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會很難說服三位已經擔任了很久教職的老師們,李賽德想破頭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讓赫林一個唱完本來該由他扮演的獨腳戲。就在赫林講完最後一個字,年紀最大的瑪莉蓮站起來:「我參加!當年就是看不慣聯邦政府一波波把學生往戰場送,後來還關閉了許多普通學校,到處設立軍校,這不是我想過的生活…,沒想到,臨老我還得要帶著學生逃亡,我不想沒有受過訓的學生白白送死,我參加…。」

 

緊接著是文釋立,他坐在位子上,用沙啞的聲音開口說:「當年,貪官為了貪圖我家財產和我妻子的美色,趁我出征的時候,姦殺了我太太,沒收了我的家產。我到聯邦政府告狀,竟然被以殺人犯收押。要不是我的長官透過關係協助我逃獄,我根本已經不在人世了。我的命早已經死了,學生是我重生的理由,為他們而戰,我願意…。」

 

漢彌勒想的最久,但是這件事完全得尊重個人意願,沒有人會勉強他,也沒有人會投以期望或責備的眼神。漢彌頓站起來在椅子後面踱步繞圈圈,轉了幾圈,他停下來:「寇格斯是不是有參加?」李賽德搖搖頭:「我們還沒聯絡上,不知道他是否確定會協助我們。」漢彌勒點點頭:「我們還有多少時間?」赫林說:「依據我大伯的情報網的消息,大約還有六個小時…。」漢彌頓再次點點頭:「好!我去見一趟寇格斯,回來,我會告訴你們答案。」大家聽完,不知道該怎麼說,相互看著對方,尤其是李賽德,他十分擔心漢彌頓是和寇格斯有仇,無論結果,都有可能讓他們喪失一支艦隊的支持,但他不知道該怎麼阻止這位過去的同事。

 

黎赫緒往前走了一步,把手搭在李賽德手上,開口說:「我載你去,我的疾風運輸機,能夠在兩個小時來回,你如果要打架,你還有兩個小時,剩下兩個小時,你得把戰艦摸熟!」漢彌勒沒有正面被黎赫緒套出話來,他只說了一句:「一言為定!」這讓李賽德緊張得不得了,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漢彌勒答應把戰艦摸熟,那就願意參加了;憂的是他沒說不去打架,有可能真的和寇格斯發生衝突,這樣得了新戰艦的駕駛,卻少了一支艦隊,這樣划算嗎?

 

隨著漢彌勒大步走出門口,黎赫緒原本搭在李賽德肩上的手,用力按了一下,李賽德看了黎赫緒一眼,只看到黎赫緒做了個「放心」的嘴型。李賽德兩手一攤,表示無可奈何,只能期待黎赫緒能擺平一切。

 

接下來赫林就安排兩位老師登艦去熟悉各項系統,而請李賽德和史奈特到指揮室和瓊斯碰頭。

 

一走進指揮室,瓊斯張大手臂要抱李賽德,李賽德則伸出手要握手,害瓊斯很尷尬的換成握手。瓊斯右手握手,左手也握在上面,用兩手表示他對李賽德的熱烈歡迎。他招呼李賽德和史奈特坐下之後,連忙和兩個人解釋一下家邦的政局情勢:「兩位可能不熟悉家邦的情況,我們也分有三長,但是和聯邦的三長不大一樣…。」雖然李賽德十分熟悉情況,但是他還是很有耐心聽,因為教科書上寫的,和真正權力的運作可能大不相同。瓊斯繼續口沫橫飛的說:「我們的議長,也就是等等會和我們通訊的麥爾斯議長,他是代表家邦統管對外關係和保安力量,也就是你們聯邦講的防衛力量,因為家邦是合眾制,所以各小邦會派代表參與保安議會,所以推舉出來的就是議長,議長下有外事官和保安司令,大概就這樣。另一長叫建長,顧名思義就是建設之長,掌管家邦的相關建設與制度,通常是以跨邦的交通建設和福利制度為主,各邦也會派代表參加建設會議,推舉出來的就是建長,他下面有建設事務官和福利服務官,現在是柯麥隆擔任;另一位是司長,掌管法律,是由各邦法院院長推任,現在是冥王星法院院長王道民擔任;國家元首是由三長輪流擔任一年,各長任期是九年,所以會各輪三次,今年是麥爾斯輪值,明年是王道民輪值,麥爾斯和聯邦關係很好,王道民則出身冥王星,所以也會十分支持我們和聯邦合作抗敵,但是柯麥隆,我不知道他的動向。所以等等賽德兄,一定要好好的描述我們和聯邦合作的未來前程喔!」

