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床很大,大概可以躺四個人,床邊的四個角落卻有四根柱子,支撐著床頂。是的,這張床有屋頂。即使在屋內,床的主人還是做了床頂。不過,這不是因為房子漏水。這個房間比任何屋子都堅固,它是個地下碉堡。

 

一個虛弱的老人躺在床上,運用他的目光搜索著床頂下的螢幕,他舔了舔乾澀的嘴唇,開口不是要水喝,而是對坐在床邊的另一個老人說:「這就是厚良的孫子?」坐在椅子上的老人回頭看了看站在身後的女子,再回頭向發問的老者回話:「是的,元帥,他是李厚良的後人,李賽德。」

 

床上的老人虛弱到點頭的力氣都沒有,他必須保留做後一點力氣做最後的交代:「萊克斯,你要好好照顧李賽德,他是地球精神的保衛者,也是人類最後救贖的希望。只要他活者,任何犧牲都是值得的…,包含我…。」

 

老人的話已經斷斷續續了,看來他真的快不行了。

 

椅子邊的女子終於忍不住,聲音哽咽的開口:「阿里那斯元帥你放心好了,曼絲絨一定會努力保護他…。」

 

老人顫抖的伸起手來,女子趕快走過來握住他的手,老人掙扎地、低聲說了句:「保護…你的…愛人,他…是…值得的…。」隨著曼絲絨的眼淚滑落,老人的生命也隨著消逝。

 

座椅上的老人終於站了起來,他按了按曼絲絨的肩頭:「魯達斯的軟甲還是有極限的,能夠讓老元帥支撐這麼久,已經是很難得了。」曼絲絨點了點頭,把老人逐漸僵硬的手放回他的胸前,然後立正,敬了個禮。

 

一大頂床在曼絲絨的敬禮姿勢下,逐漸往地下沉沒,似乎床的機關能感應老人生命的逝去與敬愛者的最敬禮,而讓令人尊敬的遺體能夠就地獲得安息。

 

在地板合起來得當下,剩下唯一的老人又開口了:「曼絲絨,很抱歉沒有事先讓你知道老元帥生還的消息,因為這是我們這幫守護者最高機密。」曼絲絨點了點頭,她並沒有感到受到欺騙,她明白很多事情還不是她現在這個地位能清楚的,就像那個李賽德…。

 

「萊克斯大將,不,萊克斯元帥,我知道你們的身分特殊,這些事情本來就不是我該知道的…。」

 

曼絲絨還沒說完,老人揮了揮手阻止她繼續講下去:「曼絲絨,從現在開始妳得知道我們地球精神騎士團的詳細細節了,因為妳得擔負起更重要任務。」曼絲絨點了點頭,乖巧的跟在老帥的背後。

 

萊克斯背起雙手,慢慢的朝碉堡的樓梯走去,一邊慢慢的說:「曼絲絨,你知道這次為什麼派你去接近李賽德?」

 

曼絲絨慌張地搖了搖頭,雖然她剛剛明確的從前最高統帥的口裡獲得了明確的答案。但是,她還是深怕自己的秘密變成了妨礙下一步命令的絆腳石。

 

萊克斯似乎沒有發覺她的慌張,繼續自顧自地邊走邊說:「這得從五百多年前,達邦建國開始說起…。」

 

曼絲絨眉角微微的揚起,慌張已經被好奇所取代:「難道他和我們達邦有關?不是我們的敵人?」曼絲絨心裡蹦蹦跳,十分害怕萊克斯的下一句話和自己想的不一樣。

 

「五百多年前,達邦建國四雄…」曼絲絨終於忍不住打斷老人的話:「不是三聖雄嗎?」

 

萊克斯訝異的轉過頭來:「妳父親都沒告訴過你嗎?」隨後他又搖搖頭:「唉!也對,妳從小就被我扶養長大,到現在也才見過他三次,他應該不會跟妳說這些。」

 

「我父親?」曼絲絨回想著白短髮長鬍鬚的怪老頭,她無法把這一切和為了經商而拋家棄子的不負責任父親聯想在一起。

 

萊克斯看出曼絲絨眼神中的迷惑,又嘆了口氣:「唉!妳不要怪妳父親,大時代有大時代悲劇,妳父親有他不得已的苦衷…,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這段故事得留給妳爸爸親口告訴妳…。」

 

老人不顧曼絲絨急切的眼神和欲言又止的樣子,繼續回過頭去,背對著曼絲絨繼續他的故事,似乎也得這樣,他才能把這段埋藏已久的秘密,不帶感情的讓背後這個接班人清楚。

 

「所以,我只是去確定阿里納斯元帥、李厚良前輩和古斯比之間的賭注,是否生效?」曼絲絨聽完整個故事後的反應,讓萊克斯有點啼笑皆非,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可以這樣說。所以,我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要挽救太陽家邦的覆滅,給李賽德留下基礎…。」

 

「那…我接下來該怎麼做?」長期的軍事訓練,讓曼絲絨直接只要求命令,不問原因。

 

「妳…要…嫁…給…雷林頓!」萊克斯一個一個字講得很清楚。

 

在萊克斯背後的曼絲絨則是臉色發白,身體微顫,嘴型已經微微圈起來要說出那個「不」字!

