下一定把議長的話帶到,完成之後,屬下是跟著韓德森部長一起回榮京嗎?」

 

「不!你繼續待在這裡,靜觀其變。但是如果有機會,給金哈曼多找幾頂罪名戴戴,這樣我才能師出有名。去吧!」說完,就看一個影子站了起來,消失在酒吧的吧台後面的門裡。

 

湯瑪士冷笑一下,低聲的喃喃自語:「看誰是兩敗俱傷?呵呵…。」他低聲又笑了兩下,才轉身開門離開小酒吧。

 

……………………………………………………..

 

金哈曼肥胖的身體在他總司令寬敞的辦公室裡走來走去。鷹勾鼻得醫官羅恩斯現在是他的首席參謀,恭恭敬敬地站在旁邊,看著金哈曼踱步,也不阻止他。只是低著頭,看著地板。

 

金哈曼終於停下來,面向羅恩斯急急的說了句:「羅恩斯,你看妳出的餿主意,什麼把古斯比的餘黨一網打盡,好啦,現在第二艦隊衛德和、莫德凱和第三艦隊萊瑟、凱薩在榮京還沒有挾議會叛變,陸戰之王阿格西倒是在我們海耶克這裡反臉了。以阿格西的號召力,我哪能找到陸戰隊和他對抗?」

 

羅恩斯看來似笑非笑的哈了一聲:「我親愛的總司令,您會認為…我沒有留一手嗎?呵呵…。」平常羅恩斯的笑聲會令一般人都感到不舒服,但是這個時候在金哈曼耳朵裡聽來就像天籟。

 

「快…快…,說說你有什麼辦法?」金哈曼急起來,連汗珠從臉上滴下來,都來不及擦。

 

「我親愛的總司令大人…」羅恩斯一面諂媚得笑著,一方面雙手搓揉起來,一付胸有成竹的樣子,那種神情在別人身上十分唐突,但是在羅恩斯身上是在恰當也不過。「您忘了,我當初要您不要真把古斯比囚禁在阿諾一號軍是監獄了嗎?」

 

「是啊!這樣我們就不能用巨砲亂轟把古斯比和他的亂黨一起打死,現在才會這麼麻煩!」金哈曼一邊搖著他肥碩的大頭,一邊跺腳嘆息,彷彿他好像掉了什麼重要的寶貝。

 

「唉呦!總司令大人,古斯比可大有用處呢!您怎麼能把他亂砲轟死呢!」羅恩斯馬上跟著金哈曼一起搖頭,好像兩個人都吃了搖頭丸。

 

金哈曼停下來,瞪大他那對不會再比針粗一點的瞇瞇眼:「怎麼說?」

 

「唉呦!總司令大人,您以為您是受到主席和議長的寵愛才坐上這個位置嗎?」羅恩斯簡直變成金哈曼的寵妾,講起話來嗲聲嗲氣的。認識他的人,一定會全身起雞皮疙瘩。

 

羅恩斯不等金哈曼反應過來:「他們兩個明爭暗鬥這麼多年,都是在爭取古斯比這個老頑固,要不是出現英明神武的總司令您,他們也不會想到要啟用您來打倒古斯比…。」

 

「這還要你說,古斯比這下不是成為我的階下囚?」金哈曼洋洋得意的挺起胸脯。

 

羅恩斯暗地暗罵了一聲:「豬頭!」隨即恢復他那諂媚得笑容:「呵呵…,可是啊!自古都說,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啊!古斯比一死,總司令您的利用價值也就沒啦…。」羅恩斯話一說完,金哈曼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不發一語的發呆,跟室女戰役剛剛發生時候的驚嚇一樣的表情。

 

羅恩斯暗地裡竊笑:「沒用的傢伙!」

 

金哈曼過了半响,蒼白的臉,脹成紫紅色的嘴唇裡,才慢慢吐出幾個字:「那可怎麼辦?」

 

「嘿嘿…,所以,古斯比是您的護身符呢!」羅恩斯奸笑起來,整個臉更形猥瑣,突出異於常人的鷹勾鼻抖動更厲害了。

 

「哦?那我們該怎麼做?」金哈曼終於恢復正常一點。

 

羅恩斯依然一臉諂媚的樣子,靠近金哈曼耳朵邊大約兩個拳頭的距離,低聲的說:「您是總司令,難道不能下令一名上將,討伐叛逆嗎?」

 

金哈曼一聽完,忍不住大笑起來,全身肥肉抖動的大聲說:「對…對…,我是總司令!」

 

………………………………………………

 

雷林頓實在不能相信,眼前的這個紅髮女孩,自己夢寐以求的達邦第一美麗頭腦,主動的要求要嫁給自己,雖然她的要求是這麼強人所難,但是,他依然心動不已。

 

雷林頓看著低垂著的長睫毛下的藍色眼珠,臉龐還掛著幾滴淚珠,真是讓自己好想一把把她抱住。他伸手希望能夠擦去她的淚痕,女孩偏過頭去,讓雷林頓厚實的手掌只撫過她的紅色長髮。

 

「對不起,我沒辦法看到妳流淚,忍不住想替妳擦掉眼淚…,對不起。」雷林頓看著殷紅的長髮,半遮著默默流淚的美人,他實在不知道還能接什麼話。突然間,雷林頓一拳捶向身旁的桌子,憤怒的說:「曼絲絨,我不要妳用交換條件嫁給我!我要堂堂正正贏得妳的心!妳放心!老元帥的仇,我一定報,教團竟敢通報情報給銀河聯邦,那就是通敵,不用任何條件,我也會做我該做的事!」

