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瑟港經歷了保安指揮官瓊斯的一陣排頭之後,李賽德終於逼他要做出抉擇:「你要向聯邦投降?還是要向達邦投降?還是你想逃向冥天堡,和冥天堡共存亡?不然,星際聯邦或者逃回家邦也不錯!」瓊斯剛剛就在猶豫這些事,這都是爛方法,他不禁皺了一下眉頭:「還有沒有其他選擇?大師應該不會有這幾招連下官都想得出來的方法吧?」李賽德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如果和太空海盜一起作戰,你會不會太為難啊?」

 

瓊斯愣了一下,和海盜勾結,一定也是被法辦槍斃,瓊斯真覺得李賽德再開他玩笑,笑著臉挖苦的說:「李大師,怎麼你的選項都是死路一條,沒有活路的嗎?」李賽德笑了笑:「我剛剛不是說要你和我一起亡命天涯嗎?你不是還點頭?」瓊斯很尷尬的紅著臉,情報官赫林出來打圓場:「李中尉,不要為難指揮官,他的妻小都在家邦首府布達魯特,你這樣會讓他很為難…。」李賽德又笑了笑:「誰叫他答應這麼快!不用擔心啦!指揮官,等一下奇蹟就會發生了…。瞧,這不就來了…。」肥胖的麗茲已經是用她最快的速度跑進來了,如果不是指揮官室很小,大家都猜想她應該是想滾進來了。

 

「指…指揮官,總部來電…。」麗茲喘吁吁的說完就靠著門邊繼續喘著。瓊斯顧慮到現場很多人,於是他站起來到指揮室去接。

 

瓊斯走出門口之後,李賽德轉頭問赫林:「你們這裡有位發明家,魯達斯大師,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赫林點點頭:「那是家叔,不知道李中尉找他有甚麼事?」李賽德突然想起來了:「你是小時候陪我玩球的小孩!」赫林瞪大了眼睛,表示他也想起來了:「你是李厚良大師的孫子!我叔叔等你很久了,聽說你兩年前過境海瑟,剛好小叔和大伯一起到首府去,沒有遇到你。」李賽德點點頭。

 

這時候瓊斯跑了進來,幾近歡呼的大聲說著:「李大師!你是什麼人物?總部命令我配合你作戰,還會派援軍來支援!」房間外面歡呼聲不斷,房間內四個人則都毫無感覺,尤其是見過達邦新型艦隊的史、黎、李三人,更是沒有任何喜悅感,尤其是黎赫緒,他自從開了貨運行之後,跑的地方多,見多識廣,根本覺得家邦的軍隊是以卵擊石,不堪一擊,要不是礙於客人的身分,他早就出口諷刺一番。最後還是李賽德開了口:「瓊斯大將,那你趕快備戰,我們要去看一個老朋友,由赫林招呼我們就好。」相對於瓊斯唯唯諾諾的離開,史奈特和黎赫緒則面面相覷,心想:「跟我們有何關係?我們也要去?」李賽德看出他倆的疑慮,隨口說了一句:「走吧!對你們有好處的。」兩個人心想:「都已經被拖進來了,不如去看看熱鬧。」兩個同時一起站了起來,隨著李賽德和赫林一起走了出去。

 

…………………………………………

 

魯達斯一頭白色長髮,還盤了一個髻,簡直就是時光倒退好幾千年。旁邊另一個白髮老先生,則是現代裝扮,但是留了一把很長的白鬍子。李賽德才剛踏進房子,魯達斯已經迎了上來,連忙把四個人請進大廳裡。

 

穿過外面的庭園山水,史奈特停下來看了幾眼,心裡突然覺得自己的鏢行不夠氣闊,也不如這裡精緻高雅。黎赫緒一向對山水沒啥興趣,所以就大步跟著李賽德後面走進大廳。

 

