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定眼看清楚對方的體型是個年輕人,不停腳地快速向我跑過來。只不過黃昏時刻,即便他已經跑到我身邊,我還是看不清楚他的長相,只知道他好像很親暱的摟著我的肩膀,一直跟我說:「阿明啊!好久不見,我在江東找到事做了!」

 

將冬?是什麼任務的代號嗎?我知道了,可能是地球接近末日的撤退代號,臥龍基地也要撤退了?還好我趕上了!不過我不認識他啊?怎麼會好久不見?

 

啊!我知道了!我爸說過,我們在太空旅行時,因為速度超過光速,比地球時間過得慢,他會不會誤認我是哪個祖先了?可能是這樣,可惜我對時光理論不大熟悉,也解釋不清楚,那就繼續不講話,裝熟一下,看看後面會怎麼樣!

 

「是啊!好久不見!將冬計畫是個祕密吧?還是不要講太多喔!」我想,這樣說應該不會露餡吧?

 

年輕人看來愣了一下,隨即大笑的說:「對!對!亂世還是不要亂講,以免惹來麻煩!唉呀!小弟怎麼了?中暑了嗎?」

 

咦?他怎麼知道我爸媽都叫阿寶叫小弟?難道他是真認識我?

 

「唉!發生一場大爆炸!我們一起跌倒,我醒過來了,但他就一直沒醒來,我也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我講的簡短一點,免得我必須解釋為什麼我要抗命射擊司馬太郎的警衛艇,這件事還是等找到阿雲再說。

 

「大爆炸?對了!下午天上降下個大火球往我們田裡去,大妹和二妹都擔心的不得了,跑去找你們都找不到,她們現在去找張叔叔幫忙,沒想到你們真的被火球打到了!那我也得趕快去張叔叔來幫小弟看一下,他可是我們這裡有名的大夫啊!」年輕人說完,就急急忙忙奪門而出,留下滿是疑問的我。

 

大妹?二妹?大夫?這又是什麼暗號?可惜阿寶不醒人事,不然就可以請他和珍寶號資料庫聯繫,看看這些地球代號是什麼意思。

 

天色漸漸暗了,不過我可不敢亂闖臥龍基地,看看門楣上的招牌,寫著三個「臥龍居」的大字,我就感到莫測高深。只好把阿寶放在迴廊上,靠著樑柱打瞌睡。真的好累啊!背著阿寶東奔西跑,真是把我累壞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人搖醒,我以為又是那個年輕人,沒想到是一個中年人,身後還站著兩個女孩。他們拿的火把,把我的眼睛照得張不太開。

 

「阿明啊!你怎麼和小寶在這裡睡著了呢?天涼了,我們進屋裡吧。」中年人說完,就把糊裡糊塗的我扶進草屋裡,我轉頭看,兩個女孩七手八腳、東倒西歪的也把阿寶扶進來。她們倆一邊扶還一邊七嘴八舌的說:「小寶長大了,怎麼變這麼重?是誰給他換上這奇怪的衣服?」「唉呦!還是上好的布料呢!我都沒見過!」「阿明啊!你是帶小寶去哪啦?」

 

可能是翻譯機的擴大效果太好,本來距離我有點遠的聲音,卻越來越大聲;阿寶本來就一直長這樣啊?難道她們看過阿寶小時候?我感覺所有的知覺似乎越來越清晰,但是意識卻越來越模糊,就好像作夢一樣,你知道夢境發生甚麼事,但你卻甚麼也干涉不了。最後,我知道我躺下來了,知覺和意識一起消失,我知道我又昏了過去。

 

等我再醒過來,我發現我已經在草屋裡面,躺在一個好像叫做竹子做的床上。我是沒看過竹子,但是我媽有個竹子做的躺椅,味道和這張床一模一樣。

 

「你醒啦!」一個中年男子的臉貼向我的視線。

 

「還好我專攻傷寒雜症,不然像你這麼棘手的急症,普通大夫應該是醫不好…。」中年男子站了起來,陽光從他的身後透過來,他看來就像小時候我看過的神仙傳一樣道貌岸然。

 

「我是不是死了?這是不是仙境?」我不自覺地喃喃自語。

 

「當然不是!阿明你不認識我啦?我是張叔叔!」中年男子回答我的自言自語。

 

不過我真的不認識他,所以我搖了搖頭。

 

「可能是急症攻心,喪失了記憶。沒關係,待會請老駝子、黃藥師和老鏡過來看看。憑我們南陽四怪的醫術,沒有甚麼病看不好的。」中年男轉頭對後面說,但是我爬不起來,看不到他身後有誰。

 

「張叔叔,華老師正在隔壁醫治小寶,那我趕快去找黃藥師和司馬叔叔過來。」一個男子的聲音在中年男的身後傳來,聽來很熟悉,但是我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我不是要到臥龍基地報到嗎?難道這是醫務室?怎麼一點都不像?太多的疑問讓我頭又痛起來,正想掙扎的爬起來,我眼前一黑,我又昏過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