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克斯大將,艦隊指揮部要我們準備撤退,登陸艦預計在兩小時抵達…。」一位年輕的軍官慌張的跑進臨時指揮所,向萊克斯報告最新的命令。萊克斯的聲音有點不耐煩:「阿里納斯怎麼會下這種命令?我們只剩一門巨砲還沒掌握而已,難道他不知道掌握巨砲對整個戰局有關鍵性的影響嗎?」小軍官有點為難的回答:「元帥陣亡了,現在是副元帥在指揮…。」萊克斯跌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什麼?阿里納斯…。」小軍官把他知道的訊息講一遍:「元帥在聯邦軍的偷襲下,指揮艦解體了…。」

 

萊克斯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忍住不讓眼淚流下來,這位長者沿路提拔他,還把最重要的任務託付給他…。想到這裡,萊克斯明白他不能在這時候崩潰,隨即從椅子上一躍而起:「離撤退還有多少時間?」年輕的軍官看看手上的計時器:「報告大將,我們還有兩個半小時。」萊克斯點點頭,招呼幕僚一起走出指揮所。

 

萊克斯一馬當先走出指揮所,回頭望向幕僚軍官團,下令:「我們有兩個小時打下這座巨砲,如果我不能說服斯巴特取消撤退的命令,那麼我們還有半小時把六門巨砲摧毀,聽到了沒有?」眾軍官齊聲一句:「明白!」立刻各忙各的去下達指令。

 

萊克斯招手叫特戰官過來,他在地上用手指在沙地上劃出進攻的概略圖:「漢尼瓦,空中偵查隊發現了中央巨砲的後方,在火山口附近有個廢棄的停機坪,範圍不是很遼闊,大約只能空降一百五十個突擊兵,那裡的防守應該很薄弱。在巨砲前方佈署強大的火力吸引守軍的注意,然後趁其不備奪取巨砲,這樣明白了嗎?」特戰官點點頭,隨即離開去佈署。萊克斯從地上站起來,望著遠方的巨砲要塞,心中暗禱著:「阿里納斯,你要保佑我的孤注一擲會成功啊!」

 

………………………………………………………………

 

史奈特不用拿起電子望遠鏡也知道遠方森林的陣陣冒起的陣陣火光代表著士官長傑斯又得手了。對面一號高地的豪斯中尉很開心的用手指比了個三,表示傑斯已經阻擋三次進攻,這的確對於振奮士氣有很大的幫助。但是史奈特知道再來一次的話,傑斯應該就永遠回不來了。

 

這時一個年輕稚嫩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少校,還是你經驗豐富,我們光是用一點點人力就阻擋了達邦的三次攻勢…。」史奈特自然反應的回答:「那是我們陸戰隊才辦得到,我們可是能以一敵百…。」突然史奈特想到甚麼,轉過頭來:「恰比,你怎麼跑來這裡?我不是叫你守住要塞嗎?」恰比搔搔頭:「巨砲裡面我都佈置好了,實在很無聊,所以上來看看有甚麼可以幫忙的…。」史奈特氣急敗壞的打斷他:「巨砲裡面就只有你一個軍官,你一走,不就群龍無首?」史奈特舉起手來,用手背上的呼叫器呼叫傑斯士官長:「傑斯、傑斯,聽到呼叫之後,立刻回防二號高地,我要帶幾個弟兄回巨砲防守…。」不多話的傑斯回了一句「好!」通訊器就寂靜無聲。

 