一行人坐定之後,魯達斯介紹身邊的老人:「這是我大哥曼達夫,是個情報高手,我請他跟大家做個簡報吧!」曼達夫摸摸他的白鬍子,慢條斯理的說:「這次是由教團發動的戰爭,所以連教團首席都出動了…。」史奈特和黎赫緒都很好奇那是誰,因為聯邦這邊對達邦教團的情報很少,尋常的消息都是交戰的達邦政團情報,比如說陣亡的達邦智慧之師阿里納斯、被冷凍的達邦之狼雷林頓、在家稱病的萊克斯和失蹤已久的美麗頭腦曼絲絨…。教團會被注意的,也是和聯邦交戰過的貪狼斯巴特、餓虎阿菲特,還有久未謀面的潛龍哈比特,其他的教團人物,聯邦這邊就不大清楚了,所以兩個人莫不豎起耳朵認真聽。

 

這時候正中央地上浮起立體的宇宙圖,曼達夫拿著指揮筆用紅色雷射光指著達邦冗道,這是達邦通往大津自由港的唯一通道,聯邦則得透過冥天堡才能到達大津自由港,星際城邦則是得通過海瑟另一邊達美星,再通往冥天堡。曼達夫指著達邦冗道說:「教團首席聖阿伯倫帶著金鋼二傳道師,為一個艦隊,現在應該剛剛通過冗道口;阿菲特現在正在往冥天堡前進,因為冥天堡的西方整個是黑洞區,家邦艦隊都集結在西南邊,所以他會繞道海瑟這裡從東北角進攻,才能達到奇襲效果;但是斯巴特和哈比特還在鞏固大津陣線,所以當斯巴特和哈比特還沒有準備好對家邦艦隊給予壓力,還有防止冥天堡北邊聯邦第四艦隊支援之前,阿菲特不會進攻,不過他可能會劫掠海瑟,大家都知道阿菲特的貪婪個性,甚至是太空站都不會放過…。」曼達夫手中的光線停在冥天堡東北方的海瑟,之後又往南越過小黑洞區,又移往更西邊大津的東南角的隕石破碎帶,也就是無主的小行星區,不發一語的停下來。

 

黎赫緒首先發難:「曼達夫大師,你是認為這裡還有另一支艦隊嗎?」魯達斯接口:「這是家兄情報網漏掉的部分,但是大津艦隊在這裡被殲滅,家兄十分懷疑是阿龍達親自出動了!」黎赫緒和史奈特都沒聽過這個名字,黎赫緒不以為意的說:「管他什麼打?通通圍起來打就是啦!」曼達夫看了他一眼,摸著鬍子笑著說:「小兄弟,有勇氣,小魯達,你的打龍號,有機會可以送人了。」魯達斯微笑的說:「大哥,是達龍號,不是打龍號。」兩個兄弟說說笑笑之際,黎赫緒打開他的隨身表,指向立體圖,原本紅點指的位置空空蕩蕩,卻出現一批艦隊,正在消滅達邦艦隊和民用運輸艦。黎赫緒接著說:「兩位大師,這是我的偵察隊發現的,是那個什麼龍的傢伙嗎?」曼達夫伸手把圖形變大,他仔細看了一眼:「是!是阿龍達的艦隊!」史奈特忍不住:「他是誰啊?」李賽德搶在大師前面發言:「阿龍達號稱達邦鎮邦艦隊,除非必要,他是達邦的最後預備隊。」史奈特又問:「那達邦不就是空城?」

 

曼達夫搖搖頭:「這代表灰影控制了達邦的政團,教團才能傾巢而出。政團還有三個艦隊沒出發喔!」黎赫緒吐吐舌頭:「達邦,有聯邦兩倍的艦隊,他們是複製了多少人呢?還好沒搞生化人和機器人,不然那些打不死的傢伙更難搞!」魯達斯覺得黎赫緒很可愛,笑了出來:「哈!中尉,你們連複製人都知道囉?他們現在能一天複製成功一個成人,還不停複製小孩。唉!造孽啊!還說復興地球文化,地球文化是這樣沒人性嗎?」