 

李賽德滿口答應,他當然知道合作的重要性,但對於李賽德來說,他要的是緊密的聯盟,因為這是對抗灰影的唯一辦法。

 

「指揮官,總部通訊來了!」麗茲大喊著,瓊斯也喊回去:「接進來!」明明指揮室就沒多大,李、史兩人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海瑟這裡的人都習慣要大喊來大喊去呢?

 

海瑟保安部的通訊設備是比較舊款的,雖然剛剛魯達斯有來加裝保密系統,但是就是沒有辦法做成立體影像,只能用上世紀的辦法:大型投影!所以麥爾斯的臉大的不得了。很清楚可以看到他的皺紋、花白的鬢角與棕白兩色夾雜的八字鬍。麥爾斯是個方臉,有著棕色的頭髮和褐色的眼珠子,說起話來聲音低沉,用字顯得老氣,一聽就知道他是老派的人,而且應該是軍人出身。

 

瓊斯敬了禮,介紹李、史二人,隨即由麥爾斯講一些場面話:「太陽系家邦長期以來都在達邦和聯邦的爭鬥中保持中立,而且也盡量開放太空港為自由港,除了自衛性的保安隊之外,並沒有致力於軍事發展;太陽系家邦一向以和平、自由做為建國理念…。」李賽德在底下忍住不偷笑,明明就是因為達邦建國,第一次與聯邦衝突後,為避免刺激達邦,並且和外星族群比較多的星際城邦達成共識,劃出原來太陽系與周邊小星系獨立成太陽系家邦,做為三國之間的緩衝區,哪來什麼建國理念?

 

不過李賽德還是靜靜的聽麥爾斯大吹大擂:「這次,大津自由港無故遭受達邦入侵,還好承蒙聯邦各位相助,使得八萬難民得以逃脫到海瑟,實在感激不盡…。」說完麥爾斯鞠了個躬,但是畫面上只能看到個地中海大禿頭,史奈特不禁偷偷笑了出來。坐在前排的瓊斯回頭瞪了他一眼,完全不復原來對大英雄崇敬的心境,因為現在他內心的英雄已經換成原本他瞧不起的逃兵與窮酸教師。

 

瓊斯在麥爾斯鞠躬完之後,站起來鼓掌,並且完全不覺得尷尬的回頭介紹依然坐在椅子上的李賽德和史奈特:「這位年輕才俊就是李賽德中尉,另一位是史奈特中校,還有一位黎赫緒上尉外出有任務…。」麥爾斯露出笑容:「史奈特上校久仰大名,聽說你是不死之身,幾次冒險犯難,都是身先士卒…。」不知道是不是每個家邦的人都這樣勢利,總是先看官銜。史奈特搖搖手:「我都退伍兩年多了,今天這位李老師才是主角…。」麥爾斯用銳利的眼神看著李賽德,有點不相信他這麼年輕:「中尉,古斯比上將和我通訊過,他希望我跟您配合,不知道您有何指教啊?」瓊斯在旁邊猛向李賽德暗示,怕他又把早上耍弄他的那套尖酸刻薄的話又搬出來玩弄議長。

 

終於輪到李賽德開口了:「議長!」李賽德鞠了個躬,瓊斯鬆了一口氣,還好李賽德沒亂說話。但是下一句,瓊斯就跌坐在地上!

