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廿二世紀的磁浮卡車在非洲東大草原快速的飛馳,這種不在磁線軌道上行駛的磁浮卡車並不常見,得運用一種地球缺乏的磁石來製作,做成卡車的形式,非禪罕見,通常是高級越野車或休旅車的選配。

 

一個看起來高中剛畢業的年輕人斜躺在駕駛座裡,在非洲大太陽照射下瞇著眼睛讓車子自動駕駛,一邊用手撥弄,翻閱著浮在空中的立體顯示螢幕,口中碎碎念著:「我操,真不知道這個非洲軍閥怎麼這麼無聊,要這麼先進的3D列印機資料庫裡裝滿廿世紀前期的廢物。我靠!這種虎式坦克速度這麼慢,我光用死光手槍,就能打爆它了吧!這甚麼飛機,F22,還廿世紀後期最優秀戰機,一顆手持反輻射飛彈,就能把它打下來…。難怪姑丈不想做這筆生意,太沒成就感。還好學貫古今的我,收集這些資料,沒花多少時間,一千萬地球幣(大約等同廿世紀中期美金幣值)還是很划算的。」

 

沒錯,這個年輕人是個科技走私者,名字叫做王紹屏,雖然今年才19歲,但是已經是工業管理和工業設計雙料碩士。自從他身為科學家的爸媽一起在星際聯盟所領導未知星空探索冒險任務中,因為太空船意外而喪生後,除了大部分的時間住校,他就和姑姑一家人生活在一起。雖然姑姑一家人對他還不錯,靠著爸媽的遺產和保險撫卹金,他也不缺錢。但卻因為有個做科技走私的姑丈,近墨者黑的情況下,他就愛上這種刺激的交易遊戲。這次他是瞞著姑丈,一個人偷偷出來交易,也是他第一次獨自交易,之前除了念書、打電動的學生生活外,最多只是幫姑丈打打下手。因此,其實他對這個科技走私中的軍火交易市場不是那麼熟悉。

 

非洲是科技走私最危險的市場,因為它是地球唯一僅存走私軍火科技的市場。在廿一世紀中葉人類開始星際移民之後,整個地球的大國都紛紛把資源投向宇宙,地球資源逐漸枯竭之外,世界秩序也逐漸失控,非洲在大國控制消失的真空狀態下,各地軍閥重新崛起,戰亂紛擾。

 

除了非洲以外,世界上其他地區的一些小國家在大國不再關注地球情勢的情況下,只能自行聯合維地持地球秩序,其中王紹屏的故鄉台灣,就是東亞秩序很重要的一環。沒錯,美、中、日忙著在宇宙爭霸,在星際聯盟中合縱連橫,已經沒空管這個小島,但在亞洲,它的科技水準算中上,雖然無法在太空大探索中取得一定地位,卻能再度發揮它在廿世紀中葉所發展出來的超級代工能力,透過替大國星際探索設備代工某些關鍵零件,保持一定的科技優勢。逐漸地在東亞小國聯盟中佔有一席地位。武器禁運是世界各區域小國聯盟重組地球聯合國的目的之一,避免因為缺乏大國相互制衡的地球局勢完全失控,變成新的一輪世界大戰。畢竟小國家顧忌少,大打出手的話,很難說會不會直接毀滅地球。台灣擔任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當然也力主禁止武器禁運。

 

王紹屏不大清楚走私市場的潛規則,他只知道廿一世紀中葉以後的武器很難走私(其實是因為有些材料不產自地球,有了生產線也沒用),管制很嚴格,廿一世紀中葉以前除了核子武器之外,常規武器破壞力小,所以管制比較鬆。因此他就決定冒險賺點零用錢,從他姑父拒絕交易的檔案資料夾裡,把這筆比較大宗的武器交易給偷了出來。(後來他才發現這筆交易還包含生產線以及某些較低技術的民生工業生產線)偷偷聯繫上買家,準備好資料,搭著他自行設計的磁浮低空飛掠卡車,一路通過廣闊海洋的掩護,就來非洲交易了。

 

「小咪,還有多久會到?」

 

志琳姊姊的臉孔出現在浮空螢幕上空,用她甜甜的聲音回答道:「五公里,大約還有二分鐘。」自從王紹屏在歷史網路裡看到一部電影(電影蠻難看的),他就迷上了這位廿一世紀初的名模,於是他把自己微型電腦主機的顯示面貌完全用志琳姐姐的形象來塑造。小咪的電腦代號是他改造前就叫慣了,所以就懶得改了。

 

沒多久,王紹屏就看到幾輛舊式悍馬車停在曠野的一棵大樹下,幾個穿著迷彩服的黑人,拿著老式AK47,斜靠在車上。(嗯,有個拿的是RPG啦。)

 

「小咪,武裝警戒,升起防護罩,防護衣也全功率開啟。」王紹屏是少根筋,但不是完全沒心思的白癡,交易完成前後,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王紹屏走下車,一個黑人沒有拿武器就走過來,譏哩咕嚕、巴拉巴拉的講一大堆非洲話。

 

「嗯!同步翻譯機也打開!」這個時代就是幸福,學甚麼外語?不用!宇宙通隨身同步翻譯機讓你一開口就是對方聽得懂得流利語言,無論他是黑人、白人,還是外星人。(咳、咳…,要星際聯盟有接觸,搞懂的啦!還有,這不是工商服務廣告,只是純粹羨慕。)

 