 

萊克斯頭也沒回,加大了音量:「妳…不願意?」

 

曼絲絨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反抗,她只知道為了他,她願意去死。於是她咬了牙,從齒縫中繃出那個「好」字。這個字一從唇間溜出,她突然感到全身無力,不由自主想要癱在地上,她得靠著扶了扶牆邊,才能從後面再趕上萊克斯的腳步,一起走上台階。「難道,這就是我的命運嗎?」曼絲絨再也抬不起頭來,滿腦都是大津礦區的如茵綠草。

 

………………………………………………….

 

一陣冷風很難得的吹向指揮樓外廣場上的老、中、青五個男人。

 

魯達斯搶在所有人之前說:「海瑟港要轉入永夜面了,接下來三個禮拜會很冷,我們先回我家再慢慢商議吧!」其他四個人都點了點頭。

 

認識路的黎赫緒一個箭步走在最前面,和他並肩的有高大壯碩的史奈特,和短白髮長鬚的曼達夫,而瘦小的李賽德和長白髮無鬚的魯達斯則落後在後面不遠處。

 

李賽德心事重重的邊走邊踢著地上的小石頭,魯達斯小心翼翼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啟他想講的話題。躊躇之間,他終於下定決心,一張開口,李賽德卻先說:「先生,為什麼要幫助我呢?是因為我祖父的交代嗎?我可不可以不要背負這樣的責任呢?我只想…唉!」李賽德知道心裡想的不可能,何況他根本不知道她到哪裡去了,連萬事通的電子筆記本都無法告訴他答案,唯一的希望就是教官諾曼了…,他又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賽德,你戀愛了喔!」魯達斯頑皮地眨了眨眼睛,露出和他外型不相符的年輕人調皮地作弄表情。但是他馬上又換了個老氣橫秋的臉,本來應該符合他的年齡的動作,這時候卻看起來很滑稽。「賽德,我也談過戀愛,我知道那種生死相與的感覺,但是我必須警告你,你的家族使命維繫了全人類的存亡,如果你失敗了,不要說你愛的人,包含你熟知的一切都會成為灰燼,記住!是灰燼,而不是歷史!一切都不會再存在…。」

 

魯達斯看著眉頭越鎖越緊的李賽德,心裡知道非得用實際的問題來轉移李賽德的情緒,於是他假扮憂傷的說:「萬一我老哥的計策失靈了,達邦大軍又揮向海瑟,我們不用想太遠,立刻就什麼都沒有了…。」他一邊說一邊瞄向李賽德,果然鎖緊的眉頭換了另一種氣氛。

 

「我們人手不夠,也缺乏戰艦。先生,你能短時間內多做一點戰艦出來應急嗎?」李賽德一開口,魯達斯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但是他依然不敢放鬆:「一般戰艦沒問題,但是要做特殊的戰艦,唉!缺乏稀土礦…。附近的隕石礦都被我挖完了,才做出十五艘和三百架戰機,如果還要多做,我們得走一趟星際城邦,那裡的邊緣地帶有個叫做宙爾斯帝國,境內都是稀土礦,而且和羅曼星人交界,我們也能就近請求羅曼星人幫忙…。」

 

李賽德恢復正常的表情,向魯德斯微微一彎腰:「那麻煩先生走一趟。」

 

魯達斯好像貓被踩到尾巴,跳了起來:「我!不行、不行…。」魯達斯突然支支吾吾,話都說不清楚,只是連連搖手。

 

「如果,先生有難言之隱,那只好賽德自己走一趟,只是現在局勢還沒穩定,可能得緩一緩…。」李賽德話還沒說完,就看魯達斯在那裡扭扭捏捏:「我…我,對!你要去走一趟,因為星際城邦比太陽家邦三個恆星系大上數百倍,還有羅曼星人,當中有很多資源和盟友是你必須拉攏過來的。至於,海瑟,有我在,我可以擔保一年內不會有事。」

 

李賽德雖然覺得魯達斯對於海瑟的安全反反覆覆很奇怪,但是他一向不喜歡探人隱私,所以就暫時擱下心中的疑惑,就海瑟現有的佈防和魯達斯交換意見。

 

前面三個人走得並不挺快,對於後面魯德斯的吵吵鬧鬧也不是沒感覺,只是他們三個人在講更重要的話題,講到連好奇心重的黎赫緒也只回頭瞄魯德斯一眼,就回過頭去繼續和另外兩個人繼續討論起來。

 

回過頭來的黎赫緒劈頭就說:「所以,先生是說李賽德已經一百多歲?」

 

曼達夫又摸摸他的鬍子:「也不能這麼說,應該說他被機器懷胎,懷了一百年。」

 

