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已經沒有人會在指揮室透過透明的窗戶看著戰場,阿里納斯還是保持這個古老的習慣,在指揮塔的上面保留這樣的小房間,而且特意的開了180度的窗景來看看他得意的突擊行動。

 

藍色箭頭標誌的艦隊一一在遠方爆炸,核能內縮再外擴的震撼力,引起了連鎖反應,附近的艦體彷彿被吸進黑洞般受到牽引,來不及加大馬力脫逃的敵艦只能跟著火焰一起被吞噬。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中閃起幾個明亮的亮點。

 

「曼絲絨,你看這景象,好像新行星誕生的模樣,毀滅原來也可以這樣美麗啊!」阿里納斯似乎自言自語的說著。後面站著號稱達邦第一美麗頭腦的曼斯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冰雪聰明的心裡很清楚,這就是狂熱愛上戰爭的人內心的想法,他們總是不會走近看清戰爭的殘酷,而是遠遠的讚頌戰爭的美麗。

 

一個年輕的軍官慌張地從指揮室後方的電梯跑出來,打破了阿里納斯的興致和曼斯絨的厭惡:「報告元帥,我們偵測到銀河聯邦大批的援軍,大約有一百萬艘的大小艦隊,從原本金哈曼撤退的路線靠近。」

 

阿里納斯不改他多年軍人的鎮定,連頭都沒轉過來,優雅地問著:「那金哈曼的十萬艦隊呢?」年輕軍官很慌亂的回答:「應該和這龐大的艦隊合流了,沒有偵測到其他艦隊!」阿里納斯哼了一聲,還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要金哈曼還在,他們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曼斯絨,妳看呢?」

 

曼斯絨聽到自己的名字被老元帥喊了一聲,連忙從思緒中抽離,平靜的回答:「報告元帥,我們沒有接獲任何潛伏聯邦總部密探的回報,我想銀河聯邦應該沒有派出什麼增援部隊,只是他們為了撤退,把艦載機釋放出來的混淆之計吧!」

 

阿里納斯拍拍自己橘色軍服前的整排勳章,下意識地好像告訴自己:自己並非泛泛之輩。開口說:「難怪人家說妳是達邦第一美麗的頭腦,和我這把老骨頭想的一樣。不過,金哈曼這蠢豬能夠想到這招諸葛亮的增灶減兵之計,也算我們低估他了。」

 

曼斯絨有點訝異聽到這個古老智者的名字,不禁對老元帥多了幾分尊敬。在這個年代已經很少人會去研究古代地球上的兵法,雖然達邦以恢復地球文化為己任,但是那不過是個口號罷了。曼斯絨心裡想:「不愧是達邦第一元帥,他的博學恐怕連戰略電腦都趕不上吧!」

 

阿里納斯感覺到曼斯絨的崇拜,刻意想要折服這個年輕氣盛的小丫頭,緩緩的說:「即使是神算如諸葛亮,增灶減兵還是撤退,除非我們遇到孫臏的減灶增兵,否則我們根本不用提防。我猜即使古斯比親自來,也不見得懂得用這招。而且路耶克要塞已經快要落入我們的手上,六門巨砲只剩一門還在抵抗,只要我們瓦解了達魯和耶曼的殘餘艦隊,有了路耶克要塞,銀河聯邦就算傾全力回馬槍,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曼斯絨心裡已經完全被這位老元帥折服,的確目前局勢就是如此,只要達邦握有路耶克要塞,銀河聯邦甬道最多只能開展六萬艘艦隊,也得落入巨砲的火線之中。這也就是為什麼達邦只用六萬艘艦隊突擊的原因了。在路耶克的周遭佈滿小行星群和白矮星,兩個敵對陣營只能用銀河和達邦甬道增援。誰掌握了路耶克,誰就掌握了主控權。

 

曼斯絨轉頭對緊張的年輕軍官嬌喝了一聲:「還不下去,有更新的情報再回報,不要打攪了元帥的休息。」年輕軍官唯唯諾諾地退進電梯裡,阿里納斯毫不為意地繼續看著遠方的明滅亮光。

 

時間似乎沒多久,曼斯絨胸前的呼叫器響起,她任何動作都沒做,只是淡淡的說:「什麼事?」一個聲音在空中響起,就是剛剛那個慌張的年輕人,但是現在聲音充滿驚喜:「報告情報官,正如元帥所料,銀河增援艦隊突然大量減少,應該就是元帥說的什麼減什麼的…。」曼斯絨有點猶豫,時間好像太快了,敵人怎麼會這麼快就露餡?即使金哈曼是有名的低能,但是能想出這招已經是不容易,怎麼馬上又改變了呢?難道他們已經看出來達邦的目標只是路耶克?沒有準備多餘的兵力追擊?大批兵力還在達邦甬道另一頭等待捷報?

