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在天空閃耀的跳著舞,不遠處還傳來陣陣歡呼聲與稀稀落落的槍聲,但是一個褐色頭髮的男子似乎沒有感受到任何喜悅,反而皺著眉頭對身旁白髮蒼蒼,宛如仙翁的老頭,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旁邊還站了一個灰髮的大漢,看來褐髮男最年輕,也話最多,他對其他兩個人說:「我看啊!不如打一仗,沒打仗,問題可能還更多,比如底下這些傢伙就是個大麻煩…。」

 

三個人,一老二少就站在講台上,放眼底下空曠的廣場,站著一堆堆的年輕男子,大約有四、五百人,三五成群各自聚在一起,也是彼此交頭接耳,不知在聊什麼。

 

白髮老翁,穿著久遠古代的長袍,梳著沒有流行過的超古老的髮髻,加上紅通通的兩頰,簡直是從古畫裡走下來的神仙,他一邊點頭一邊對身邊穿著帥氣飛行裝的褐髮男子說:「這就不是我們該煩惱的了,瞧,該煩惱的人來了。」

 

褐髮男子和灰髮大漢順著白頭老翁的眼神往大樓邊的門口看去,果然一個黑髮男子和另一位白髮老頭從門裡走了出來,而且是向他們三人的方向走過來。

 

這時候,原本三五成群的年輕人逐漸向講台靠攏,一名金髮俊秀的年輕人,則是一步跨到所有人的前面,在講台下立定定的站好,等到黑髮男子站到講台中央,他立刻舉起他的右手敬了一個標準的聯邦軍禮,也不等黑髮男子回禮,隨即向後轉回過頭來面向原本零零落落的年輕人大吼一聲:「立正~~!」原本還有些人在向講台靠攏,隨即都站好不動。

 

金髮男子目不斜視,像是經常做這件事般的,又大吼一聲:「稍息以後,面向我成閱兵隊形集合!稍~~~~!」原本亂七八糟一群群的年輕人,立刻小跑步站好了自己的定位,形成了三個方隊,一字在講台前排開。金髮男子看到大家都站好位置,又喊了一聲立正,隨即又向後轉面向講台,再次行了軍禮,手指放在眉間,大聲的說:「報告司令官,聯邦義勇軍第一營報到,全營軍官二十二人,士官三十八人,全員共計五百零一人,報告完畢!請司令官校閱!」他一口氣說完,手還是沒有放下來,等著黑髮男子開口。

 

黑髮男子還沒有動作,和他一起走過來的白短髮老頭看出來他想要彎腰的動作,立刻靠近他的身邊,低聲說了句:「士氣!」黑髮男子隨即抬頭挺胸敬了個軍禮,金髮男子才跟著一起放下手。

 

黑髮男子開口:「各位弟兄,很感激大家前來幫忙,但是達邦已經撤退了,我們會盡快協助各位回到聯邦…。」他話還沒說完,底下五百名軍人已經開始竊竊私語,但是看不出一絲喜悅。金髮男子隨即回頭大喊一聲:「肅靜!」再回過頭來:「司令官,我們接到的命令是追隨您,所以我們不會回去了。」黑髮男子看來有些頭痛,歪了歪頭似乎有點不同意,老先生又靠近耳邊:「從長計議!」這時黑髮男子下了決心,挺起胸膛重新下達他的第一個命令:「義勇軍聽令,等一下安排大家房舍,大家到大禮堂裡原地休息,解散之後,軍官在禮堂休息室集合待命。」金髮男子聽完,立刻敬禮,回過頭去招呼部隊。

 

這時候褐髮男子悄悄的走過來,開口說:「賽德,你真的要收容這群豺狼虎豹嗎?」黑髮男子無奈的搖搖頭:「我還有選擇嗎?古斯比總司令被軟禁了,把他們送回去,還真的給總司令製造新的麻煩呢!唉!」

 

灰髮男子也靠過來:「這可是不小的麻煩呢!五百人要吃、要住,還要發薪餉,難道去跟聯邦要?欸~~!你不要看我喔!賽德,我的鏢行可養不下五百人,聯邦戒嚴了,我們有沒有訂單都是問題…。」

 

