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查起來,沒啥毛病啊?」

 

「我看阿明和小寶遇到奇怪的事了!你看小寶那套衣服…。」

 

「嗯!比我們那個時代的技術舊一點…,但是這個時代也做不出來!」

 

「對!小寶腦袋裡的晶片也是舊東西…。」「難道他們去了未來一趟?」

 

「可惜沒有儀器分析一下,誰叫黃老邪說要在這個時代生活,把艦艇給毀了…。」

 

「你敢怪我?你當初不是也同意!說甚麼來這裡當名醫,比在我們那裡當庸醫更好!混蛋!我的醫藥科技在這個年代可甚麼都用不上,你啊!反而可以靠外科技術混飯吃,誰比較吃虧?」

 

「好啦!別吵了!等他醒過來,再叫老司馬給他做個心理分析,看看到底發生甚麼事!老司馬的眼鏡洞澈人心,一定會有答案的…。」

 

「噓…!他醒了…。」

 

我睜開眼睛的時候,草屋裡總共有四個中年男子,他們圍在我身邊,低頭的看著我。大家都穿著奇怪的衣服,好像是在演古代劇。或許臥龍基地有甚麼慶典,讓這些演戲的傢伙來不及換上制服吧!剛醒過來,我還昏昏沉沉,他們剛剛講的話,我還不大能理解。

 

就在我還不知道該開口說甚麼話的時候,我突然聽到我自己的聲音:「水…,我要喝水…。」

 

一個噁心的杯子遞了過來,除了缺角,看來還有很大一片汙垢沒洗乾淨,但我不自覺得還是一張口,沒抬起手來,就把水喝完。心理只是想,臥龍基地怎麼會為生設備這麼差?難道我已經是囚犯?只有牢裡才有這樣的待遇!

 

「阿明,你和小寶遇到了甚麼事,可以說給司馬叔叔聽聽嗎?」一個滿頭白色長髮的老人開口問了我。

 

「爆炸…,昏過去…。」我發現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舌頭,講起話來有點吃力,也口齒不清,難道是翻譯機故障,讓我的嘴發炎了嗎?

 

那個白髮老頭轉過去看看其他人,然後點點頭:「他沒說謊。」

 

一個駝背的中年男子開口說:「阿機啊!怎麼這個傷寒病毒這麼厲害,讓他話都說不清楚?」

 

「我也不知道,他看來好像沒有任何抗體,所以發起病來比這個時代的任何人都厲害,真是奇怪!」這個聲音我聽過,不過現在我才開清楚他的臉。在四個人當中,他算是長得最正常的。

 

另一個麻臉的中年男子則開口說:「這個時代也沒特效藥,只能讓他用些草藥,好好調養…。」

 

「你們是誰?」我總算勉強清楚的擠出這四個字。

 

「阿明,你連我們都不記得了嗎?」

 

我可能搖了搖頭,最正常的中年男分別介紹了四個人:「我是張叔,這是華叔、黃叔和司馬叔叔…。」我對這些人一點印象都沒有,但是他們都看起來很和善,不像是來拷問我的獄卒。

 

「我看他可能發燒燒壞了腦袋,或者爆炸損壞了記憶中樞,可惜沒有儀器可以分析,我看黃老邪你就多開些強精補腦的藥給他吃…。」駝子對麻臉男這樣說。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的秘密就少在他面前提起,在他恢復記憶之前,我擔心他不小心說了出去。」麻臉小聲的對其他人說,其他人都點了點頭。

 

秘密?既然他們有秘密,那我也裝傻好了,失憶,看來挺不錯的,至少能忘了追擊司馬太郎的事也不錯。那個白髮老人應該跟司馬太郎無關,這樣我就放心了。

 

「那就這樣,我家還有另一個失憶症病患,我先回去了。阿機,這裡交給你和老駝子了。」麻臉對駝子和正常一點的張叔說完,就開門離去。

 

白髮老人也站了起來:「這裡也用不到我,那我也先回去了。」

 

張叔對著駝背的中年男子說:「那我也跟你去看看小寶。」

 

接下來三個人都離開了這間草屋,結束了五個人、兩邊各懷鬼胎的對峙,我的緊張情緒紓緩下來,我才有機會好好看看這個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