 

李賽德突然想起了甚麼,低了頭沉思。魯達斯看到了,拉了李賽德的手:「放心啦!宇宙主宰自有安排,你就安心打好眼前場戰。我剛剛和羅曼星人的代表見過面…。」因為他們說話很小聲,旁人都沒聽見,所以也沒打斷黎赫緒的興致,他繼續問:「那灰影為什麼不自己出面呢?」曼達夫看到李賽德和魯達斯竊竊私語,於是站出來說:「一方面是忌諱羅曼星人,一方面灰影怕光,太空中充滿恆星亮光的地方才有人類,沒有光的地方,他們要去淨化誰呢?唉!要不是有羅曼星人,人類對於灰影來說根本沒有存在價值…。」除了交談李、魯兩人,所有的人都打了個哆嗦,原來是因為羅曼星人,才有人類啊!

 

黎赫緒又接著問:「那羅曼星人又是什麼東東?為什麼他們不出來把灰影打倒就好?讓我們這麼累?還要自己殺來殺去?」這次換講完話的魯達斯接口:「羅曼星人他們信奉宇宙平衡,他們相信灰影的存在有他們存在的道理,任何人都不能滅絕另外一種生物的。所以他們只能教我們自保,而無法介入我們的打打殺殺,也就因為人類的低能與慾望,才會被各種勢力牽著鼻子走。唉!」

 

史奈特比較實際,他覺得知道個大概,他就不想再追究了,他阻止了黎赫緒繼續發問,自己問起來:「我現在比較關心,怎麼在海瑟打一場仗?只靠家邦的保安隊,那叫送死!」魯達斯瞇起眼睛來,曼達夫摸摸他的鬍子,連李賽德都微笑起來,讓史奈特和黎赫緒都快搞瘋了,這三個人葫蘆裡是賣什麼藥?

 

曼達夫先開口,用雷射在宇宙圖上劃了劃:「現在聯邦第二、三、四艦隊都在邊境待命,加上冥天堡的艦隊,和家邦馳援艦隊,我們和達邦是勢均力敵。喔!不!或許差一點,不過星際城邦的海盜寇格斯會來幫忙,這樣就差不多了。但是要贏,得靠兩件事,第一是靠政治手腕,這我安排好了;再來是靠家弟的發明和各位的努力了!」

 

魯達斯揮揮手請大家穿過迴廊走入內廳,內廳看來和外聽完全不同,從外表看來高度類似,走進來卻變成一座大型停機棚,但是卻堆放了亂七八糟的雜物,只留下一條勉強能走得通道。魯達斯不好意思的回頭跟大家說:「抱歉!抱歉!我發明太多,就亂堆…。」赫林走在最後,他高聲對魯達斯說:「小叔,改天我幫你打掃…。」魯達斯應了一句「好!」但是曼達夫卻轉過來比了食指放在嘴唇前面,意思是要赫林不要多話。

 

好不容易走到比較空曠的地方,魯達斯在雜物堆裡翻來翻去,終於拿出一只皮箱。他打開來,從裡面到出十幾架驅逐機的模型,攤在空地唯一的桌上。黎赫緒走過來,拿起一架放在手上,開口說:「大師,你是要我們連夜趕工按照模型打造這款戰機嗎?」曼達斯微笑不答話,黎赫緒有點不大確定的繼續猜:「難道要我用這模型去砸達邦的戰機?它是炸彈嗎?」黎赫緒已經用盡他的想像力了。

 