 

曼斯絨內心快速地閃過不同的念頭,假設了好幾種狀況,可能比戰術電腦的運作還快。

 

這時,阿里納斯似乎看出曼斯絨的緊張,開口安撫她:「金哈曼老狗玩不出什麼新把戲,問問看艦隊行進方向,就知道他要幹嘛了!應該是夾著尾巴跑回聯邦去找替罪羔羊吧!我看古斯比這次死定了!哈哈哈…。」

 

阿里納斯的笑聲還沒笑完,那個年輕的軍官聲音又轉為緊張:「情報官,銀河艦隊又繼續向我方推進,大約有七十萬艘,不…剩五十萬艘…,疑!剩三十萬艘!」

 

阿里納斯突然笑不出來,他無法像剛剛這麼篤定,但是他還是沒有說話。

 

曼斯絨搶在前面開口問:「路耶克前面頑抗的兩個艦隊現在的動向呢?」年輕軍官沉默了一下,應該是馬上在要數據。過了一會他的聲音又出現:「正在變換隊形,向路耶克要塞靠攏。」曼斯絨心裡暗叫一聲:「糟了!」馬上低頭向阿里納斯小聲地說:「看來他們是真的要增援了,不然這兩個艦隊都剩不到一萬艘,應該會急速撤退,而且主將都陣亡了,還能變換隊形,一定是有更高層的命令。元帥,我們得提防了。」

 

阿里納斯還是很鎮定的說:「只要打下巨砲,這幾艘殘餘之眾就無關緊要了,趕快要求地面部隊,加緊進攻,不過,記得這門主砲一定要完好無缺,因為要塞的自轉是廿八周,接下來的時間,這門主砲都是防衛兩個甬道之間的主力,如果毀了,那麼我們區區這些兵力,可擋不住古斯比的詭計。」曼斯絨堅定的回答是,就趕緊下去指揮室下達指揮命令,只剩阿里納斯繼續凝視著遠方的光亮。

 

………………………………………………..

史奈特站在指揮桌前面聽著負責巨砲要塞的少尉解釋著巨砲的防衛措施,史奈特看著這名叫做恰比的年輕少尉,心裡覺得有點難過:「這身藍色制服裡的身體,應該是個還在和同伴打球嬉鬧或者泡妞的年紀,怎麼會看來跟我這個三十多歲的一樣老成呢?這是好?還是壞?戰爭到底給了我們什麼未來?」

 

「少校!少校!」少尉稚嫩的臉看著史奈特,史奈特這個時候才從憂傷當中回過神來。「少校!我建議我們退回要塞裡面,把橋炸斷,讓深谷下的岩漿做最好的防衛,原本橋前面是一道山谷,這樣敵人正面無法展開,只能容許一台坦克對我們射擊,這樣我們就有比較大的優勢…。」

 

史奈特搖搖手:「這樣不好,現在我們是要拖時間,如果把戰線拉近,即使要塞易守難攻,但是在現在的科技下,那只是時間問題。我們得拉長戰線,讓敵人在每個據點都拖很長時間,這樣我們才有機會等到援軍到來。而且我猜想,對方應該是要奪得巨砲設備,空中攻擊應該不會再加強,只要我們利用地形地物,據點防守,說不定還沒到這座橋,援軍就到了。」

 

聽到援軍即將來到,全場軍士官都難掩興奮之情,只有史奈特心知肚明,說不定總部只是要他們與陣地共存亡,也不要讓巨砲落入敵手。即使援軍真會來,恐怕巨砲的守備部隊也已經是傷亡慘重了。但是,他必須給大家信心,在眼前這個當下,信心是唯一的救命法寶。

 

史奈特重新招手要大家向指揮桌靠攏,桌上立體的呈現著巨砲要塞的地形地貌,史奈特指著巨砲出入口的奧林山脈:「奧林山脈被熔岩河切成兩段,巨砲在裡面這段,大家都知道兩端有這條石橋,另一段則有兩個高地,中間則是峽谷通道,通道大約七百米,出了峽谷就是我剛剛跑過來的森林。所以我們利用森林做第一層埋伏,由士官長傑斯負責,多用地雷、詭雷,叫弟兄們躲在樹上,等敵人都進入陷阱之後,再人工引爆。

