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隍廟籤詩.jpg  

昨天剛好有事外出,特別繞去那城隍廟燒個香。畢竟把城隍爺寫成那樣,無論有沒有迷信,良心上總有點不安。

 

我雖然是個科學主義者,但也信奉哪孔老爺的:「子不語」的道理。「不語」可不是不信,而是存而不論,畢竟「未知生,焉知死?」但那孔老夫子還是敬天祭鬼神的呢!不然他那徒子徒孫荀子就不會主張「隆禮重法」了。

 

我曾多次提過,我這《來到現代做城隍》是那黃粱一夢的結果,可是這次這夢造的太逼真,一覺醒來卻是深刻難忘,遂動筆在七天內完成這部小說。心裡還竊喜,在比賽結束之前,還來得及想到點子,真是老天爺賞飯吃!

 

雖然很開心有新作問世,也趕得及參加比賽,但在心裡卻一直疙瘩,所以還是走趟城隍廟拜一拜,比較能走出陰霾。

 

昨天我來到城中市場那裡的台灣省城隍廟,買了素果前去進香。

 

這一燒香,可不得了,我竟然發現這城隍廟後頭有供奉那虎爺,我可在小說裡醜化、亂叫這虎爺為「小老虎」,雖然後來曾打算彌補,寫了一些篇幅修正一下,但又礙於劇情會拉太長,無法趕及截稿(發現已經晚間六點),只好大筆一揮,把多出來的二萬多字、四到五回給刪除,所以只留下那「挨打小老虎」的橋段。

 

所以本來只想上個香,這時候也不得硬著頭皮擲個杯,看看是否真獲得城隍老爺和小虎爺的原諒。

 

結果....我這一擲杯

 

第一杯是笑杯,我真彷彿看到那座前黑面的城隍對我微微一笑。

 

趕緊再認真默禱,擲那第二杯,還好…聖杯,應是可以寫,原諒我了。

 

這時,我又突然擔憂,這原諒是原諒了,但是這城隍會不會因此罷了我原來寫商業書作家的路?小說家當不成,連作家都無法繼續,那我可瘋了!這可是我從2004年開始,由兼職一路耕耘到現在全職的工作啊!

 

所以心裡掙扎著,是否抽支籤,問問這作家路途的發展?

 

看著堂上城隍,可能這心裡真有鬼,實在身子就不聽使喚,再拿起擲杯問是否可以抽籤,沒想到一次聖杯!那只好頭皮發麻的去抽籤。

 

 

我第一次抽到的籤是七號籤,要擲杯問是否為聖意的時候,一個阿桑撞到我的右手,沒想到這擲杯掉出去,還好,是笑杯。

 

於是再重抽,抽到五十二號籤,這次單純,聖杯!

 

我心裡嘀咕著,剛剛忘了問是否要重抽,就直接重抽了,不然兩張籤詩都拿來看好了。

 

一看,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才記得現在已經步入農曆七月,看著堂前掛的牌匾「你也來了」,真是雙腿無力、兩腳發軟。

 

我這第一次抽七號籤,籤詩是「雲開月出正分明,不需進退問前程,婚姻皆由天註定,和合清吉萬事成!」看來還不錯!

 

但是眼睛一瞄旁邊的小字寫著「包公暗訪白袍將、尉遲恭掛帥」,我就快昏倒了。我那《來到現代做城隍》第一個戲弄的神明就是閻羅大王、包公,包大人啊!而那尉遲恭正是傳說的門神啊!

 

好!那第二張正式來的籤詩,內容是:「功名事業本由天,不須介念意懸懸,若問中間遲與速,風雲際會在眼前」也算是中平籤。(2010年國運籤好像就這支,據說中平偏吉。)

 

這次可急得往旁邊小字瞄,寫著「薛仁貴遇丁山」,好像還好,豈知…!.

 

那旁邊還有個小字:「上帝公收龜蛇…!」

 

我這故事一開始就是上地公推薦那主角亡魂,去當那土地爺啊!

 

我再也不去鍋想籤詩是什麼意思,那時可是雞皮疙瘩滿身,冷汗直流,又想到前晚還夢到七仙女和織女(民間稱為七娘媽)來說另一則故事:「再續天仙緣」,本來歡喜又有新題材的欣喜,全被壓力給取代…!這…這…不會是排隊來的吧?

 

Ps:回家上網一查,白袍將就是薛仁貴,這兩張籤詩還真有關聯,恐怕是我開了城隍爺玩笑,祂老人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cro32
  • How is everything now?

    不管其他人怎麼說,別忘了,等著看老師作品的人大有人在喔~
  • 沒事了,續集我寫到第二回,先貼上來看看。

    黃晁 於 2011/08/17 11: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