沒想到曼達斯拿起一架模型機往後面空地一丟,高喊一聲一串數字,聽來是編號。模型掉下地面的時候,突然變成一架大型戰機,而且還引起巨響,眾人都稍微閃避了一下。曼達斯轉過頭來對大家說:「這是我按照李厚良大師送我的黑鳥改裝的,厚德,你也有一架,我再幫你改裝。我運用羅德曼博士的空間壓縮原理,讓它可以改變外型、大小,你只要叫它的名字就能發動,我剛剛只是叫它的編號,因為它還沒有主人。這比黎上尉的天馬戰機戰力還高出三倍,這一個機群,就可消滅一個艦隊,當然啦!宇宙主宰有好生之德,我希望黎上尉非不得以,不要帶大開殺戒…。」

 

黎赫緒吐吐舌頭:「天啊!這是什麼妖怪…。」才剛講完,黑鳥戰機排了一股氣。曼達斯警告黎赫緒:「抱歉啊!我當時無聊,把它們都設定了脾氣,你講話要小心,不要惹它們生氣咧!」黎赫緒很頭痛,因為他的愛琳戰機也是脾氣大的不得了。他低聲靠近曼達斯:「是什麼理由,改裝高效能戰機,都要加入脾氣啊?我的天馬戰機也是,兇的不得了。」曼達斯笑了笑:「怕駕駛員無聊吧!因為它們能夠跳躍飛行,你的天馬,我再幫你看看,如果你有感情了,我把她的記憶移到黑鳥來。」黎赫緒點點頭,但是馬上又憂心起來:「可是我沒把所有飛行員都叫來,這樣人手不夠…。」

 

曼達斯走到一個大圓環旁邊,圓環下有道門,曼達斯招手請史奈特過來。

 

「史上校,你打開門看看…。」

 

史奈特一扭開門,發現門裡面是沒有營業的小酒館,但是他一眼就認出了後面掛的鏢靶上的飛鏢是他射中的,因為他一轉頭隨手射中紅心,所以趙之敏把它掛在酒吧後面紀念。史奈特把門關上退了出來:「這是幻境嗎?」魯達斯笑了笑:「不是喔!這叫任意門,不過我只能做到要有精確座標,才能彼此相通,像是不知道座標,移動的載具,就不能相通,所以叫任意門,有點過份啦!哈哈…。」大家都已經瞠目結舌了,魯達斯繼續說:「等一下我調整一下座標,黎上尉,你就能回去找援軍了。」

 

接下來魯達斯轉過來另一側,那是一排衣櫃,魯達斯拍了一下,衣櫃裡的衣架竟然無邊無境地向側面跑出來,大家都看不到它延伸到哪,因為房子也跟著變大。魯達斯挑了最靠近自己的一件軟甲:「喔!就是這款,來!史上校穿上吧!」魯達斯往史奈特身上一丟,軟甲就直接黏在史奈特身上,接著就慢慢融化,被史奈特的身體所吸收。史奈特往後跌了一步,摸摸自己前胸,真的摸不到軟甲。

 

「軟甲呢?」史奈特十分慌張,他從來沒這麼恐懼過,因為他可不想變成機器人。

 

魯達斯又一件件丟到李賽德、黎赫緒和赫林身上,一邊丟一邊說:「放心啦!我這叫生化軟甲,它會被人體吸收,戰鬥的時候會變成盔甲,完全依據你的意志和身體反應而定,而且不需要能源,它是靠你的廢棄物,汗啦、體熱啦之類的維持運作,差點講成維生,它是沒有生命的,但是它能感覺、維持你的生命…。」

 

黎赫緒來不及抓住軟甲的衣角,它已經被身體吸收,黎赫緒連忙問:「那我要有點隱私,怎麼脫下來?」魯達斯:「隱私?我到沒想到,它不能脫,但是它會變成你的皮膚,讓人感覺不到…。」黎赫緒大叫著:「你的意思是,我要永遠帶著大型保險套?」這讓黎赫緒快抓狂了,他連她的手都沒牽到,他可不希望第一次是隔著這件奇怪的軟甲做愛。

 

