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投稿參加文學PK大賽,而且還是兩岸的喔!我真是頭殼壞去了!不過,輸人不輸陣,還是請大家給我支持加油囉!請到popo原創我的版面幫我衝衝人氣吧!(http://www.popo.tw/books/15093 ,或許要加入會員,麻煩大家隨手幫個忙吧!)

 

這是一篇我開始寫的巨型小說,又是我頭腦壞掉的證明,因為很少人一開始就寫巨型小說,通常都從短篇開始練起。不過在我跟大家分享這件奇遇之後,大家可能就不會覺得奇怪了。

 

話說啊~(有點像說書的喔…呵呵呵)有一次啊,和朋友聊天講到創作的速度,朋友嫌棄我寫書寫得越來越慢,我不好意思的說:「沒辦法啦!書賣得越好,壓力越來越大!這次因為打官司,我看到出版社願意公開給我知道的量,就已經超過原本的兩倍以上。你知道的,這樣壓力就來了,很怕亂寫,給讀者覺得買到爛書的感覺。尤其我寫的算是工具書,有時候需要觀察和求證,並且要力求客觀…,所以就越來越慢了。」朋友笑一笑:「你平常不是挺會唬爛的,乾脆寫小說啦!這樣亂寫也沒關係啦!」我聽到朋友的建議,雖然不是見獵心喜,但是心中倒有個想法:「每次我都擔心書裡面出現的人物會曝光,擔心他們因此受傷害,所以我總得幫他們改個化名,有時候還得替他們換個職業,然後再把我觀察的過程套上來,雖然東修西改,但是明眼人一看,也知道我在講誰。如果我改寫成小說,那麼即使雷同,我也能說純屬虛構。這樣不就皆大歡喜?」這個念頭逐漸在我的心中萌芽,沒多久我就看到日本有一本講管理的小說大為暢銷,所以我就開始打算寫小說。

 

不過,我怕剛開始就寫商業類小說,大家還是會直接聯想我的著作的例子上來。因此,我花了時間研究現在華人社會流行的小說,我發現類似印地安納瓊斯的冒險類小說幾乎沒人寫,而中國的神話故事可是多的不得了。於是我開始規劃了藍鯨冒險世界(旁邊連結),開了另一個部落格,寫「誅國神器」這部小說。我想如果我在別的領域闖出名號,再回過頭來寫商業類小說,應該就不會有太多的聯想了。

 

只是想起來容易寫起來難啊!完全跟我朋友講的是兩回事,有一次我就笑罵他:「什麼隨便幻想寫寫就好,比我寫工具書還難,要先開出故事主軸,設定人物主角,還得規劃劇情路線、環境場景設想,還有人物、景物的描述…難死了!」

 

當我困在只寫了兩篇就寫不下去的狀況下,發生了一件奇妙的事。

 

我記得那天是我的倒楣日,我和我家夫人去看醫生,因為還蠻早的,所以我們就約好要去看電影,因為先看醫生,所以不敢預定門票。沒想到醫生一下子就看完了,趕到電影院竟然客滿了!「什麼日子啊!連非假日的下午都會客滿?」我抱怨的說,夫人安慰我:「沒關係啦!我們看下一場吧!」我點點頭,沒料到售票員馬上接口:「抱歉,沒有下一場囉!這部片下檔了!」「什麼!」連我家夫人都和我同時叫出來,排隊排得半死,遇到客滿就算了,還最後一場?

 

由於其他電影在我們之前瘋狂的利用看醫生的空檔都看過了,所以我們決定去大吃一頓,讓自己開心一下!「吃牛排吧!」夫人很少主動提議,當然我就滿心歡喜的附和,我們挑了一家有著傳統歷史的美式牛排,打算好好打打牙祭,因為天氣有點熱,我們還特別飆小黃去。

 

一進餐廳,我們就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原本高雅的餐廳,竟然不是青少年在聚餐嬉鬧,就是老人家在喝咖啡。我們對於這兩種顧客特別敏感,因為這兩種客人都代表著「便宜沒好貨」的情況!

 

可能是因為太累了,我們放棄我們的「直覺」,還是坐下來點餐,而且還點了一狗票,有沙拉、前菜、牛排,甜點,我們還點了冰淇淋,大概太餓了,或者彌補心態,我們決定把兩個人當成豬來餵。

 

沙拉看來就不大新鮮了,牛排竟然越過前菜就上來了!賣相不佳就算了,我感覺連盤子都有點冷,果然切塊牛排放進嘴裡,竟然是冷的!

 

我把服務生叫來,還驚動了他們值班經理。值班經理說幫我換一盤,讓我稍稍舒服點,還開玩笑地對我家夫人說:「他應該不會微波就送上來吧!」沒想到話才剛說完,值班經理端著「原來」的那盤牛排過來了,我竟然一語成讖,他真的微波一分鐘就端過來!這次真把我惹毛了,我拉著夫人就往外走,一邊跟值班經理說:「妳們真讓我太失望了!」值班經理還一邊追過來:「另一客你們也不要了嗎?」廢話!難道還要讓你們加口水再微波一次嗎?

