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在戰場旁的野宴,雖然沒有臘八粥,但村民和王紹屏還是吃的賓主盡歡(小咪和阿諾們是吃不得也看得高興)。王紹屏還特別提醒過村長董真,請他提醒大家不要吃得太飽,以免鬧肚子,小毛病醫療槍能搞定,但如果是盲腸炎、腹膜炎或痢疾,那就麻煩大了,嚴重的話得有大型醫療槍或醫療倉才行。雖然特別小心,還是有幾個孩子,控制不住吃太多,鬧了腸胃炎,還好,小型醫療槍還是能搞定小孩。

 

餐後王紹屏又拿出一箱箱肥皂,教大家使用的方法,村民們,尤其是大姑娘、小女孩都很開心地發現,浴室竟然有熱水。廿二世紀中葉的太陽能技術,是連月光都能產生電或熱能,產生熱水僅僅是附帶功能,重點是這個臨時的小村子有了微弱的照明,不是王紹屏小氣,大放光明應該只是引來敵人的覬覦,而沒有其他好處。一盞盞小燈只是方便大家洗澡上廁所,以及走在走廊上有起碼安全感。不過,王紹屏還是小看了在漆黑的郊外,這點點微光還是會帶來點麻煩。

 

晚飯後,董密主動又找上門:「王公子,我聽槍砲聲逐漸消停了,小鬼子應該是入關了(主要戰鬥在下午三點結束),所以我和幾位獵戶講好了,晚上輪流守夜,以免被小鬼子偷襲。」王紹屏一愣,他倒是沒想到可能被日軍搜索到。萬一發生衝突,這裡離山海關很近,日軍如果聞槍聲而來,大批支援,那可就麻煩了。「實力弱小還真是麻煩!」王紹屏在心中不禁暗嘆:「如果讓我建好精密加工場,那怕是一座,都能爆個十幾輛虎王,幾百個機械兵,幾台雷電或地獄貓,這些初級武裝。那我還怕個屁啊!時間不夠,資源不夠啊!得找個地方,好好建立基地,對了!那種遊戲裡面的基地,什麼紅色警戒、英雄連隊、將軍系列,不知道能不能列印出來,隨便一個系列的防禦武器,無論機槍碉堡、機關炮塔、電磁塔、綾光折射塔,都可以秒殺敵人,等等問問小咪能不能搞出來。」

 

董密看王紹屏一副神遊太虛的樣子,向前一步推推他:「王公子,王公子,可以嗎?」

 

王紹屏從幻想中醒過來,連忙搖搖手:「董大哥你們還是好好休息,守夜的事,我來安排,你們主要就是養足精神,最晚,明天黃昏,我們就得趕路,如果精神狀況不好,就不能好好照顧好鄉親們。」

 

「好吧!一切就聽王公子安排。」董密十分信任王紹屏的安排,於是拱拱手告辭。

 

「小咪,我們有什麼武器可以不要發出聲響,能夠殲滅大批敵人的?」還是先解決今天晚上的問題再說吧。

 

「消滅步兵的話,可以用廿一世紀初英國用的L34A19毫米無聲衝鋒鎗或德國用的MP5SD9毫米無聲衝鋒鎗,如果是消滅機械化武裝,德國還有一款阿姆布魯斯特手提式反坦克火箭筒可以選擇。」

 

「現在機器人完成幾具了?有空閒、有資源能做幾把無聲衝鋒槍嗎?如果可以,火箭筒也搞個兩三個,以防萬一。」

 

「現在我們新造了總共卅個先進列印機,所以廿個機器人和先前要求的武器都做好了,現在全力在做卡車,預計明天早上凌晨三點就能完工。多加這些無聲武器,最多耽誤半小時吧。老闆,另外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三把沒回收的火神機槍,我把它們再改裝,運用低火藥加上空氣壓縮原理,一樣低聲響,而且射程已經達到兩千公尺,比原來的設計還多一倍,改用7.92口徑之後,還能通用其他武器的子彈,當作低空高射機槍,新生產的火神砲則是高空射擊,兩者高低配,日軍現有的飛機都逃不過我們的火網。」

 

「好!太棒了!先讓新機器人配上這些無聲武器,在營地一公里範圍外巡邏,阿諾們則在五百公尺內建立三面交叉火力的防禦陣地。把原來還沒回收的火神機槍架上。以防萬一。」

 

「好的!我立刻執行!」小咪立刻調整列印機的工作內容。

 

冬天天色暗的快,村民沒事就洗洗睡了,真的經歷驚心動魄的一天,任誰也累翻了。

 

就在臨時村紛紛熄燈的這個時候(廖添丁還是沒出來,聽不懂的年輕朋友請搜尋吳樂天講古),在山海關的敵樓上有兩個日本人正在南眺遠方。

 

「落合正次郎少佐,天冷了,回去歇息吧!」一名中尉恭敬的向一位少佐行禮說道。「兒玉郎少尉,你看山海關南方的土地有多麼開闊,應該是帝國擁有的福地,而不是由低劣的支那人佔據著,各個軍閥相互勾心鬥角,搞的遍地戰火,民不聊生。如果是我們大日本帝國佔據這塊土地,四萬萬支那人才能得到幸福!」