「麻煩您能再說一次嗎?剛剛沒翻譯到。」王紹屏尷尬地說,「來不及開機,剛說過的就沒翻譯了,所以…不好意思…」(嗯…,加裝錄音回溯功能要多加錢,王紹屏很少和外國人溝通,所以沒加裝。)

 

黑人頭上三條線,(嗯…,其實是看不大出來。)但還是再說一次:「我尊敬的中國朋友,歡迎您來非洲作客。」這次王紹屏是聽懂了,但卻大煞風景的拿出他做學問認真的態度說:「第一,我不是中國人,中國人都上太空了,中國的土地污染很嚴重,我們台灣人也沒辦法開發利用,不能再度佔領中國土地,成為中國人。不過祖先是差不多,你可以稱我為華人;第二,我不認識你,不能算是朋友,當然我也沒打算待很久作客,我只想趕緊交易完就回家。」

 

黑人頭上再度三條線(也是依然看不到啦),勉強笑笑地說:「您這麼認真,帶來的產品一定很可靠。」

 

「那是當然,你看看。」王紹屏讓浮空螢幕飄過來,展示著立體3D資料。

 

黑人點點頭:「嗯嗯…,是我們要的生產線,但是東西在哪?」

 

王紹屏連忙要小咪打開車廂,卡車就像太空梭一樣從中間剖開車廂,露出了三台機器和三個生化機器人。(王紹屏還惡趣的把它們做成廿世紀著名動作片演員兼州長的樣子,誰叫他是著名終結者的粉絲)「這三台3D列印機,就能把這些生產線列印出來,你只要提供足夠的原料,就行了。第一台是高溫列印機,可以採用融化的鋼鐵液,生產你要的鋼鐵製品;第二台是一般列印機,利用塑膠、碳纖維,就能做出任何塑鋼產品;第三台是移動式列印機,原料不限,也能耐高溫,專門做大型物品、建築物…等等。」

 

黑人搖搖頭:「這太先進了,我們不會操作…。」王紹屏舉起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接著說:「我早就想到了,所以另外準備三個生化機器人,你們只要告訴機器人要做甚麼,他們會操作機器。」王紹屏心中偷笑:「貼心吧!這種過時貨,用幾個便宜機器人,就能把價錢拉上去了。全自動新產品一千萬怎麼買的到?」奸商,絕對的奸商,第一次出來做生意(走私),就這麼老奸,絕對是天生的奸商!

 

黑人聽完就很開心地笑起來了:「太好了,您真是設想周到。不過,我們在付款條件也有點變化,我們沒有那麼多地球幣,可不可以用一千公斤的黃金代替?」

 

「什麼?」王紹屏臉都拉下來了,現在的黃金不在是稀有的貴金屬,人家強國都在宇宙發現整顆黃金做的小行星(還是個行星帶!)。黃金現在根本沒那麼值錢,一千公斤,在亞洲最多值百萬。「不行,一千公斤黃金連台機器人都買不到。」王紹屏搖搖頭,拒絕地說道。

 

這時候黑人的臉猙獰了起來(這就看的出來了,黑的效果更好),大聲吼道:「我們的國家在打仗,打仗你知道嗎?我們需要這些生產線!」後面靠在車上幾個原本懶洋洋的黑人也紛紛站直起來,把武器端起來,看來是想動武強搶。

 

「小咪,電他們!」王紹屏不在乎的下令。磁浮卡車的車頭頂伸起一個像雷達網的東西,忽然嗤一聲,放出高壓電流,幾個黑人的頭髮就澎起來,變成廿世紀六零年代流行的爆炸頭,至於臉,本來就黑,也看不出來被電黑的樣子。

 

和王紹屏一直對話的黑人,忽然就倒地。

 

令人驚訝的是他不是昏倒,而是滿地打滾起來。「他是裝電池的嗎?電力有這麼強嗎?反而充滿活力?」王紹屏疑惑的看著滿地滾的黑人。只見他大聲哭叫著:「我不管啦,我不管啦,我要生產線!我要生產線!」(原來是肯德基廣告?這不是肯德基!這不是肯德基!應該是強國官二代吧!)

 

換王紹屏臉上三條線!(這下可看清楚了!)「好吧!我要一萬五千公斤黃金,加上一百公斤鑽石,換一台機器加機器人,這樣可以吧!」非洲應該就產這兩樣吧?王紹屏心裡想著。

 

「成交!」黑人立馬從地上彈起來!揮揮手叫後面的幾個黑人把黃金。鑽石搬出來。一輛老式堆高機,從樹叢後面鑽出來,推著一大疊木箱子。

 

王紹屏有點懊惱:「原來是有預謀的,連堆高機都有,鑽石也準備好了,只是現在都不大值錢啊!勉強回本而已。」不過接下來,他就高興了,黑人選的是高溫列表機,那是最舊的機型,才值十萬左右,加上機器人,應該還是能撈個快兩千萬了吧?只是怎麼把黃金鑽石換成錢,又是另一件頭痛的事,可能得找姑丈幫忙了。

 

「小咪掃描一下,金額對不對?」只見車頭頂一陣藍光閃過,小咪的娃娃音就在耳邊響起:「老闆,數量對了。」接著一陣牽引光束照向木箱,箱子就在黑人們目瞪口呆下,飛向卡車後車廂。

 

「交貨!」王紹屏又下令,這次是機器人啟動,靠近高溫列表機的機器人舉起機器,正要跳下車子。忽然一陣大聲廣播:「下面的人不許動,你們已經違反地球聯合國武器禁運條例,放下武器投降,你們有權保持沉默,可以聘請律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