灰髮男子才剛說完,褐髮男子隨即叫了一聲:「喂~~!你也不要看我,我也養不起五百人,光是運輸機我就沒那麼多,就不用講其他的了。況且聯邦戒嚴,也沒那麼大的貨運量…。唉!早知打一仗,就不用擔心這些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問題…。」

 

李賽德無奈的看著兩個躲著遠遠的老頭,一個短髮勁裝像是現代人,另一個長髮長眉穿著古代長袍活像是博物館走出來的活屍。李賽德正要開口,但是看這兩個老先生怡然自得、事不關己的樣子,李賽德無奈的就是開不了口,低下頭沉思:「這兩個老傢伙一定有辦法,但是怎麼開口呢?」

 

短髮老先生笑了笑,走了過來:「不要想了啦!賽德,你想找我們幫忙,是吧?錢當然不是問題,只不過困難的不是錢啊!」李賽德順著他的話:「老前輩,那問題關鍵是…?」另一個長髮老先生也走過來了:「關鍵在你啊!呵呵呵…。」李賽德偏著頭:「我?」

 

兩個老頭同時瞇著眼,好像兩個色老頭,又像是電視劇裡的大奸臣,又同時點點頭開口,同時回應一句:「對啊!」

 

李賽德更加疑惑了,他就只是想著要如何餵飽這五百人,哪還有甚麼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他歪著頭實在想不透,只好開口:「請兩位前輩教我…。」短髮老先生搶先說:「你願不願意有自己的私人武裝部隊啊?」

 

李賽德無奈地苦笑一聲,搖搖頭的說:「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但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擁有自己的私人武裝的確不是我原來想要的方式。」

 

兩個老頭似乎看到「奸計」即將得逞,同時搓起手掌來,然後長髮的老翁微笑開口說:「賽德,我們都知道你不想讓這些凡塵俗事綁住,但是要應付未來灰影帶來的大戰,你不可能總是當一名客卿四處遊蕩,我看銀河聯邦沒多久就會翻天覆地,以太陽家邦的實力,根本受不了達邦的猛力一擊,何況這次達邦的艦隊根本毫髮無損的撤退了,再來一次,還加上灰影大軍,你手上還有幾張好牌能打呢?」

 

李賽德低頭不語,似乎在沉思什麼。突然褐髮男子開口插嘴說:「魯達斯、曼達夫大師,賽德即使有了自己的部隊,他還得籌軍餉、武器裝備,而且還有駐紮地點…。」話還說完,換短髮長鬚的老先生插嘴說:「黎赫緒先生,這不是賽德要思考的問題,他要思考的只是要或不要,只要他點頭,老夫就有上、中、下三策,包準解決眼前的燙手山芋。」

 

黎赫緒驚訝的看著短髮摸著長鬚微微笑著的老頭,心裡暗罵:「死老頭,連害人都已經想好上、中、下三策,我看我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本來還想開口諷刺他幾句,想到著也就閉嘴了。

 

李賽德看起來並不訝異,他只是抬起頭來,環顧一下四周這四個人,緩緩的開口:「先生的意思是上計奪國、中策佔地、末策流寇嗎?」這時黎赫緒、長髮的魯達斯和旁邊灰髮男子都瞪大了眼睛望著李賽德,只有短髮長鬚的曼達夫微微驚訝一下,隨即摸著長鬍子,恢復泰然,笑笑說:「不愧是聯邦軍事總校有史以來成績最優秀的學生,稱您為宇宙間第一頭腦,應該也不為過了。」

 

李賽德擺擺手,搖頭苦笑著:「曼達夫先生你挖苦我了,我現在孑然一身,如果真是宇宙第一,何必淪落至此?」曼達夫看來不打算在這句話上打轉,他繼續微笑的說:「是賽德的選擇而已!」隨後就不繼續接口了。

 

這時反而是站著最邊邊的灰臉男子一付疑惑的臉,他臉上的刀疤在這個時候反而不那麼嚇人,好像一個純真受傷的小孩理所當然的提出疑問:「那到底是哪三策呢?曼達夫先生你們倆也不要賣關子了。」

 

這時候長髮披肩,頭上盤了一個髻的老先生開了口:「史奈特,這上策奪國,就是趁著現在太陽家邦軍事實力薄弱,立刻政變取得太陽家邦當做地盤,運用太陽家邦的經濟實力,加上老頭我的科技技術,快速籌組一支強大的軍隊…。不過老實講,家兄認為這是上策,我個人則不大喜歡,我看賽德應該跟我的想法一樣吧。」

