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續天仙緣之尋劍誅仙 23 小律師


黑面童佬一拋掉仙童,趁著眾神仙還來不及反應,立刻化身一團黑霧往擒住群妖的六丁六甲等天兵天將撲去。


小孩的慘叫,先是驚醒了本來已經陷入半昏迷的圓梵,他恰好正在董世諦落下的落點附近,孫圓梵反手扯起銀鉉棍,用被削尖的棍頭一指,竟勾住世諦的後領,董世諦反手一抓,就抓牢了,身子不再往下墜。


再來是快馬一鞭的龍馬敖驥,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竟把最遠的牛一鳴給接住,駝在背上。


最後是捲簾悟淨一個鯉魚翻身,伸手扣住楊宗保空中亂舞的左手,也把他救了起來。


本來見狀,從白雲裡衝出來兩朵小彩雲,偏藍、偏黃的那兩朵,硬是慢了半拍,只能各自在兩個小男孩背上磨蹭著;而七彩的慶雲則悠哉悠哉在白雲堆旁閒晃,還打了個保嗝,好像在消化般,吐出一個七彩小氣泡。


孫悟空見三小孩都被救了,連忙轉身來追那團黑氣。沒想到,前面朱悟能、豬八戒已經擋住黑霧的去路。


這豬八戒自從取經回來之後,改姓朱,人益發穩重,修為也越來越高,尤其當了老爸之後,更是如此。


這誰要嫁給豬八戒啊?還幫他生小孩?難道他裹脅了高老莊的高小姐嗎?


不是、不是!嫁給豬八戒的是當年他喝醉酒調戲的嫦娥…


旁邊搗藥的月兔仙子…


之一的彩兔仙子啦!


吼!要一口氣講清楚嘛!這樣很嚇人耶!彩兔仙子又是誰呢?


那月宮搗藥的仙兔有好幾隻,其中有一隻全身七彩顏色,而且還會下彩蛋,不過這些特異功能,只讓她被其他得月兔仙子排擠而已。


這也難怪,人家來月事,她卻真下蛋!而且還不只一顆;像雞蛋般大小的彩蛋,下了滿地,吃也吃不得,滾來滾去又怕踩到,讓月宮裡喜愛潔淨的白兔仙子們十分嫌惡。


每年每當三、四月,她要下蛋的時候,就把她趕到當時罕無人跡的美洲大陸去。


結果這歪打誤著,剛好慶祝西方大神兒子復活的西洋人好喜歡這些彩蛋,到處滾彩蛋、撿彩蛋變成他們重要的慶典習俗之一。


那麼這彩兔仙子怎麼又和天蓬元帥湊在一起呢?這得從天蓬元帥還沒被處罰投胎到母豬身上說起。


話說天蓬元帥還沒變成豬頭豬腦之前,可是天庭著名的大帥哥,那風流倜儻可不輸美男子潘安呢!喔!潘安不知道是誰喔?好吧!不輸F4、金城武,這樣瞭了吧?


那時只有美麗仙子圍著他轉,哪需要他自己開口?


那為什麼他會醉酒調戲嫦娥呢?唉!這說來是誤會一場!


本來天蓬元帥相中的就是七彩兔,別人都覺得彩兔仙子怪異,可就這豬八戒…,不,天蓬大帥哥,就愛這味。


三國著名的曹植就說過:「人各有好尚,蘭蓀蕙之芳,眾人之好好,而海畔有逐臭之夫。」意思就是說,一般都喜歡花花草草的香味,可住那海邊的就特愛那海腥味;人家喜歡嘛!我們管得著嘛?


那天他們倆相約好在廣寒宮外頭,吳剛老是伐不斷那顆老桂樹前碰頭。


為什麼約哪?不是會被老吳撞見嗎?