史奈特很緊張的呼叫預備隊的十幾個陸戰隊弟兄,當他們在整隊的時候,史奈特轉過頭來對著恰比少尉說:「剛剛我們偵察到的火山口降落場,你有加強防衛嗎?」恰比覺得史奈特過分緊張,一派輕鬆的樣子:「少校,你放心,我派了一隊巨砲防空隊,光是防空武器就讓他們不能進雷池一步…。」史奈特搖搖頭:「萬一來的是空降特戰隊呢?防空武器效果很差,防空隊的陸戰能力也很糟…。」這時候恰比知道自己犯了大錯,他把史奈特留給他的陸戰隊員全安排在橋邊,以便做最後的殊死戰。這時恰比的臉色鐵青,連忙問:「長官,那現在怎麼辦?」史奈特連忙用呼叫器聯絡在橋邊的陸戰隊,立刻往火山口出發,然後下令眼前的預備隊也立刻出發,都下令完,他才對恰比說:「現在走吧!希望防空隊能挺住一點時間。原來正面攻擊只是誘敵之計,真正的攻擊應該就在火山口…。」

 

就在史奈特和恰比跑過石橋的時候,巨砲後方的火山口果然出現一股又一股的濃煙,表示戰鬥已經開始了。史奈特和陸戰隊員邁開大步往前跑之前,他轉過頭對恰比說:「守住石橋,萬一不行,就炸橋!」恰比不敢再有意見,停下腳步看著陸戰隊壯碩的身軀消失在山路的階梯上。

 

……………………………………………….

 

雷林頓站在指揮室面如死灰,因為剛剛他才跟副元帥斯巴特大吵一架,所以連曼絲絨悄悄的走到他後面都沒發現。

 

曼絲絨不經意的隨手拍了雷林頓的肩膀,輕聲問道:「怎麼了?」

 

從入軍校以後,雷林頓幾乎都過著苦行僧的日子,軍隊裡面也很少有像曼絲絨這樣令人心動的絕色美女,雷林頓第一次從腳底熱到心窩裡,而且一直爬到頭頂,他不敢回頭讓曼絲絨看到他漲紅的臉,深呼一口氣,假裝鎮定的背著曼絲絨說:「沒甚麼,斯巴特不肯全軍突破,他要我們包圍對方,唉!現在哪還有優勢兵力能包圍對方呢?」

 

曼絲絨輕輕地靠近他的脖子邊,好像吐氣般輕聲說:「老元帥說你能帶我們脫困,你就一定能做到…。」

 

雷林頓能聞到背後飄來的陣陣幽香,整個人覺得快要炸開來了,強忍住自己想要轉身抱住曼絲絨的衝動,他還是淡淡的說:「我算爭取到中央軍的位置,一旦找到空隙,我就全力突圍…。」

 

作戰官的聲音打破了雷林頓內心的掙扎:「司令,聯邦軍拉開戰線,打算包圍我們了…。」雷林頓恢復鎮靜,大喊一聲:「機會來了!全軍突破,把聯邦軍撕成兩半!」這時候,雷林頓終於可以恢復正常臉色轉過頭來對曼絲絨說:「我一定會帶大家突圍!」

 

愛芬號一馬當先火力全開,把聯邦軍的中央部位撕開一個大洞,其餘達邦艦隊就像被吸入這個缺口的漩渦一樣,紛紛像這個洞口集中,強大的光束好像雷雨一樣紛紛落在銀河聯邦的老舊艦艇上,連環的爆炸引發連鎖反應,在原本緊密的隊型上炸開一條廣闊的通路,沒有受損的聯邦艦艇也紛紛向兩側退散,達邦艦隊像是遊行隊伍,穿過兩側聯邦軍的殘骸,繞到聯邦軍的後側,雷克斯最不想看到的情況發生了。

 

……………………………………………………..

 

史奈特在部隊急行軍爬坡的時候,隨著爆炸聲回頭望去,一號高地已經不存在了,火光集中在二號高地,他心裡知道二號高地也快完蛋了,他只能祈禱傑斯士官長能順利退回要塞,而恰比少尉能順利把石橋給炸了。

 

通過飛行場的入口的時候,質子光束已經飛亂的四射,史奈特已經沒有機會多想,一個閃身閃到岩石後面,史奈特拿起質子槍反擊。這時候防空部隊已經傷亡殆盡,第一波支援的陸戰隊已經陷入苦戰,但是達邦特戰隊還是從空中不斷降落,背負著飛行器的特戰隊,能夠在空中進行掃射,對於地面的陸戰隊員十分不利。