 

褐髮的黎赫緒終於忍不住插嘴了:「魯達斯大師,就算你的科技再厲害,以我們目前這一丁點人,應該也沒辦法馬上制服太陽家邦的保安隊吧?」魯德斯笑了笑:「小兄弟,我很喜歡你,但是你小看了我兄弟倆的實力了,以我家兄多年的佈署,太陽家邦要不要易幟,就在賽德兄的一句話而已!」

 

黎赫緒哼了一聲,表示不以為然。接下來李賽德的發言打破了這種小小衝突的片刻沉默:「唉!我相信以曼德夫先生在太陽家邦的經營,我們要奪權是彈指之間的事,但是就如同魯達斯先生說的,我的確不大喜歡這樣。畢竟讓無辜的人們因此受害,即使目標再遠大、理由再正當,我也不大想做。當然淪落到當太空海盜,搶劫無辜商船,也不是我的風格…。」話還沒說完,曼達夫一反常態,突然搶著說:「那小兄弟,你是接受佔地為王囉?」

 

李賽德苦笑著不說話,曼達夫好像自言自語的接著說:「其實,賽德啊,即使你沒有這個非分之想,恐怕也由不得你,現在大津要塞和艦隊都被毀了,從達邦邊境到太陽系邊緣全是真空狀態,即使太陽家邦傾全國之力也補不了這個洞,假如達邦有所妄動,太陽家邦完全是無險可守、無兵可用,如果你佔住這一線,抓緊時間趕快發展,透過太陽家邦的經濟支持,那麼還可一戰,只要其他勢力配合,說不定還能扭轉劣勢…。」

 

李賽德臉上的表情不再那麼猶豫,他露出淡淡的微笑:「先生的看法和我類似,只是這如何向太陽家邦開口?我總不能以客軍守邊的名義提議吧?」

 

曼達夫撫掌大笑:「只要你願意,自然有人會幫你想辦法,你是太陽家邦的公民,怎麼會是客人呢?諾,你看當說客的人來了…。」曼達夫嘴角一撇,五個人目光同時望向指揮大樓門口,一高一矮、一壯一瘦的兩個身影從門口走出來,向他們快步走來。

 

高壯的男子人還沒到聲音已經先到,大老遠就揮手扯開嗓門:「李老師!李老師!哦!不!李將軍、李將軍…。」一邊就快步跑過來,二、三十步的距離,竟然給他十步就跑到,後面的小個子死命追,也還落後個五步。

 

「李將軍!」高壯男子很有禮貌的哈腰鞠躬,臉上堆滿諂媚的笑容,讓他臉上的肥肉看來很讓人不舒服。

 

李賽德擺擺手:「瓊斯中校,之前開你玩笑,叫你大將,你還記在心上嗎?我裡賽德一介平民,無官無爵,哪來將軍的稱呼呢?」

 

諂媚的笑容更諂媚了,肥肉也抖動的更厲害:「李將軍,上面命令下來了,根據徵集令,太陽家邦保安會議一致決定徵招你為大津海瑟防線總督,統籌這一帶軍民政事務,並且任命你為中將總司令官。雖然這是燙手山芋,李將軍你可千萬不要拒絕啊…。」

 

一個頑皮揶揄的笑聲在瓊斯身邊響起:「我還第一次聽過將軍是用徵招的,你們太陽家邦要不要搞個徵將令?」瓊斯還是保持諂媚的笑容,但是看來真的還有點尷尬的僵硬。

 

「黎赫緒少將,您也在徵招之內,不過是聘請啦!請您擔任大津海瑟一帶的飛航指揮官;史奈特少將,您則是地面保安官;魯達斯少將是技術發展總監、曼達夫少將則是情蒐指揮官,而瓊斯少將則為大津要塞重建指揮官…。」小個子一口氣說完,不讓黎赫緒有機會插嘴。

 

沒想到黎赫緒在這末了硬生生插了一句:「那赫林你是什麼指揮官?」小個子紅了臉,不好意思的說:「我是李將軍的中校副官,協助李將軍…。」話還沒說完,換魯達斯插嘴:「麥爾斯這老傢伙打的好主意,把所有人拖下水,還派兩個監軍,不過還好是派你們兩個,如果從地球總部派過來,那就太過分了…。」