黎赫緒搶在史奈特前頭:「那他媽呢?」

 

「死了!賽德是名副其實的遺腹子,真的留在他媽肚子裡,是魯達斯和我親手救回來的。」魯達夫又習慣性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長鬍子。

 

「那你們地球精神騎士團不就和地球教是死對頭?」終於史奈特搶到發言權。他一口氣又問了另一個問題:「兩者不是都是一樣要恢復地球精神嗎?」

 

曼達夫笑了笑:「我們騎士團守衛的是地球多元文化尊重精神,而不是要恢復地球以前的生活方式,而且我們也不是宗教團體,應該算是一個思想領域的提倡者。」

 

黎赫緒又搶回發言權:「兩者有什麼差別?」

 

「這得從五百多年前,達邦建國開始講起…。」曼達夫又摸摸鬍子。

 

………………………………………….

 

在達邦首府「新地球」中央位置的聖城「新天地」是達邦教團的中央祭壇。平時只剩下裝飾用的燈光,雖然不能說微弱,但今天卻反常地燈火通明。

 

「斯巴特,你不是說有情報顯示政團要造反嗎?怎麼本席匆匆趕回來,國內卻平靜得很?」一個蒼老的聲音從教士服裡面傳來,教士服拉上蓋頭,所以沒人能看清楚底下的臉孔,只能看到衣袖伸出來一隻蒼白而乾扁的手。

 

斯巴特可不敢因為看來乾枯的一隻手指著他而產生任何輕視的神情,要知道就是因為這樣年紀的老人,才能在教團呼風喚雨,也才能把他從監牢裡救出來。

 

斯巴特聽到教士服裡的聲音帶有責備的意思,立刻伏在地上動也不敢動,顫斗的回答:「啟稟首席,屬下奉命將功贖罪,蒙首席看重,負責大軍補給,哪敢隨便亂出主意,是留守首府的軍師要我立刻向首席稟報的。」說完之後,斯巴特還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處事神秘的首席會有甚麼反應。

 

「米之羅克,你說,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不用保密通訊,而要叫斯巴特傳話?」白皙到像枯骨的手轉到另一側另一身教士服身上,只不過高高在上的教士服是神祕的黑色,台下的教士服是強烈的赭紅色。

 

「啟稟首席,由於這個消息是來自我多年安排的臥底密探,為了不讓消息曝光,因此我特別請斯巴特運送補給的時候,只單獨向首席報告。政團的萊克斯特意安排他的養女曼絲絨和雷林頓結婚,以收買擁有政團艦隊指揮權的雷林頓政變,向教團發起攻擊。根據我的消息,他們正打算在三天後,在政團艦隊駐紮地娜尼亞星球舉行婚禮,藉此別立中央…。」赭紅色教士服也伏在斯巴特橘色軍服旁邊說著。

 

「政團主席比如尼沒有任何反應嗎?他應該不會淌軍人這個混水吧?」黑色教士服收起他嚇人的手,冷冷的說。

 

「啟稟首席,比如尼依然待在主席府沒有任何動作,我認為他是打算看教團和軍方的衝突結果,再來漁翁得利。」赭紅色教士服恭敬的回答著。

 

黑色教士服依然冷冷地開口:「本席回來了,軍方還是一意孤行嗎?教團可是有絕對的實力能粉碎政團的任何軍事實力…。」話還沒說完,身穿赭紅色教士服的米之羅克鼓起勇氣打斷他的話:「首席,依據我的情報,萊克斯和雷林頓獲得羅曼星人的支援,所以他們才會大膽的反抗教團。」

 

「羅曼星人來了嗎?好!哈哈哈…。」淒厲的笑聲,讓趴在地下的兩個人不由地同時打了個哆索。

 

「下令艦隊在娜尼亞附近部屬,派出骷髏騎士團登陸,我要看看地球精神騎士團和我們地球文化教團,哪一個比較厲害?」

 

米之羅克在地上喊了句「是」,就恭敬彎腰的退了出去。

 

「斯巴特!你派一千個手下,悄悄圍住主席府,我不相信比如尼會沒有動作!」

 

斯巴特也是趴在地上喊了句「是」,和米之羅克一樣爬起來彎著腰退了出去。

 

這時候整個教團議事廳只剩下黑色教士服的教團首席,沒想到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台階下,像剛剛兩個退出去的屬下一樣伏在地上,恭敬的開口:「主人,沒想到羅曼星人敢來動達邦的政局,請示主人有什麼吩咐?」

 

一個洪亮的合成電子聲音從剛剛首席座椅的背後傳出來,聽不出是男是女:「聖阿伯倫,你做得很好,我們不相信羅曼星人會跑到我們的地盤撒野,但是為了鞏固達邦的政情,我們會做你的後盾,你可以放手去去做,如果沒有太大的反彈,就把政團給滅了。」

 

「是!」黑色教士服很堅定地回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