 

「我們這裡沒有一位是現役的聯邦軍官,而且我們也不代表聯邦發言,我甚至是太陽系家邦的公民…。」麥爾斯的眉毛上揚,看出來他已經有點不悅。李賽德當作沒看到,繼續說:「我們都是基於義憤才出手幫忙難民,如果有所冒犯,那我們可以袖手旁觀目前達邦五支艦隊的入侵…。」不只瓊斯,連麥爾斯都嚇到臉色慘白。「五支艦隊…。」瓊斯還復誦了一次。

 

李賽德好像回應瓊斯的復誦,點了點頭,繼續說:「不知道議長有什麼指示?我是太陽系家邦公民,一定赴湯蹈火,但是其他聯邦公民,我就不能替他們決定了…。」

 

麥爾斯臉色由慘白變鐵青,讓史奈特很想笑出來,於是他插了一句:「我們都跟著李老師走!」

 

麥爾斯不愧是精明的政客,深呼吸一口氣,恢復原來臉色,笑了起來:「好!英雄出少年!我們明人不說暗話,李老師你也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有什麼要求?」

 

李賽德認真的說:「太陽系家邦的保安隊的總命令權!」麥爾斯心知肚明,太陽系家邦的總兵力合起來也抵不過達邦現有一半兵力,他一咬牙:「好!我任命你為保安總司令!」李賽德搖搖頭:「我不是要職位,我只要這次戰役當中,兵力的調度權,戰爭結束,命令權就還給你們。」麥爾斯很訝異結論竟然是這樣,他對李賽德多了幾分好感:「雖然我不知道小兄弟你在打什麼算盤,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在達邦撤退之前,你的命令在家邦一定通行無阻,任何保安隊違抗你的命令,一律就地槍決,不用上報!」

 

李賽德笑笑:「我很感激議長的保證,我也相信議長的保證,不過,死的人夠多了,暫時關起來就好,你們之後再放他出來,不需要懲罰他,因為每個人會有不同意見,只是現在我沒辦法開太多會…。」

 

麥爾斯又對李賽德親近幾分:「好!就照李老師的意思,李老師可以隨意處置,我們戰後決不追究。我和瓊斯指揮官交代兩句,可不可以請兩位先去準備準備。」

 

李、史二人知道一下子要獲得信任是很不容易,瓊斯一定是獲得其他尚方寶劍等更高等的命令,所以兩人知趣的離開,前往太空港,看看新戰艦的佈署。

 

兩人離開之後,瓊斯很害怕麥爾斯是要責怪他,立刻說:「屬下知罪!」麥爾斯對瓊斯說:「誰說我要責怪你了!」瓊斯知道自己拍到馬腳,不敢多話,頭低低的等待麥爾斯命令。「幾年前,我遇到一個星相師,他說我會一手提拔一位統一宇宙的統帥,當時我嗤之以鼻,但是現在看來有可能會成真了。你得全力給我保護這位年輕人,如果他有閃失,我會拿你的命陪葬,聽到了沒!」瓊斯不斷點頭,內心是高興得半死:「哇!終於逮到機會可以平步青雲,不用守著這個邊境小補給站了…!」

 

………………………………………..

 

黎赫緒閃了幾次暗號,兩架小型驅逐機飛出碉堡來迎接。寇格斯利用這個衛星改裝的碉堡做為基地,這幾年也養了兩、三支大型艦隊,讓星際家邦和太陽系家邦都不敢小覷。當然,他不敢去惹銀河聯邦,畢竟在這兩國稱為大型艦隊,到了銀河聯邦只能稱為地方保安艦隊。

 

疾風號緩緩的靠著空港機坪的連結道,除非是海盜們的艦艇,一律是不准停到內部機坪裡。漢彌勒一步就跨出機艙,大步往機坪內部走去,黎赫緒來不及關機,就立刻衝了出去。

 