 

之後,你們就撤退到這兩個高地,1號高地由總部來的豪斯中尉負責佈置,2號高地我來佈置。巨砲防衛部的恰比少尉則負責山谷爆破、石橋和巨砲的摧毀,還有要塞的防衛措施,恰比少尉,如果你看到敵人的坦克一旦出現在橋頭,毫不猶豫就按下炸彈按鈕。那也代表接下來你剛剛的計劃就要實現了,還有,你就是最高指揮官了!懂了嗎!」看大家神情都十分嚴肅,史奈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幹嘛!你們忘了我是不死的史奈特嗎?我是開玩笑的!哈哈…。」現場當然也隨著笑聲輕鬆了起來。

 

………………………………………….

 

曼斯絨快步的從電梯走向阿曼納斯,她可能太著急了,遠遠就對老元帥的背影喊著:「元帥!元帥!」阿曼納斯大概也沒見過曼斯絨這個樣子,忍不住轉過身來:「曼斯絨,沒想到妳也會失去鎮靜嗎?呵呵…。」年輕的女孩可顧不了老人的嘲笑,還是急忙的說:「看來金哈曼已經失去指揮權了!」老人略顯吃驚的往後座一靠:「哦?有什麼情報嗎?」曼斯絨恢復慢條斯理的樣子:「因為路耶克主星後面出現新的艦隊,所以我猜這是古斯比早就安排好的,金哈曼一定被剝奪指揮權了。」

 

老人搖了搖頭:「怎麼可能,我們花了那麼多工夫孤立古斯比,讓金哈曼掌大權,古斯比哪還有機會做任何安排?我認為那是不知道哪裡闖進來的巡邏艦隊吧!大概只有幾百艘吧?」

 

曼斯絨:「不!目前看來是八萬艘左右。」老人皺了眉頭,低頭想了一下:「沒關係,那個方向的防衛巨砲在我們手裡,不用太擔心,那…地面狀況怎樣?」老人最擔心的還是巨砲的掌握權。

 

曼斯絨也皺了眉頭:「我們遭遇了一些麻煩,銀河聯邦的地面指揮官十分厲害,已經擊退我們三波的攻擊,我在考慮要不要發動空中攻擊。」

 

老人搖了搖頭:「不!一方面我們要完整的要塞,另一方面,如果聯邦真的增援,我們也需要所有的艦載機迎敵。從其他巨砲抽取兵力,加強地面部隊的增援,還有把所有艦載機都召回,補充彈藥、能源。那個地面指揮官是誰呢?我們有情報嗎?」

 

曼斯絨還沒回應,胸前的勳章型對講器又響起那個熟悉的聲音,還是那麼慌張:「情報官,我們又發現小行星群前面出現新的銀河艦隊…。」

 

曼斯絨還沒有任何回話,老人就開始下命令:「準備撤退計劃!」

 

曼斯絨很訝異老人的果決,目前達邦的艦隊幾乎沒有損傷,還有機會奪下要塞,老人竟然就當機立斷,避免未來可能發生的包圍戰。

 

老元帥看出她的疑惑,慢條斯理的說:「我想起來一個人了,這次古斯比安插了一個人進來,叫做彼得‧古德林,他以前是古斯比的先鋒官,能打善守,神出鬼沒,我以前也吃過他的虧。這次硬被古斯比安插為後衛補給司令,我看就是古斯比奪回指揮權的陰謀。金哈曼應該玩完了,古德林應該老早就部屬好,等我們全力應付巨砲的時候,偷偷包圍我們。那我看,增援兵力真的有百萬之多。所以在包圍圈還沒形成之前,準備撤退,全力掩護地面部隊撤回。」

 

突然艦身震動了一下,老人差點跌落椅子,曼斯絨也站不穩跌坐到地上。

 

兩人還沒回過神來,對講器又響了,而且不是慌張是驚恐的聲音:「報告元帥!艦隊側面突然出現六萬艘艦隊,全力向我方側翼攻擊,我們的艦隊來不及調頭…啊…。」又是一個大震動,緊接著是一股暴風從電梯口衝出來…。曼斯絨連想都沒想,直覺撲到老元帥身上保護他的安全。

 

但是衝力太大,兩個人接觸一下就分別向兩個方向滾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