魯達斯抓抓髮髻:「我會再想想辦法,看怎麼樣讓你脫下來,不然至少幫你開個口!」李賽德、史奈特和赫林都笑不出來,因為他們都有著和黎赫緒一樣的疑惑與困擾。

 

魯達斯走到另一邊的櫃子,看來是槍櫃,但是他又轉過頭來:「至少要等這次戰爭打完,我才能想,還有,上校請你想像個武器…。」史奈特以為他想一下,槍櫃就會跑出他想像的武器,但是他卻想到是光刀。忽然他發現他的手變成光刀形狀,而且他揮了一下旁邊的木椅,木椅應聲而斷。

 

魯達斯拍一下槍櫃,槍櫃一邊延伸,他一邊說:「軟甲會依據你的想像、你的經驗,變形出順手的貼身武器,當然啦!槍砲是不行…。」黎赫緒開玩笑的說:「那可以像古代一樣發出氣功嗎?」說完就對雜物堆比了一下。

 

沒想到雜物堆被他轟出一個大洞!

 

黎赫緒吐吐舌頭:「抱歉!真的可以耶!我不是故意的,希望沒有重要的發明…,抱歉、抱歉!」

 

魯達斯被轟一聲嚇了一跳,轉過來拍拍胸脯:「還好、還好!那堆是要丟掉的,我等等請機器人清掉,不過,黎上尉,你嚇死我,就沒人幫你開洞啦!」這個時候大家終於笑了出來,因為實在太好笑了。魯達斯挑了兩件武器,又一邊說:「軟甲是吸收人體裡面的氣和熱,所以只要氣和熱能轉換的能量都可以運用,你也能跳很高、跑很快,只要…。」這次換赫林想試試看,他跳到屋頂,那至少有三層高,然後…重重摔下來。

 

黎赫緒把他扶起來;「會痛嗎?」赫林搖搖頭:「不會,但是很糗,也很難看。」魯達斯笑了笑:「要練習一下。」李賽德看看自己的身體:「是刀槍不入嗎?那不會死嗎?」魯達斯笑著說:「不算不會死,但是一般槍砲沒問題,刀械也傷不了你,包含光子刀都對你沒轍。而且你的感官會被軟甲加強,所以即使鈷彈機關砲,你也能一一閃過,但是如果大爆炸或著反物質武器就要擔心了。」魯達斯把武器分別拋給史奈特和黎赫緒,繼續說:「不能超過軟甲負荷,生化武器、一般毒物也奈何不了它,但是如果是你生理老化,無法提供足夠的能量給軟甲,那它就會從你體內排出…。」黎赫緒搶著問:「是固態?還是液態?我可不想老了之後,還便祕而死?」連魯達斯都笑彎了腰:「呵呵…,虧你想得出來,那我不就快便祕了?是透過汗液排出來啦!如果你怕老,我還有一種返老還童的藥,你要不要試試?」黎赫緒搖搖手:「不用了!你自己都不吃了,我吃了萬一變嬰兒,那怎辦?我猜你是不想替我開個洞,特別害我…。」

 

魯達斯笑到得捧著肚子:「呵…,有意思!小兄弟,你很有意思,我本來下禮拜才想吃吃看,哈!就等幫你開完洞,我再試…。」史奈特一邊笑,一邊把光刀變回手,雙手把玩著剛剛魯達斯給的步槍:「大師,這又是什麼槍?」

 

魯達斯轉過來面向史奈特:「那不是槍,他那把才是槍!」魯達斯指了指黎赫緒手上的手槍,繼續說:「你那把是中子砲,我本來想再縮小一點,可以直接套在手臂上,後來實在沒辦法,它需要的能源很大,我還是必須用核子電池,對,就是那裡打開,有兩顆氫核能電池,靠光活化氫核能充電,必要時可以轉換成空氣充電,利用空氣的氫氣轉換,但是這樣充電速度比較慢。你要小心,它的威力很大,一砲就能轟掉一台坦克,你也能調小,這邊有個旋鈕,對,透過軟甲,可以用意念控制,調小校能,它就會變成中子機關槍,能連續射擊十個小時!」換史奈特忍不住吐了舌頭,他沒聽過這種武器。