漢彌勒走到機坪裡,看到幾個大漢在抽菸聊天,他大吼一聲:「寇格斯,還不來見我!」幾個小毛賊丟下菸頭,把原本背著槍放下來,慢慢往漢彌勒靠近。黎赫緒剛好衝進來,舉起手掌,連忙說:「我們是來見大帥的…。」可是剛漢彌勒那句連名帶姓的吼叫,已經讓這幾個警衛不可能放下槍來,他們逐漸向漢彌頓靠近,黎赫緒要拉著漢彌頓往回跑,但是他卻不動如山,拉也拉不動。

 

這時空橋一聲大吼:「住手!」一個彪形大漢頂著一頭亂髮從空橋的樓梯跑下來。黎赫緒認為這傢伙一下來一定會痛打漢彌勒一頓,所以黎赫緒死命往回拉,但是漢彌勒還是紋風不動,他心裡想:「早知道找史奈特那傢伙來,陸戰隊力氣大一點。」沒想到結果讓黎赫緒驚嚇到跌了個狗吃屎。

 

那個大漢一跑到漢彌勒前面,就噗通跪下,磕起響頭來,噗通、噗通…,磕到漢彌勒也跪下來扶起那個大漢為止。這個大漢滿頭是血,哭著說:「王子!我終於見到你了!」漢彌勒也哭著說:「寇格斯,你這是何苦?」黎赫緒這時才看清楚真的是寇格斯。

 

寇格斯大哭到連話都說不清楚,黎赫緒勉強才聽清楚。「王子,你失蹤之後,卑職到處找你,遍尋不到你,才在這裡落草為寇,希望有一天,你會從這裡返國,我就能送你回國,彌補我當年的失職。」

 

漢彌勒直說:「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辛苦了、你辛苦了!」黎赫緒沒想到漢彌勒是王子,寇格斯是他的屬下。天啊!這不就是天賜良機?黎赫緒走過去用手搭在漢彌勒肩膀上。

 

漢彌勒發現了黎赫緒走過來,扶寇格斯站起來,對寇格斯說:「這是黎赫緒…。」寇格斯點點頭:「我知道,我剛剛還在敲詐我們的老同學諾曼…。」漢彌勒聽到諾曼的名字很是高興:「哦?他還在當教官嗎?」寇格斯大笑的說:「哪是啊!他現在幹了將軍,是第四艦隊的副司令,可威風的了!」漢彌勒聽了也大笑:「真想看看這傢伙穿將官典禮服的醜樣,一定彆腳死了!哈哈…。」黎赫緒看看錶,實在再敘舊下去,海瑟就會變成灰燼了,他再次把放下來的手,又搭上漢彌勒肩膀,可是他這次得掂腳,因為漢彌勒光是肩膀就高過他兩個頭。

 

漢彌勒不理會黎赫緒,但笑完之後,就面向寇格斯:「寇格斯少校聽令!」寇格斯單腳跪下來,身旁的小毛賊見狀也跪下來。漢彌勒繼續他的命令:「從今天起,寇格斯少校改封為李德斯特王國侍衛軍統帥,官階為中將,身邊隨從依令由寇格斯中將自行任命官階,再造冊呈報,麾下所屬一律改名為李德斯特王國侍衛軍。」寇格斯雙手抱拳:「屬下接令!」漢彌勒接著下令:「李德斯特王國侍衛軍立刻隨本王出發前往海瑟,進行海瑟保衛戰!」寇格斯再次大聲回應:「屬下遵命!」

 

漢彌勒接著把寇格斯扶起來:「這樣會為難你嗎?」寇格斯彎腰抱拳:「不會!為王子殿下肝腦塗地是臣下的榮譽!」漢彌勒又說:「我是以同班同學的身分問你。」寇格斯笑著說:「殿下,我剛剛是跟諾曼鬧著玩的,你也知道,我們以前三個人都愛打打鬧鬧。有好玩的事,我怎麼會放過?而且我剛剛升官升比他大,當然要去淌一次渾水啦!」漢彌勒說:「那就好,我們時間不多了,再四個多小時,阿菲特就打過來了!」寇格斯:「好!那隨殿下立即出發!」站在一旁的黎赫緒,雖然沒人理他,他可是自己開心的不得了,他剛剛可是認識了一位貴族,而且還是王子呢!重點是他不辱使命,把駕駛和援軍都帶了回來!哈哈哈…,黎赫緒心裡笑翻了!