 

走出門口大約十公尺之後,夫人突然說:「我們喝了可樂、吃了沙拉,沒付錢捏!」我還憤憤不平的說:「都沒要他們付醫藥費了!」等我冷靜下來,我才有點膽怯地問我家夫人:「把妳嚇到了喔?」夫人竟然搖搖頭:「不會啊!這樣好帥喔!是不是以後沒錢付帳都來這招咧!」當然不行啦!我剛剛是氣昏頭,如果沒事就來這招,遲早到警察局吃免費的早午晚餐。

 

走沒兩下,夫人拉拉我的衣服,我問:「怎麼了?肚子痛了嗎?」我以為夫人摸摸肚子是肚子痛。夫人笑出來:「是好餓!」對喔!我氣到都忘了餓。這次我們決定吃中式餐館!

 

走進這家有名的東區名店,氣氛還好,和以前差不多,但是翻開菜單,我的直覺又來了,一些名菜都不見了,取代的都是一些食材不大好的便宜菜。我向服務的阿桑點菜:「來盤烤乳豬.…。」「沒了!」「那烤鴨…。」「賣完了,只剩油雞和叉燒,給你拼盤吧!」心裡雖然不甘願,知道賣剩的部位通常不大好,不是沒肉的部分,就是過油,但是飢腸轆轆,也只好點頭接受。「我還要個狀元及第粥…」「我們不賣了,只剩這幾種粥…。」一看我差點沒昏倒,都是些很平常的粥類…,應該這樣說,就是為了節省成本,用大量訂購的食材做的,但是價錢也沒比較便宜啊!唉!這些服務業真的被製造業教壞了,盲目追求降低成本,提高營收利潤,遲早會自食惡果。

 

夫人也意興闌珊地點了兩樣燒賣類,不復見我倆剛剛一副不要錢大點特點的模樣,因為這些菜色,還真讓人提不起胃口。「我等等想回家吃泡麵…。」夫人小聲的說。好吧!等等只好再飆一次小黃,小黃辛苦了!餐費都拿來慰勞你了!唉!

 

結果我們離開餐廳,正要伸手攔小黃,一輛直達我們家的公車剛好要進站,我問一下夫人:「要坐嗎?」就被夫人拉上車了。上了公車,我還在為倒楣的一天懊惱,突然間,一個概念源源不斷跑進我的腦袋,一個史詩般的科幻故事,和之前苦想冒險小說不同,什麼故事橋段、劇情架構…,長達三十年的故事,連想都不用想就一直跑進我腦袋裡,當然,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這就是「銀河啟示錄」!

 

不蓋大家,這部故事還真是老天送給我的禮物,我連睡覺做夢都跟著故事主角一起悠遊在太空中,只要一發呆,銀河的戰事似乎就在我腦袋開打。更厲害的是,我不用像以前一樣,有靈感必須寫下來,「銀河啟示錄」似乎像烙印一樣,烙在我腦袋裡,人名、模樣,每一句任何角色講的話,我都好像在旁邊親眼目睹一樣。

 

所以顧不得我還在趕書,我還是偷偷寫了下來,寫下來還不行,故事的主角好像不停地催促我發表,所以我就開了部落格發表起來。當然途中我有點擔憂,這種類似銀河英雄傳說(日本作家田中芳樹的名著)的故事是不是退流行了?是不是只是我們這代人的自我感覺良好。還好在空城兄的鼓勵之下,我才能努力把腦袋中的影像一一刻畫下來,可惜的就是我不會畫漫畫,不然一定更有可看性。

 

今天早上也是奇蹟,我平常早上出門一定是沿路打瞌睡,沒想到今天精神特好,一抬頭就看到兩岸文學PK大賽在徵求小說,我就想試試看,看看這部上天給我的禮物是否真能在兩岸高手中脫穎而出,看看這類小說是否能獲得年輕朋友關愛的眼神,解決我內心當中最大的疑惑。

 

因為參加比賽,我也必須向喜歡誅國神器的朋友說聲抱歉,讓我先全力趕完銀河啟示錄第一卷參賽,之後我再陸續完成誅國神器的內容。也希望大家秉持著一貫愛護小弟心,再次支持我一下,到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15093,幫我衝衝人氣!拜託拜託!(好像選舉喔!大家原諒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cro32
  • 哈哈哈~這下子不用等太辛苦了~~老師您就替咱台灣人和中華正統文化出口氣吧!

    昨天去剪頭髮,也挺有趣;一進門已經有四個客人,各自有個阿姨在服務著;我一進去,掌櫃的老奶奶指著僅剩的座位要我坐下;不一會兒,老奶奶喚出她正在作菜的兒子,當下心想,反正便宜,剪差了也無所謂,本來我就不是很重視外表...

    這年紀大概四十出頭的壯漢身上還穿著廚師用的圍兜(上面還有某家麵線店的字樣,應該有在外面開小吃攤吧?),身上有熬煮高湯的味道,拿起電剪居然也毫不含糊,其他四位比我早到的客人都還沒走,我的頭髮已經剃好了。

    戴起眼鏡,隨便瞄了一眼鏡子,「真呆」,我心想。無所謂啦,反正再帥也沒人要。今天一早,索性就改變一下原來習慣的中分頭,結果到了公司,每個人看到我眼神都不太一樣,連買東西的時候小姐都會多看我一眼...

    後來同事告訴我,「你看起來年輕了五歲以上哩~」

    「喔~」我心想,原來平常我看起來老了五歲以上啊.....
    anyway,有時候一點小小的改變,也許會給未來帶來無法想像的變化;就像這突來的靈感....我寫歌有時候也是這樣,那旋律揮之不去,根本就不怕沒錄音....
  • 看來還是等很久喔...呵呵呵!

    黃晁 於 2010/08/07 14: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