 

魯達斯又轉回來對黎赫緒說:「這把是中子追蹤槍,我也想把他變小套在手指上,但是啊!怕軍人忘記亂開槍,伸個手指就發射,當然啦!也是跟能源有關,如果要連續發射會吃掉軟甲的能源,所以我一樣用氫核電池。這把槍呢,能讓你想打哪裡就打哪裡,它會追蹤敵人,對步兵特有效。一般追蹤槍都得用子彈,我結合了軟甲的感應效果,能夠靠折射加能,讓中子光透過周遭物體的折射逐漸加能,命中目標時達到殺傷的能量。黎上尉,你透過那面鏡子,有沒有看到後面的瓶子?瞄準鏡子射擊看看…。」話剛說完,黎赫緒就扣了扳機,果然光束飛向鏡子,反彈到右邊的鋼架,再反彈到左邊槍櫃,之後擊中瓶子,瓶子隨著光束抵達就跟著破裂。

 

魯達斯繼續說:「當然如果你要直接射擊,透過軟甲它能知道你的想法,像這樣…。」不知道魯達斯甚麼時候手上拿把槍,瞄準鏡子,咻咻兩聲,鏡子隨著光束破裂。「我還做了個設計,你把兩把槍隨便往身上掛,軟甲會把槍吸附在你身上,而且一套軟甲對應一把槍,啟動之後,就不能修改,得靠我來改。」他從槍櫃拿出一把短槍,丟到史奈特大腿上,果然就吸住了。

 

大夥陸續裝配起來,魯達斯對史奈特說:「等等把你的三十六員虎將都裝配起來,你們就是所向無敵的陸戰隊了。」史奈特突然想起什麼,開口問:「我們有一位隊員的下肢是生化和機械合體,他在之前受傷改裝的。」魯達斯不加思索:「等等叫他來,我把原來身體還給他。」史奈特突然好感動,因為他一直為了豪斯不能生育而自責不已。史奈特不確定的問:「所有功能都會恢復嗎?」魯達斯愣了一下,隨即聽出弦外之音,點點頭:「嗯!保證他重振雄風!」黎赫緒在旁邊聽到了,轉過頭來對李賽德說:「你認識的這位大師,以前一定是在賣藥的…。」李賽德還沒反應過來,一旁的赫林已經笑倒在地上打滾。

 

魯達斯拍拍手:「好啦!大功告成,這下你們就比達邦略佔上風了!接下來就看你們的謀略了!」

 

黎赫緒擺擺手:「不對、不對!大師,你知道達邦這次出動那種有大型砲口的戰艦嗎?」李賽德補充一句:「反物質能量死光砲!」黎赫緒、史奈特齊聲點頭說個:「對!」赫林則是被嚇到面如死灰:「那怎辦?」

 

魯達斯又抓了他的髮髻一把:「有了!」他又轉到另一頭翻箱倒櫃,拿出一個行李箱,邊開他邊說:「羅曼星人總是說要平衡嘛!他們有,我們也不能太差。」行李箱一攤平,打開有五艘戰艦模型,樣子十分古怪,很像過去地球上的船隻,跟現在流線型的宇宙艦不一樣。

 