 

雷林頓眼睛飄向桌上的兩個立體影像,那是金哈曼和米之羅克的通話,而米之羅克就是教團的情報長。雷林頓頓了頓,又憤慨地說:「我會把這段證據呈給政團首席和政教聯合大議會,讓他們把這個判徒繩之以法!」

 

「不!」淚眼迷離的曼絲絨終於轉頭過來,幾縷紅髮依然遮住她半邊臉龐,久沒開口,她的聲音帶點乾燥的苦澀:「雷林頓,你不能這樣做,這樣只是打草驚蛇,我認為教團一定脫不了干係…。」

 

雷林頓苦笑著,即使天塌下來,他都願意為她扛著,柔情蜜意地柔柔的問:「那麼,我該怎麼做才好?」

 

曼絲絨輕輕的用手抹去一邊的眼淚,順手撥起遮住臉龐的長髮,大眼睛望著雷林頓:「我們還是得結婚,利用這場典禮,把所有軍方的將領都找來,我們要聯合其他將領,逼政團首席和大議會正視教團擁兵自重,私通外敵的事實。一舉剝奪教團的軍事權,這樣,我們才能無後顧之憂…。」

 

「這…,這是兵諫啊!是謀反…。」雷林頓看著一雙堅定的眼神,聲音慢慢弱了下去。

 

兩個人沉默的對望著,雷林頓心裡掙扎著:「的確,如果不用軍事手段,米之羅克的事,一定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但,如果…,唉!搞不好的話,那是內戰啊!怎麼辦…。」

 

外面突然地吵雜人聲,打破了兩人的靜默對峙,突然一個衛兵衝了進來:「將軍,有刺客,請趕快撤離…。」說完一道光束,擊倒了這名衛兵,三個黑人搶進門來。

 

雷林頓一翻身,掏出身上的質子手槍,就地還擊,一槍就射倒帶頭的黑衣人。另外兩個人立刻向兩邊散開,也同時還擊。

 

曼絲絨快速躲到柱子後面,但是她沒帶武器,只好靜靜躲在最安全的死角,但是卻剛好和雷林頓各據一方。

 

雷林頓又擊倒自己這個方向的黑衣人,眼看著只剩下曼絲絨方向對面那名黑衣人而已。雷林頓胸有成竹,連開三槍,把黑衣人也逼在柱子後面。

 

但這個時候,又有五名黑衣人闖了進來,雷林頓心裡暗自叫苦,大吼一聲:「曼絲絨,我掩護妳,妳快過來。」

 

這不叫還好,一叫,黑衣人就發現了曼絲絨的存在,三道光束射向曼絲絨,三道光束射向雷林頓。

 

雷林頓往柱子裡靠了靠,躲開三道光束,曼絲絨也閃過那三道光束。突然一名黑衣人大喊:「女的沒武器,抓住她,上面都要活的!」接著五道光束都向雷林頓射來。

 

雷林頓心叫:「糟了!」但是卻無計可施,只得連忙蹲下,躲在柱子後,躲過五道光束。

 

他眼見著曼絲絨嬌聲一呼,眼看著曼絲絨後腳跟中了一槍。心急如焚,一個箭步想要靠前,又被幾道光束擋了回來。

 

剛剛發話的黑衣人又喊:「用擊昏光束,快!不要纏鬥了!大批警衛要來了。」他話還沒說完,果然外面一大批警衛大呼小叫的和黑衣人的同黨發生近距離交戰。

 

曼絲絨由於腳被擊中,人已經倒了下來,肩膀整個露在外面,所以一名黑衣人很輕鬆的就用光束擊中她。曼絲絨應聲倒地,不知生死,沒有了動靜。

 

雷林頓怒急攻心,大吼一聲,蹲跨出柱子,一槍擊中剛剛發話的男子。但是隨即又是幾道光束向他飛奔過來,讓他只好撲倒在地,才勉強狼狽的躲過致命的數擊。但,危機沒有解除,兩顆圓形的金屬盒子被扔到他眼前。身經百戰的他,當然知道那是手雷,動作反應靈敏的雷林頓,顧不得敵人依然可能擊中他,立刻向左側滾去,閃到牆角。

 

轟的兩聲巨響,一陣閃光之後,接下來是煙霧瀰漫。雷林頓知道中計了,是閃光彈和煙霧彈,這下曼絲絨兇多吉少了。

 

敵我不明,雷林頓也不敢冒險亂動,過了幾分鐘,大批警衛衝進門來,煙霧瀰漫之間,只聽見幾個警衛大喊:「將軍!將軍!」

 

雷林頓從煙霧裡走了出來:「敵人呢?」

 

警衛隊長站上前來:「剛剛五個黑衣人揹著一名女子翻牆逃走了!我們兵力有限,對方還有十幾個人斷後,只好先來援救將軍…。」

 

雷林頓握緊拳頭:「有沒有活口?」

 

隊長立刻反應的回答:「報告!沒有!敵人都身綁自爆的裝置,被俘就自爆,連剛剛斷後的幾個,也是用自爆阻擋我們追擊。」

 

雷林頓咬牙切齒的自言自語:「教團死士黨?」

 

衛隊長繼續說:「報告將軍,剛剛的屍體,沒多久也都自爆了!面目全非,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雷林頓更肯定的喃喃自語:「死了也自爆,不是死士黨,還有誰?」

 

突然雷林頓目露兇光,轉向衛隊長:「給我下令,全軍戒備,準備出擊,把副官給我叫來!就算把天捅個洞,我也要把人給救出來!」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