 

曼達夫則撫著他的長鬍子,悠悠地接口:「麥爾斯不會這麼草率吧!用個通訊就連拜了六個將軍?」

 

諂媚的肥肉轉向曼達夫:「當然,當然,議長正在來海瑟的途中,我是接到命令先來為各位報喜的…。」

 

黎赫緒甩甩他有點長的褐色頭髮:「報什麼喜?隨便塞個官位,就硬要人接受?我可是打仗打膩了才做生意,幫個忙就算了,現在還要我從兼職轉正職,你們是開出什麼價碼?」

 

灰髮的史奈特也終於開了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我們說的過去,我和我的兄弟都已經厭惡了槍上舔血的軍旅生活,等聯邦戒嚴結束,我們就回去了,這少將之職,還請瓊斯將軍幫忙婉拒一下。」

 

肥臉抖動得更厲害了,但是諂媚白皙已經被驚恐豬肝紅所取代,瓊斯急急忙忙的轉向李賽德:「李將軍,你務必一定要請各位英雄幫幫忙啊!太陽家邦數百億的生靈都仰賴諸位了。」瓊斯想都不想就跪下去了,身旁的赫林也跟著跪下去了。

 

「瓊斯將軍你千萬不要這樣,我李賽德何德何能,這總督位置也應該是由你來做才對…。」瓊斯一驚,立刻把頭拜到地上:「李將軍你不答應,瓊斯就不起來!」

 

李賽德還真第一次遇到這種撒潑的方法,一時不知道怎麼才好,人也跟著彎腰下去,但是卻是扶不起這百來斤的大漢。曼達夫踱步走到兩人之間,厲聲的說:「瓊斯,你這樣能看嗎?這件是包在老夫身上,你先去禮堂安頓那五百名聯邦義勇軍,我和他們談談,等一下一定給你個交代。」

 

瓊斯抬起頭來鬆口氣,心裡暗想:「還好有這個愛當官的老頭,不然上頭要我一定要這幾個難搞的傢伙接這個燙手山芋,我哪做得來啊?真要我一個人守在這真空狀態,我可要逃兵了!」

 

瓊斯想到這裡連忙站起來,向站直的李賽德一拱手,又轉向曼達夫一抱拳:「那麻煩老英雄了,我和赫林立刻去安頓那幫兄弟。」講完頭也不回的就大步向禮堂走去,赫林也小跑步跟在他後面,兩個人看起來像是逃之夭夭般地狼狽。

 

曼達夫等兩人走遠,小聲的靠向李賽德:「賽德,你這招未免要價要的太高了,等麥爾斯來了,你在漫天開價就好,幹嘛為難這個小人物呢?」李賽德苦笑一下:「老先生,我是騎虎難下,可是我們這兩位聯邦英雄,可不是討價還價啊!」曼達夫隨著李賽德的手勢,眼角瞄向那一高一矮的壯漢,兩個人還真的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曼達夫心裡一陣暗苦:「麥爾斯這傢伙,還先開了價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cro32
  • 看到那兩位使者那邊,我就笑了,哈哈哈~

    蠻喜歡這樣的寫作風格,幾個人之間的逗嘴、鬥智,穿插著彼此都已經心中有數的劇情發展,讓人覺得這些角色很聰明,而其他的「演員」們就好像被安排好一樣照著劇本走...

    上中下策都出來了,原來太陽家邦是四川啊?ㄎㄎㄎ~不過,這邊是不請自來,有意思、有意思~~

    這篇寫作的口氣和步調已經很穩定囉!我讀著時候很輕易的就進到劇情裡去了..:)果然有參加過比賽就是不一樣..呵呵!
  • 唉呀!最近被家事心煩到手感都消失,實在對不起空城兄和經常來這理想看新作的朋友啊!不過,最近手感有點找回來,希望最近把手邊一些雜事忙完,再來繼續暢遊太空吧!

    黃晁 於 2011/01/02 02:12 回覆

  • macro32
  • 老師,慢慢來吧,家人的事很重要,總有個輕重緩急;何況,有時候take a break會更有Feeling,甚至也會有更不同的觀點和想法...

    加油!
  • 我換個主題先寫寫看,不然老是夢見這個劇情,也不是辦法。

    黃晁 於 2011/05/26 16: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