姑且不說天蓬帥哥和老吳很熟,不會去打小報告。主要是因為那天剛好是天庭眾元帥聚餐,老吳和五府千歲的老三吳元帥是本家好兄弟,所以邀了一起去赴約,根本就放假一天,不會傻傻在哪砍木頭,求領悟成仙之道啦。


可惜的是天蓬帥哥人算不如天算,本來想在元帥宴上先溜走,偷偷去約會;誰知一出門就遇到遲到的吳剛,又被拉回來,大罰十幾杯才干休。


可憐彩兔仙子盛裝打扮在冷冷的桂樹旁凍壞了!可能是穿太少,竟然凍暈了過去,直到領柴火的月兔來找吳剛才發現。


嫦娥仙子聽到月兔們大呼小叫,也跑來幫忙。沒想到嫦娥仙子自從吃了靈藥之後,身體輕飄飄的不說,而且還全身乏力;抬不動彩兔仙子就算了,還拐到腳,只能斜躺在桂樹邊,等其他月兔送完彩兔,再回來扶她。


可就這時候,天蓬元帥喝得醉茫茫,腳底踉蹌,一看桂樹邊坐著一個仙子,一時眼迷離,就從後面抱了這腳撲朔、扭到腳的嫦娥仙子。


嫦娥大叫一聲,和趕來的月兔一起大呼色狼!就這麼恰好,天庭巡邏隊、糾察靈官正好巡邏經過,就把醉到胡言亂語的天蓬元帥扭送凌霄寶殿究辦。唉!這才造就了後來豬頭豬腦的豬八戒啊!


豬八戒從此對女性都抱持能欺負就欺負的心態,因為反正不欺負也被當色狼,欺負了也是色魔,那還不如佔到便宜的好。


直到取經回來,看到淚眼婆娑,一直等待的彩兔仙子,不僅不嫌棄他的醜模樣,還是非君莫嫁;這天蓬元帥才決心洗心革面當個好丈夫、好爸爸!


知道原委之後的嫦娥仙子,自願當了大媒人,向玉帝稟告這樁美事;玉帝正煩惱這原來的天蓬大元帥,現兼任觀音大士座前的淨壇使者,道心會不堅定,依然在天庭胡來;一聽有這檔好事,遂給兩人辦了場天庭有史以來最風光的婚禮,不僅道教神仙來的多,連佛教的神佛也來了不少。


後來彩兔給這朱悟能生了七個兒女,分別叫朱重八、朱得戒、朱悟德、朱有能;女孩取名朱彩靈、朱曉兔、朱惜緣。


當了爸爸的八戒可是潛心修鍊,法力從原來卅二變,增長到五十六變,雖然不及師兄悟空從七十二變修鍊到一百零八變,但也非吳下阿蒙。


這會兒他站在黑氣面前,手持太上老君借五方五帝、六丁六甲之力用神冰鐵親自錘鍊,連柄重達五千零四十八斤的九齒釘耙。威風凜凜地喝道:「大膽樹妖,天蓬元帥在此,還不束手就擒?」


說完,釘耙一舉,當面就給黑氣一耙,黑面童佬受此仙耙一擊,立刻變回原來斗蓬老嫗模樣,而且肩上黑血泊泊的流出來。


不待童佬反應,老豬又要一耙;那後邊突然傳來幾聲慘叫,八戒一分神,還沒往後一瞧,那黑面童佬就一掌往豬八戒天靈蓋拍去。


悟空見到危急,催緊了觔斗雲馬力飛撲過來,大喊:「獃子小心!」一棍往黑面童佬後心敲下去。


這獃子可是悟空取經天天喊那豬八戒的綽號,老豬立即反應,釘耙棍身一架一推,耙柄就往童佬腹腰搥下去,和悟空來個師兄弟前後夾擊。黑面童佬吃了兩棍,悶哼兩聲,忍住劇烈疼痛,大喝一聲,再度化為一團黑氣往八戒身後竄去。


豬八戒猛轉身,本來釘耙還要一把耙下去,但卻被眼前景像嚇住了!