 

史奈特看著身邊的隊員紛紛倒下,他下令要所有的倖存者退到入口處,他在等待一個時機,一個反攻的時機,在這個時機來到之前,他要盡量減少傷亡。

 

隨著對戰的光束減少,達邦特戰隊也紛紛從空中降落。但是當最後一個特戰隊員落地的時刻,聯邦陸戰隊在史奈特的帶領之下,大吼一聲從飛行場的進出口殺奔出來。

 

史奈特早已經把戰斧從背上取下來,緊緊握在手上,當最後一個飛行器落在地上,他立刻大吼一聲,和僅存的二十幾個陸戰隊員輪著戰斧劈殺過去,史奈特知道這是最後一搏,假如他不能擋住眼前這七、八十個達邦特戰隊,那麼山下的弟兄們也不會有任何機會擋住他們。

 

史奈特就像剖西瓜一樣,隨手劈倒了三名特戰隊員,接著史奈特高喊:「兄弟們!讓我們為聯邦陸戰隊打最後一戰!」二十幾個陸戰隊員高喊一聲「殺!」把原本認為敵人已經撤退的特戰隊員嚇了一大跳,但是在特戰隊被劈倒十幾個人之後,特戰隊也恢復冷靜,畢竟達邦特戰隊也不是省油的燈,訓練有術的特戰隊員也立刻抽出腰間的戰鬥光刀迎戰!

 

戰鬥光刀是由鈷雷射形成的雷射刀,堅硬的鈦鋼鐵做成的戰斧也不是對手,兩種兵器一接觸,戰斧就應聲折斷。不對,根本沒有聲音,戰斧就斷了。所以一交戰,就有好幾個陸戰隊員連斧帶人被劈成兩段。

 

雖然史奈特來不及提醒兄弟們,大家都已經知道光刀的利害,紛紛發揮自己體能的極限,左躲右閃,還有的人翻起跟斗來,就是不要光刀削過自己身上的任何一部分。

 

史奈特低頭低的有點慢,頭盔立刻被削去一小片,光刀還順勢斜角劃過史奈特鄭個臉,讓史奈特留下一道明顯的血痕,但是他卻能順勢用腿掃倒對方,戰斧也順勢劈向對方的胸膛。鮮血噴滿了史奈特的臉,不過他沒有時間擦拭,他已經感覺後面光刀的勁風,於是他向前一個翻滾,順手拿起剛剛倒地敵人的光刀,往後一刺,正中後面光刀主人的門面。

 

光刀握在手上感覺是輕了點,不過史奈特卻可以兩手用兩把光刀揮舞出一陣光影,讓敵人不敢靠近。其他弟兄也趕緊學史奈特的做法,抽出躺在地上兩個敵人的兩把光刀,揮舞成一片光影。結果現在變成一場詭異的對峙,十幾個光影形成一個小圓圈,而達邦特戰隊則在外面圍成一圈,尋找空隙。

 

一個特戰隊員趁機拿起垂掛在身上質子槍,打算用質子光束打破僵局,史奈特眼睛尖看到了,順手一刀劈過去,質子槍和特戰隊員從中央剖開,炙熱的光刀讓血都來不及噴出一滴,屍體就應聲倒下。接下來就沒有人敢動手去拿質子槍,而是用光刀保護著自己的前胸。

 

情況就這樣繼續對峙著…。

 

……………………………………………………….

 

曼尼不顧諾曼中校的反對,決定自己率領空降隊支援火山口空降場,他在躍入空中的剎那轉頭對諾曼中校大叫:「教官!大場面留給你,小場面交給我啦!」隨後即翻身躍入雲端當中。

 

銀河聯邦的空降部隊和達邦運用個人飛行器的方式不同,聯邦軍的空降裝備是一身像蝙蝠一樣的空降裝,雖然也有動力,但是降落還是靠張開蝠翼增加阻力的方式,雖然老舊了點,但是卻不會發出任何聲響,對於夜間突襲有很大的幫助。

 

不過現在是大白天,空降裝並沒有辦法達成甚麼奇襲效果。只是當曼尼看到底下五、六十個達邦特戰隊圍著十幾團光影團團轉,他就知道機會來了。透過嘴邊的對講器,曼尼通知一百五十個陸戰隊員用突擊質子槍瞄準達邦特戰隊員,曼尼要求大家務必一槍斃命!

