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紹屏看向天空臉都黑了(當然沒有旁邊一干黑人的臉黑啦),一台聯合國低空穿梭機正停在他們這些走私交易者的頭上,機頭下方四方形微微發光的雷射廣角面板,表示大面積壟罩的光束武器已經充能完畢,隨時可以開火,讓底下人即刻汽化成碳元素,王紹屏的民用防護裝備在軍用武器面前那是完全不勘一擊。

 

「小咪,你怎麼沒偵測到這麼大台穿梭機?」王紹屏有點抱怨的咕噥著。「老闆,他們是用衛星定位,空間跳躍過來,我怎麼可能偵測到軍用設備?」小咪很委屈聲音黏黏的哭訴著。王紹屏這才反應過來,難怪姑丈只做民間科技走私,而且事先也都要先賄賂相關官員,讓衛星盡量不要穿越交易地點的上空,還要帶著衛星遮蔽器,才敢現身交易。「哎呀!沒經驗啊!沒經驗!我還以為做交易軍火很簡單呢!只顧追求刺激,還以為這是網游呢!這下可能要蹲個十幾年了。」王紹屏垂頭喪氣地想著。

 

這個時候,那名拿著RPG的黑人忽然把武器一揚,火箭就射了出去。「哇!尖端的雷射定位火箭炮,不是老式RPG!但,有效嗎?」王紹屏心中一嘆!

 

轟!穿梭機竟然來不及反應被打個正著,整架穿梭機歪向一邊,雷射武器瞬間無法瞄準。

 

這時所有黑人都舉起隨身武器不斷射擊,連談判老大都拿出手槍朝天空發射。這時王紹屏完全愣住:「這是花生米打大象嗎?」正在感嘆之際,忽然間感覺到身體向後飛去,原來是小咪開啟牽引光束把王紹屏拉向車子。擋風玻璃也開啟並向前放下來,王紹屏從車前窗口被吸進車子裡,一屁股就坐到駕駛座上。「老闆坐好!」小咪說了一聲,安全帶自動從兩邊交叉扣成X型,像某些戰鬥機駕駛艙座椅一樣,把王紹屏牢牢綑在駕駛座上,後車廂也火速關上。車子轟隆一聲,立刻向箭一樣向前飛射出去。

 

王紹屏從後照螢幕上看到穿梭機開火了,一眨眼,黑人和悍馬車都汽化消失成空氣,之後穿梭機隨即尾隨卡車追來。還好這輛卡車被王紹屏改造過,速度並不低於穿梭機,加上先起步,穿梭機還落後在後面大概一千公尺的地方。

 

「前面有個山洞,我們快鑽進去!」王紹屏視力不錯,遠遠就看到左前方一千公尺外小山坡下的山洞,連忙下令。卡車就稍微偏左向山洞直駛而去。

 

卡車一鑽進山洞,穿梭機也跟過來,但洞口太小,只能停在洞口外的半空中,不過穿梭機不死心,一陣雷射光束照射向卡車。只聽小咪驚聲尖叫:「磁浮能力故障!磁浮能力故障!開啟輪狀行駛。」這時卡車迅速伸出輪子,變成十輪大卡,快速向洞內駛去。

 

正當卡車向前駛出五百公尺,另一波雷射光束又快接近。就在這個時候(不是廖添丁出現,請參照吳樂天廣播劇),卡車忽然向下墜落,剛剛好躲過雷射光束的襲擊。

 

「啊~!完了!」雖然被頭頂上閃過的雷射光嚇得不輕,被交叉安全帶捆著的王紹屏,依然能感受到下墬的失重感。

 

不過沒多久,卡車重重一摔,落地之後絲毫沒有停滯的又奔馳出去。前面一陣亮光,卡車衝出山洞,王紹屏來不及做任何反應,左邊忽然聽到一陣轟隆轟隆馬蹄聲,還有一陣亂叫「依哈、依哈…」,接著是「答答滴」響亮的號角聲,緊接著是稀稀落落的槍聲。

 

「這是什麼啊!」一支箭矢飄過擋風玻璃前面,嚇得王紹屏亂叫。「我靠!印地安人!騎兵隊!我是瘋了嗎?還是在玩身蒞實境遊戲?」廿二世紀是已經開發出這種遊戲,但得躺在專門製作像棺材的遊戲倉裡,透過電波觸動全身神經,產生類似實體的幻覺,不可能在一般車上就能感受到。

 

車子繼續高速向前駛,前面三百公尺左右又有一個山洞,王紹屏才發現自己剛剛是橫越一道峽谷的谷底,在兩側山壁間的山洞中穿越而過,而印地安人和騎兵隊則是沿著峽谷狹長谷道追逐,車頭剛進山洞,他就看到後照螢幕(廿二世紀已經沒後照鏡)上出現印地安人快馬衝過去,後面追逐的還真是邊開槍的騎兵隊。