黑壓壓一片的妖魔鬼怪圍成半圈,把六丁六甲一干神兵天將的後路給困住了,幾個天兵天將已經受傷,有的還被群妖抓住,而他們擒住的妖魔也被眾多的妖怪救了回去。


孫悟空也注意到了這落於下風的窘境,不去追趕黑面童佬,而是飛到豬八戒身邊,輕聲地說:「悟能,不要力拼,那是上古玄魔陣,我們人太少,衝不過去!發求救信號!」


只見豬八戒從懷裡掏出一把信號槍,這是楊佑心發給各小隊的求救工具,往天空一發,碰一聲,天空閃出連白天都看得很清楚的七彩火花。


黑面童佬已經越過慌亂的天兵天將,回到群妖前頭;一名面容枯槁的黑衣妖魔飄然出陣來迎:「童佬,你受傷了?」


童佬點點頭:「白骨剎,把烏白沉換回來…。」


白骨剎臉上看不出表情,但聲音聽來十分猶豫:「童佬,他和常毓生都不奉您的旨諭…。」


「常毓生死了,紅大王用人之際,凡間的事還得烏白沉坐鎮,不要多說了…。」嘔一聲,無面的臉部竟然能噴出一道黑血。「快…,大批天兵要來了,快…。」又嘔了一次,這次血更黑、更濃…。


「好、好…,來人啊!快把童佬扶下去。」白骨剎一面扶著黑面童佬,一邊回頭叫著人。


兩個小妖把童佬扶到後頭之後,白骨剎才轉過身來朗聲大呼:「你們聽著!我們只要把兄弟換回來,我們就走!數到三,我們就換人!一、…。」


二還數沒出來,豬八戒立刻低聲問了孫悟空:「師兄,我看換人吧!不然,我們逃的掉,那三仙童一定死定了…。」


「嗯!換!」齊天大聖幾乎毫不猶豫,這三個仙童非同小可,他可不能冒險。


三這數字一下,天兵天將就把原本綑住的群妖推出去,而同時眾妖也把手中的人質推了過來。


就在雙方的人質還沒到手的時候,孫悟空的背後突然一大聲尖叫,悟空轉頭一看,竟是那圓梵力竭,手一鬆,銀鉉棒一歪,董世諦重心一不穩,又繼續往下墜落,那啊的一聲尖叫正是董世諦的最後一呼。


孫悟空立刻催足觔斗雲飛奔過去,兩邊沙悟淨和龍馬也各揹著小孩追了下去。


而眾妖趁著天兵天將一時慌亂,竟然大舉撤退,馬上就在山腰邊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孫悟空三人往山谷下直奔,眼看就要抓住董世諦掙扎的雙手,沙悟淨和龍馬卻忽然不自然的煞住,而且還往上反彈了一下。孫悟空則是撐住又往下飛了幾丈,但也好像碰到橡皮球、塑膠袋一般被卡住…。


只見孫悟空的臉被無形的障礙物擠到變形,而身旁卻忽然一球七彩雲朵擦身而過衝了下去,齊天大聖被彩雲一驚,鬆了力氣,才被反彈了起來。


孫悟空輕聲喊了一聲:「祖靈的力場!」只能在半空中,眼睜睜看著董世諦往深不可測的山谷跌落下去,還有…那一小坨七彩雲朵在後頭緊追不捨…。


「走吧!先回學校,這裡太危險了!」孫悟空回到一班天仙旁邊說著。


「師兄,可是那…。」豬八戒先開了口,這也是一干天將想問的。


「沒辦法!那裡可能是祖靈禁地,祖靈結了力場,他們的法術和我們不同,我們破解不了,而且牽扯到原住民的事,還是得由校長做主,我們走吧!」孫悟空一揮手,背起重傷孫圓梵,就要駕雲回歸。


豬八戒又忍不住問了一句:「這麼高,摔下去,肉體一定粉碎…。」


孫悟空搖搖頭嘆了口氣:「唉!就是凡夫肉體才能掉下去啊!你放心吧!我看慶雲追下去了,應該不會有事,回去請校長來要人,應該就沒問題了,走吧!」


這次話一說完,眾仙真的就騰雲駕霧回轉學校,還沒到一半,就眼見二郎神領著三太子等一干神將前來相迎,想必是收到求救信號而來。


豬八戒說了大概,眾仙就回學校等校長、副校長回來發落。


沒多久校長、副校長都回了學校,副校長張大福和華醫生去聊建醫院的事,孫悟空、二郎神先見了包校長。


這見校長、副校長的順序如果倒過來,可能問題還不會搞太大,但可惜的就是先見了包校長!