 

「五、四、三、二、一,發射!」隨著曼尼的口令,達邦特戰隊隊員幾乎全部應聲倒地,剩下一個只被射到手臂,光刀掉在地上的傢伙,則被滑翔下來的曼尼直接用戰斧砍掉腦袋。

 

史奈特和他的兄弟們停下舞動光影,把光刀的雷射光收起來,變成一個握柄,好像大家都有志一同發現這玩意兒還蠻好用的,隨手都往腰帶一插,打算帶走當紀念品。

 

史奈特走向曼尼,對曼尼說:「你們怎麼那麼慢啊!我手都快脫臼了!還有啊!如果只來你們百來人,我可要投訴你喔!」史奈特的手下紛紛哈哈大笑,他們已經習慣了史奈特的幽默感。但是曼尼好像不是那麼有幽默感,連忙敬禮:「是!少校,我們的大批部隊已經在森林後方登陸,應該已經切斷達邦裝甲攻擊隊的後路…。」

 

史奈特一拍自己的腦袋,似乎被曼尼提醒了甚麼,一邊指示增援陸戰隊員做警戒,一邊對曼尼說:「你不在乎我的手下代替你指揮吧?我們留下一百人警戒,,我想達邦應該正在撤退。其他人,包括中尉你,都跟我來吧,我們還有事要做。」

 

史奈特招手指揮剩下的人跟他走,接著就一馬當先往山下狂奔。

 

…………………………………………………………………………

 

「大將,漢尼瓦大校失敗了,空中機械偵察鳥已經證實了聯邦的援軍到了…。」年輕的情報官把整個指揮所搞到騷動不堪。

 

萊克斯走到指揮所外面的觀測平台上,光是肉眼就能看到聯邦軍的登陸部隊正在源源不絕的登陸中,而自己手上卻沒有多餘的預備部隊可以投入增援。因為斯巴特的緊急招回雖然被他擋下來,卻沒辦法擋住斯巴特的親信部隊離開。「唉!當初就叫阿里納斯不要接受這樣妥協的命令。主教的安排還不是為了教團著想,想要在慶功宴上分一杯羹,現在失敗了,教團的部隊可是逃得比誰都快…。」萊克斯深深嘆一口氣。

 

即使把五門巨砲的守軍都撤回來,恐怕都無法挽回頹勢。萊克斯知道這時候再不走,大概登陸的入侵部隊都得全軍覆沒了,於是他下令炸毀巨砲,準備撤退。萊克斯不安的轉頭詢問運輸官:「我們有足夠的飛艇可以撤退嗎?」補給官搖搖頭:「教團的部隊帶走了大部分的飛艇和裝備,我們得拋棄一些重裝備才勉強…。」萊克斯搖搖手表示他知道了,內心十分悲苦的阻止運輸官繼續說下去。

 

通訊官這時候跑到面前報告:「大將,雷林頓將軍有短訊到。」萊克斯看著遠方聯邦軍的降落飛艇,冷冷的說:「接過來!」雷林頓的身影在通訊官手中的圓盤上出現:「大將,我是雷林頓,我知道斯巴特把大部分的登陸艦都撤走了,我派了另一組登陸艦來接你們,但是艦隊已經突圍到聯邦軍的後方,所以在你們撤退的時候,可能沒辦法提供支援,你們得透過巨砲的掩護才能脫離戰場…。」萊克斯:「我知道了,謝謝你的好意,不要讓登陸艦來這裡送死了,聯邦軍的援軍已經開始登陸,路耶克衛星已經被聯邦包圍,我只能送一些弟兄們突圍,我打算和巨砲共存亡…。」