 

駛進山洞沒多遠,失重的感覺又來了,車子又一次往下掉,不一會兒再次重落地。「就不能先說一聲嗎?」王紹屏摸摸自己頭上撞到車頂側邊長出來的包。小咪哀怨的聲音又傳來:「這兩處山洞都很詭異,測量不出長度,也感應不到深度,感應器好像被遮蔽了。」

 

卡車又跑了一會兒,洞口的亮光再度出現。王紹屏這時有了再遇到印地安人的心理準備:「沒想到印地安人移民非洲了,非洲白人也跟他們一起玩角色扮演,還穿美國騎兵隊的戲服。」王紹屏覺得剛剛那是一場電影的場景,自己只是剛好亂入其中。

 

卡車駛出山洞,這次的出口看來是在山上,放眼望去,對面更是綿延的山脈,不過對面山脈上有一堵延綿不絕看不到盡頭的高牆,只要是華人都非常熟悉這個景色。「長城?非洲也蓋這個了嗎?即使現在去中國旅遊要穿生化防護衣,麻煩是麻煩一點,但是會有觀光客來非洲看這種山寨版的嗎?」

 

王紹屏讓小咪放慢車速,慢慢找路下山,想靠近對面山頭上的長城,好好研究一番。忽然間,一陣爆炸聲,前面五百公尺一塊大石頭應聲爆炸,碎石紛紛打到擋風玻璃上。「還好這是防彈的,怎麼石頭還會爆炸?」緊接著咻咻聲作響,前面大概還有一兩公里遠的長城上烈焰衝天,爆炸聲不絕於耳,煙霧四起。「是砲擊秀嗎?剛剛那一發是流彈?定位彈?還是刻意阻止我們的警告彈?畢竟我沒買票!」王紹屏去菲律賓旅遊的時候,看過菲律賓軍火展的表演,多管火箭的爆炸是比眼前的爆炸震撼一點,但比不上這面積大,場景壯觀。「拿山寨長城來轟炸,是哪位非洲酋長這麼大手筆啊?錢多人傻啊,這要收多少門票才收的回來?難道要加上砲擊秀來吸引客人?」

 

小咪把車子編離火炮射程,開到一處類似景觀台樣的台地,雖然樹木茂密,但透過樹間隙縫,卻能更清楚的看到長城轟擊的全貌。「這小山坡半山腰的位置倒不錯,不花錢也能有VIP座位。小咪,我們就停在這裡看完秀吧!」車子就停這座小山半山腰台地的樹叢裡,王紹屏好好的觀賞起來,渾然忘了剛剛那發落在眼前詭異的砲彈,一點也不客氣地當起了逃票的觀眾。

 

砲聲依然不絕於耳,但這時候一陣轟隆的馬蹄聲逐漸靠近,忽然在不遠山腳下的小路上,一大群灰布穿著的軍人,大約一、兩千人,騎著馬快速通過,有的馬馱著兩個人,很多人身上纏著繃帶,看起來十分狼狽。緊接著沒多久一群大概上千名老百姓打扮樣子的難民,扶老攜幼,邊啼哭邊向這座小山蜂擁擠過來。又過沒多久,後面馬蹄聲響起,一群大概百來名身穿土黃色制服的騎兵快速奔馳過來,帶頭的幾騎,還揮舞者看來像武士刀的長刀,對著沿路老百姓左劈右砍,老百姓邊哭叫,邊往兩側山坡上逃去。

 

「這也太逼真了,連血都噴得好逼真!哇!頭…頭…飛起來了!我的媽呀!是誰要看這麼殘忍的秀?」王紹屏忽然覺得有點憤怒了。小咪的聲音柔柔的出現:「老闆,好像是真的殺人耶,因為被殺的人生跡象消失了。」

 

「什麼!是哪個變態非洲酋長!還讓亞洲人殺亞洲人!不是白人才有種族主義嗎?我們什麼時候和非洲人有仇了?難道觀眾是白人?」王紹屏滿頭霧水,喃喃自語。

 

「不行,太變態了,我要救人!」又一顆老百姓的頭顱飛起來,不管對手有多強大,背景多雄厚,王紹屏下定決心的把拳頭舉起來,他要阻止這樣慘絕人寰、反人類的變態表演,即使去聯合國自首走私,他也奮不顧身要告上聯合國。「反人類罪、種族滅絕罪,應該都比我走私嚴重多了,我不信聯合國不讓我將功折罪!」原來在見義勇為的英氣勃發之下,還是有著小人物的小九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