只見包校長聽完大怒,一拍桌子,大喊:「王朝、馬漢!」辦公室旁邊的小門立刻轉出兩位彪形大漢,正是鐵捕王朝和馬漢,同時喊聲:「卑職在!」



「把孫圓梵推出學校,就地正法!」包大人下了死命令,兩大漢就要出門去逮正在醫務室療傷的孫圓梵。


「閰君,我兒固然有錯,但是否看在老孫多年汗馬功勞的份上,饒了他這次。」齊天大聖此時也得低聲下氣。


「孫行者,我不怪你教兒無方,但這是公事,如果每個仙職都如此不分輕重,那我們怎麼能護著仙童的安全?這事沒得商量!」包公怒氣未消,大聲的回答著。


這話卻把孫悟空也給激怒了,從耳朵裡掏出金箍棒,變大之後握在手中,怒聲道:「包黑子!不要以為老孫怕你!給你面子才低聲叫你聲閰君,我告訴你,誰敢斬我兒,我就跟他拼命!」


二郎神見狀,趕緊拉住孫悟空,也回頭對包大人說:「閰君,圓梵罪不致死,請閰君開恩!」


包大人兩手一揮,背在背後,轉向另一面,依然堅定的說:「沒得商量!」


只見齊天大聖已經揮起金箍棒,正要開始展開大鬧天宮的神威,忽然門口出現四名小孩,其中兩個還虛弱的被另兩個攙扶著。


當中一個病懨懨的小孩虛弱的說:「校長!你不對!」


包大人一聽小孩的聲音,轉過頭來,見是五糊醬當中的楊宗保、牛一鳴、柳畦成、許地平,開口的是龍王三公主的兒子,帶著眼鏡的柳畦成。


「我哪裡不對?」包大人詫異的問著。


二郎神很威嚴的對四個小孩說:「學生不可以對師長無禮!」


包大人揮揮手:「讓他講!」


柳畦成在牛一鳴的攙扶下,虛弱的再開口:「寶島講的是法治,行的是罪刑法定主義!校長!這級長是犯了哪條法律、天條、校規要處死?」


「這…。」包大人摸了下鬍子。


孫悟空見機不可失,也連忙嗆聲:「對啊、對啊!哪一條?」


「好!你說的好!沒有規定,那不罰!但是造成學生危險,就有行政疏失,那我免去級長的職位,你說呢?小律師?」包大人已經帶點笑意。


「咳、咳…,也不對!這一樣沒規定,你不能處罰級長,除非你先立個教職員條例,請董事會通過…,何況新法不罰舊犯…!所以級長無罪!」柳畦成看來真病的重。


「無罪啊?好吧!你說的有道理,這次我就不罰,我會立個教職員條例和校規,都請董事會通過,之後的罪刑,再來處罰。這樣可以了嗎?」包大人這時已經笑容全部掛在臉上。


「嗯…!咳、咳…。」柳畦成很滿意,但是還是咳不停。


「王朝、馬漢,送小朋友回去休息。」王朝、馬漢領令,立刻護送小朋友離開。


前腳才剛走,副校長張大福已經聞訊趕到,從門口奔了進來,邊喊著:「校長!刀下留人!」


「張副校長,留什麼人?」包大人笑著說。


「卑職剛聽說…。」張大福急得滿頭大汗。


「聽說什麼?剛剛一位小律師已經推翻判決,沒人有罪囉!」包大人說完哈哈大笑,連著孫悟空、二郎神也笑了起來。


只剩張大福一個人莫名其妙看著大家。


「張副校長,孫級長身受重傷,可能得修養一陣,你看看有沒有人能頂替他的職位一段時間?」包大人邊笑邊問著。


「嗯,包校長,小神有一人選保薦,可還沒談過,不知他是否願意?」


「誰?說來聽聽?」


「我們府城有個赫赫有名的仙童,名喚囝仔公,他或許可以勝任。」


「哦?那我倒要去拜訪、拜訪。」包大人撫著鬍鬚說著。


這張大福誰不推薦,推薦這法力高強的萬善爺囝仔公呢?這下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elly
  • 怎麼一段時間了~~還沒看到新的章回呢??
    一直期盼著~但都沒見到~~失望捏 ~~
    請作者快點貼文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