 

這時候一個身軀嬌小的倩影在雷林頓魁武的身邊出現:「大將,萬萬不可,元帥要我們突圍回去,以免聯邦趁隙反攻,我們不能沒有大將的支持。」萊克斯看到這個自小看顧長大的小女孩,不禁微笑起來:「曼絲絨,你沒事啊?那就好,那就好…。」曼絲絨沒聽到萊克斯的正面回音,繼續著急地說道:「大將,元帥陣亡了,你算是我唯一的親人,你怎麼能拋下曼絲絨獨自回去和教團周旋呢?」

 

萊克斯聽到這句話,不禁瞪了眼睛:「誰敢動你一根寒毛?」萊克斯有千百個念頭在腦袋轉過一遍:「即使要死,也要替達邦留下未來才死!」萊克斯對曼絲絨說:「好!雷林頓叫登陸艦分別在指揮所和五門巨砲降落,我會讓不能走的傷兵運用巨砲協助我們脫困,我會繞過路耶克恆星,到小行星帶和你們會合,也只有我才能導航大家通過小行星帶,就讓斯巴特去送死吧!」雷林頓在影像那端恭敬的說:「恭候大將蒞臨!」隨即消失在圓盤裡。

 

萊克斯立刻叫通訊官改變命令:「選出敢死隊,和不走不了的傷兵一起負責操作巨砲,掩護艦隊撤離,之後再伺機炸毀巨砲之後緊急撤離!」萊克斯知道自己的命令相互矛盾,但是他真不想拋下任何一個人。

 

………………………………………………..

 

史奈特從山峰跑下來的時候,就不斷看到聯邦的登陸艇一直釋放重裝部隊和達邦的部隊纏鬥。但是他掛心的是原來守備的部隊還剩多少人。

 

衝到要塞的入口,史奈特發現守軍都不在這一層,立刻率領著身邊的這六十幾名陸戰隊員往石橋那一層狂奔。

 

任誰狂奔一大段山路和十層樓下來,即使陸戰隊員也都喘不過氣來。衝到要塞第一層,映入眼簾竟是哀嚎的傷兵,史奈特還想往外衝,但是眼看著大家氣喘吁吁,也只能先從觀測孔往外看,史奈特看到士官長傑斯雖然讓鮮血染紅了背後藍色的軍服,依然操控著質子砲對塞在對岸峽谷中的坦克猛擊發。一旁的恰比正由陸戰隊員急救,他的肚子開了一個大洞。史奈特抓起身旁一把無後座力砲,跑出要塞,直接衝上石橋,一直跑,跑到石橋中央才蹲下來瞄準發射,瞬間幾秒達邦坦克就變成廢鐵塞在峽谷的出口。史奈特甩掉無後座力砲,跑回石橋這一端,他眼睛瞄著跌坐在地上的傑斯,傑斯豎起拇指,表示自己沒有問題。他繼續跑到恰比的身邊,陸戰隊員讓開一個位置,讓史奈比能夠坐下來,急救兵向史奈特使一個眼色,讓他知道恰比已經沒有機會了。

 

「少校!恰比違反你的命令了!」恰比虛弱的說著,史奈特忍住斗大的淚珠讓它們從兩側滑落,而不是直接滴在恰比身上:「少尉,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當少尉的時候往往都是嚇到屁滾尿流。火山口的降落場我們也守住了,你哪裡有違背我的命令呢?援軍到了,你不炸橋也是對的,你要再撐一下,聯邦的醫官馬上就到了,你很快就可以和我在星艦上痛飲威士忌了!」恰比搖搖頭:「長官,我不會喝酒,可不可以改喝牛奶?」史奈特實在忍不住了,眼淚像雨滴一樣落下來:「喝甚麼都行,就是不准給我死!」恰比微笑了一下:「少校,就是這件事,我得違背你的命令了!」說完,恰比瞪大的眼睛,卻說不出任何話來,只剩嚎啕大哭的史奈比的哭聲在山谷裡迴盪…。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