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講,我也不能算是返鄉,但是殖民計畫失敗,我們也只能回地球,不然到其他殖民地去,風險可能更大,說不定被當間諜抓起來。

 

你也知道的嘛!太空旅行不是件愉快的事,至少在我這個年代還不是,等我們追到司馬太郎之後,如果一切順利,我和趙德雲就得到「冰櫃」去躺躺。那種感覺很不好,好像躺在棺材裡,理論上說我們會睡著,但是有時候你又會很清醒,應該這樣說啦!你會做一個很漫長的夢,如果是惡夢,還一直都無法醒過來,那多悲慘啊!

 

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朱昌明,朋友都叫我豬腸麵。其實我們根本沒看過豬,食物都是機器合成的,有像豬腸的東西,但是根本就是微生物合成的蛋白質,吃起來和牛排口感和味道都一樣,只是調味的方式有所不同罷了。

 

我爸媽他們也沒看過牛、羊、豬,據他們說,帶上殖民太空船的動物,早在祖父母那代,因為某件事故,全部報銷了。當然啦!發生甚麼事,我爸媽也不知道。老一輩的人都不願談這件事。

 

我是在太空船誕生的,幾乎我們這一輩都是這樣。據我媽說,懷孕事件可怕的事,因為他們得多「清醒」十個月。我爸媽兩個人在空空蕩蕩的太空艙裡,得多「值班」十個月。

 

據說他們那個年代,還沒抵達殖民地的時候,大家是輪流值班,通常是一男一女,看他們有沒有機會發生戀曲,這樣人類才能一邊進行遙遠的太空殖民,一邊真的「生殖」啊!不然等到到了殖民地,只剩空的太空船,還殖甚麼民?可惜的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會許是放射線影響,我們這第三代男女失衡得特別嚴重,當然啦!我們都猜是亞洲人特別重男輕女,我們祖父母那輩在基因當中動了手腳,不然其他殖民地都沒聽說過這樣的事。

 

當時開啟殖民計劃的時候,上船的太空人,清一色是科學家,有機械工程,當然也有遺傳工程。你知道的嘛!依據相對論的原理,在光速引擎的推動下,時間過得相當慢,這些科學家沒事幹,只有不停的發明東西,誰知道他們是不是在我們基因理也動了手腳?至少弄出個生化人來,就是地球還沒有成熟的技術。

 

還有啊!時空跳躍也是在我們祖先出發一百五十地球年之後發明的,不然,我現在可能還在前往殖民地的途中。當然也不敢在這一切事故之後,大膽的往地球前進。畢竟我和趙德雲都是男生,我們可生不出個屁來!阿寶根本沒有性別,我們也不會打他的歪主意。

 

「距離司馬太郎還有一千光年!」阿雲總是對追集這件事特別熱衷,沒辦法,誰叫我這個死黨是警衛學生隊裡第一名的傢伙。我要不是對歷史特別感興趣,我才不會被他拐進警衛學校裡。現在我可能是個機械兼醫療學家啦!沒辦法,殖民地人少,每個人都得學很多東西,但是歷史這件事,不知道誰搞的鬼,竟然是警衛學校最專門,我只好放棄其他學校的機會,跟著這傢伙進了這個爛學校。

 

「小朱,我們要不要和聯邦警衛隊聯絡?警告他們司馬太郎帶著危險物品返回地球?」阿寶突然探頭的問我。

 

「嗯!我覺得阿寶這個提議很重要,不然攻擊聯邦警衛官,尤其是殖民地最高警衛長,我們可能一回到地球就被逮了。」阿雲附和的說。這種事情還是阿寶思考的周密,我和阿雲就想得不夠多。不過,這次我突然有另一個想法。

 

「阿寶,不要和警衛司令部聯絡,和民政長官室連絡,誰知道司馬太郎是不是奉了警衛司令部甚麼高層的命令?我們剛看的那則通訊,他就是在報告這件事的進展不是嗎?如果沒有警衛隊的授權,司馬太郎怎麼敢繁殖這些怪物?他不甩民政長官是事實,但是我量他不敢違反警衛隊的命令。」

 

我說完,阿雲忙著點頭:「對!要不是通訊接收端加密了,也沒回話,我們就能揪出這個警衛隊的敗類!」

 

阿寶又施展他的特異功能,讓立體通訊器和地球民政長官室通上話。這還得歸功我們殖民遠征隊沿途放下的通訊跳躍轉化器,不然這些訊息傳回地球,恐怕是幾億年後的事。

 

哇!又換人了,距離上一次民政長官對我們廣播的時間已經過了殖民地時間一年,地球則是過了十年。所以換人其實也沒啥稀奇,但是我們該怎麼稱呼他呢?算了,一律叫長官總沒錯。

 

「長官,室女座的R27殖民地生還者,編號650406學習警員趙德雲要求報告…。」這種事還是阿雲比較擅長,我則是擅長抬槓和辯論,誰叫我的祖籍來自台灣,聽說我從未謀面的故鄉,大家都是口齒伶俐,很愛抬槓。

 

對方看起來是個蒙古人,感覺很緊張,驢蛋就是個蒙古人,他們的顴骨比較高,緊張起來就是那個模樣。

 

「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有甚麼事,我們正要撤往火星,地球快被太陽烈焰吞食了…,等等…,你剛說甚麼?生還者?R27發生甚麼事了?啊!現在沒時間講,把報告傳過來…。我會再和你們聯絡…。」接下來畫面就中斷。

 

「怎麼辦?」阿雲是個死腦筋,沒有命令,他不會辦事。也不能說他不機靈,但是他就是那套「是!長官!是!」只要沒人讓他喊長官,他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很簡單,你把報告傳過去,順便請示一下司馬太郎該怎麼辦?我們現在遠遠跟在他後面,再看命令要我們怎麼做,不就好了嗎?」

 

「是!長…。」我都快笑出來了,阿雲紅著臉,把報告傳出去。

 

就在我們吃「晚飯」的時候,應該是晚飯吧?反正太空裡沒有日夜的分別,但是今天吃的第三餐,應該算晚飯吧?

 

無論如何,民政長官的命令傳回來了。只有幾個字:「護送警衛艇001,到冥王星警衛隊報到!」

 

阿雲跳了起來!「甚麼!護送?」

 

我大概知道問題所在了:「阿雲,我看司馬太郎是接獲聯邦的命令才這麼做的,如果那東西回到太陽系,人類可能連根都沒了,我看…。」

 

「可是命令…!」阿雲話還沒說完,突然我們的太空船震動了起來。

 

「防護罩降低到80%!」即使這麼緊急,阿寶說來還是這麼平淡。

 

「是誰?是誰開的火?」阿雲聲音聽來很緊張,但是他已經坐到戰鬥艙裡面,開始回擊。

 

「是歐美聯邦的艦隊,他們大概發現我們聯邦要搞這樣的生化武器吧?」西方聯邦的標誌這麼大,白癡也從立體影像當中看得出來。

 

「這下怎麼辦?」阿雲邊回擊,邊轉頭看我。

 

我在另一個戰鬥艙,我決定做一個出乎阿雲意料之外的決定,我把離子砲轉一個方向 司馬太郎的方向,死命開火!

 

「豬腸麵,你在幹嘛?」阿雲邊射擊邊回頭大叫。

 

阿寶的聲音傳來:「時空跳躍的蟲洞打開了,小朱,我們要跟著進去嗎?」

 

「衝!」這可能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