 

…………………………………………………….

 

李賽德和一行人在新戰艦理商議退敵之計,瑪莉蓮說:「如果能擒獲聖阿伯倫,就能逼退達邦…。」文釋立接著說:「對啊!像當年古斯比一樣,叫陸戰隊阿格西用突擊艦撞開阿里納斯的旗艦,逼阿里納斯撤退…。」不放心的曼達夫和魯達斯兩兄弟也上來艦上,曼達夫說:「教團沒有政團那麼好商量,他們隨時都想殉教,都被催眠殉教會得永生,真是夠了!」魯達斯說:「主要是太遠、太深入了,目前沒有任何跳躍飛行能夠越過這麼多艦隊而不被發現。空間會扭曲,就會被偵測到,而且座標也得算好,不然迎頭撞上移動的艦隊,那就是自殺攻擊了!」

 

李賽德終於開口:「我想還是先擊退阿菲特,先打亂他們的佈局,之後再伺機而動,麻煩曼達夫大師再多刺探一些情報,這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這時候李賽德的電子書響了,這次他不避諱就當著大家的面打開電子書,魯達斯很識貨:「那是厚良大師的遺物吧!」李賽德點點頭。這時諾曼從書中出現立體影像,他有點憂慮:「我先告訴大家好消息好了,寇格斯向海瑟出發了,黎赫緒會先到…。」大家終於放下心裡一顆石頭:「看來漢彌勒沒跟寇格斯發生衝突。」

 

接著的消息就糟透了!諾曼繼續說:「金哈曼發現校長自行安排演習,把第二、三艦隊調回榮京,要求他們不能出港,只留我們第四艦隊在邊境警戒,而且沒有命令不准越境!還有啊!古斯比校長也被停職,要求在家等候調查。」大家這時心臟都快停了,那怎辦?

 

諾曼帶了最後一個好消息給了李賽德另外的靈感。諾曼說:「古德林上將奉校長令,給你送了個五百人的特戰隊,能打、能飛,十八般武藝樣樣俱全,是由柯特‧海耶夫少校率領。他們都先退役了,所以沒有問題,只要開任意門來接就好!」

 

這下大家可高興了,因為五個人就能裝配五艘新戰艦,那五百個人,不就能配一百支新艦隊?魯達斯兩手一攤:「我只剩十艘,勉強再兩個艦隊。」李賽德一拍大腿:「可以了!我們利用新艦的隱形技術,把兩支艦隊偷偷藏在阿菲特後方,主力在前方迎戰,等他囂戰的時候,再從後面出現,這樣阿菲特一定以為聯邦大舉進攻,教團撤退了,他自然急著回達邦,那我們就能以最少的犧牲,造成最大的混亂!」大家都覺得真是妙極了,所以趕緊去接特戰隊員,時間剩不到三個小時了。

 

就在李賽德要回到海瑟指揮室的時候,裡面歡聲雷動,李賽德走進去,麗茲就抱著他:「達邦退兵了!和平協定簽訂了!」

 

李賽德莫名其妙,曼達夫從後面追過來,小聲在他後面說:「我的計策生效了!達邦政變,教團正要趕回去平亂!」

 

就這樣,戰鼓莫名其妙平息了!

 

………………………………………..

 

在家邦的首府,李賽德接受了中將的職位和勳章,並且被三長同時任命為使節團團長,隨同李德斯特王國王子返回星際城邦談判,希望能完成人類同盟的第一步。

 

麥爾斯議長對李賽德說:「你說的對,家邦要負起更大的責任來團結人類,應付更大的危機,歷史的新頁就由現在開始改寫!而且由你來執筆!」使節團在歡呼聲中出發,或許銀河啟示錄正要就此展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