 

「嗨!少佐說的是!支那人只能被帝國統治,替帝國服務。」兒玉郎中尉立正靠腿微微鞠躬恭敬的回答。

 

「咦?那是什麼?」落合正次郎指著西南方的山坳處。「好像有些火光,可能是支那潰軍在野外野營吧?」兒玉郎抬頭看了一下,再次恭敬行禮回答。「我看不像火光,穩定的光源倒像是我們東京帝都的電燈。」「電燈?支那人用得起電燈嗎?」「你找一個小隊去看看!」「嗨!」

 

野田少尉就是兒玉郎找的倒楣鬼,他集合一個騎兵小隊,前往落合正次郎指示的地方查看。沒有多少里路,騎兵當然一下子就到了那附近的山路口,但在山腳下不能很好看見守備隊隊長落合少佐所講的燈光。於是野田做了一個他一生一定會後悔的一件事(當然他沒有後半生可以後悔,就只能後悔那麼一剎那)。他下令小隊包含他自己50位騎兵,下馬,上山搜尋。

 

193313日是農曆28日,這天的晚上月亮已經有半個大,但即便在這個沒有光害的時代,今天屢有烏雲遮蔽,讓微弱月光無法為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帶來多少光明,距離個三、四米,最多就是看見朦朧的手掌,手指都看不清楚。這個時候搜山,收穫比瞎貓碰上死耗子的機率沒有高太多,但至少野田有長官給的方向,50個人能往同一個方向前進。

 

不過,他們遇上的卻是小咪新生產的機器人,這些被她輸入專業特種軍人程式機器人,不僅能夠上山下海作戰,駕駛各種交通工具,尤其能在各種天候下作戰。即使能見度為零,紅外線外加熱感應的夜視眼(沒看錯,直接是眼,不用帶鏡),讓他們的視力完全不受黑夜、煙霧或風雪的影響。

 

於是當野田覺得不對勁,回頭一看,身邊朦朧的只剩三、五個熟悉的身影。其他人都不見了。「我沒有下令散開啊?難道會走失嗎?」山丘的確不高,但樹叢很茂密,失足或迷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讓野田感到怪怪的地方是:「太靜了!連蟲鳴鳥叫的聲響都沒有!也沒有聽倒有人失足的呼叫聲。」於是野田決定停下來,回頭大聲呼喚同伴,也不管是否違反野戰守則,或驚擾了潛藏的敵人。當野田聚攏剩下五個部下,打算呼叫第三次的時候,一陣「簌、簌、簌…」的聲響從三面傳來。野田和其他人連最喜歡喊的:「敵襲!」都來不及說出口,就眼不閉目的仰面倒下。

 

「老闆、老闆,來襲的敵人已經被殲滅,接下來呢?」王紹屏感覺被推了好幾把,才迷迷糊糊地聽到小咪的聲音。睜開眼一看,志琳姐姐在磁浮卡車附設的寢室床邊微笑著看著他。「志琳姐姐,我好崇拜妳喔!」王紹屏迷迷糊糊一把就抱住志琳姐姐,但卻被冰冷堅硬的軀體嗑醒。「哇!小咪妳的身體做好囉!」王紹屏決心要把複製人身體做出來,這鐵做的機器人真的太硬又太冰了!「嗯!老闆你又做夢囉!快醒醒,現在該怎麼辦啊?」

 

「什麼怎麼辦?」王紹屏還沒完全清醒,小咪倒了杯熱茶給他,把情況再跟他講一遍。「什麼?五十個日本人?那慘了,天亮他們還沒回去的話,恐怕日本人會大規模搜山,甚至出動飛機偵查。快!我們得把村民叫起來,得出發了!對了!卡車好了嗎?」小咪微笑的點點頭:「我多做了幾部列表機,鐵礦又比預期的多,所以提早完成了。現在有廿五輛卡車,機器人我又多做到卅人。加上阿諾們和你、我,我們總共有卅三人。應該夠了。不過,馬又多了50匹,現在有232匹,恐怕我們得找個地方賣掉一些,不然動靜太大。卡車也裝不下。現在一輛道奇卡車連小孩勉強可以塞30個村民,但也要十四輛,剩下十一輛,硬擠,最多只能載66匹馬。還有一百六十六匹得用趕的,我利用村民的土狗狗毛基因改造做了四隻生化牧羊犬,短期訓練幾個小時,應該派得上用場,加上五個新機器人幫忙趕,應該能到秦皇島賣馬。」

 

「大量賣馬會被日本人發現,日本人侵華行動準備很久,到處都有派暗探,即使我們已經把馬的編號、記號用雷射去除,這麼多阿拉伯馬,還是會被發現。」

 

「那怎麼辦?」

 

「我們晝伏夜出,住的離市區遠一點的郊外,有機會的話,每個城市賣幾匹,這樣比較不顯眼。」王紹屏一決定,馬上叫諾一去請村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