黎赫緒抓抓頭:「這難道也會變大?」魯達斯點點頭:「不過得去宇宙港,才能打開。賽德,你有駕駛班底嗎?」李賽德搖搖頭。原本不發一語的曼達夫在旁邊噗嗤笑了出來:「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賽德,你不知道你帶來的三位老師都是高手嗎?」曼達夫用光筆在空中現出瑪莉蓮老師的影像,接著光筆發出聲音介紹:「瑪莉蓮,銀河聯邦艦隊首席作戰官,3471年退役,3472年歸化太陽系家邦…。」話還沒說完,曼達夫就把影像換成漢彌勒,說了一句:「剩下你自己發現…。」接著是光筆的聲音:「漢彌勒,3475年銀河聯邦總校宇宙戰略研究班第一名畢業,星際城邦第一武士,曾任聯合艦隊司令官,擅長艦隊指揮,與近身肉搏…。」曼達夫又換了文釋立:「文釋立,銀河聯邦艦隊首席通信官,後叛逃到星際城邦擔任教師…。」

 

曼達夫拍拍赫林的背後:「這就是你的情報官啦!剩下的慢慢補齊…。」

 

李賽德有點困惑的說:「可是有五艘戰艦?」

 

魯達斯笑笑說:「這叫五星連線,你的班底不夠,其他四架會依據你的旗艦的駕駛,而自行變化隊形,這對漢彌勒來講是小事啦!以後等到你的隊員齊了,在讓艦隊成立,我到時再多給你幾艘。」

 

黎赫緒搔搔頭:「這看來沒多厲害啊!有使用說明書嗎?」魯達斯做了假裝跌倒的樣子,表示他真被黎赫緒打敗了,這老先生還真心喜歡黎赫緒,才會和他玩鬧起來:「小黎,我可以這樣叫你嗎?」他不等黎赫緒點頭答應,就繼續說:「這幾艘戰艦,能放目前母艦三倍的戰機,這還不包括縮小的喔!這六門三管主砲的威力都大過你們看到的那死光砲,而且可以連續發射,不用充電。艦首的這個洞,你們最好不要亂用,因為它可以摧毀一顆行星,而且可以連續發射五發才休息…。」黎赫緒吐吐舌頭:「我的天啊!那就叫這五艘去對付五個艦隊就好啦!幹嘛還要我套個大型保險套?」一老一少還真開玩笑習慣了,大家也都笑了起來。

 

曼達夫摸著鬍子說:「小兄弟,我們不是要一個殺戮戰場,而是希望有一個和平的世紀;我們也不是殺人如麻的獨夫,而是希望以戰止戰,卻不是血流成河。複製人也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你慢慢體會這點吧…。」黎赫緒乖乖的點了點頭。

 

魯達斯覺得大功告成,又拍拍手:「那大家分頭去準備啦!祝大家旗開得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cro32
  • 嗨~奉旨寫心得來囉~

    這個章節,真的是既爆笑又緊湊...

    爆笑的是,複製人+小叮噹+007+怪醫秦博士+金鐘罩鐵布衫...只差沒出現變形金剛了,照這樣發展下去,這戰爭還有得打嗎?派一隊武功高手直接殺到教廷去把首腦們抓回來就夠囉~~

    不過很惡搞的就是,最後居然是不打了...

    難道說「最精采的戰爭,就是還沒發生之前就已經結束」的意思?

    還是切入正題來寫個心得感想囉:

    一、就劇情鋪陳上來說,已經有很不錯的架構,人類之間不同體制(思想)的對立所造成的衝突、外來勢力的背後操作(就跟霹靂布袋戲一樣,誰先曝光誰先陣亡?)、宗教的介入、政治的操作、人性的善與惡....有了大架構,細節就可以慢慢來發展;不過在歷史、宗教與政治立場上的操作,後續可以多一些描述(可以安排一些對話,帶入從前發生的歷史事件,等於又是一個個的小故事)。

    二、人物的側寫上,可以多一些敵對勢力的描述(內鬥與合作),甚至他們在戰爭上的準備、科技狀況、經濟狀況、政治狀況等等;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其實是雙線進行,雖說主角是楊威利,但描寫帝國方新皇帝萊茵哈特的篇幅也非常多。勢均力敵的兩方,打起來才有意思....至於老師回覆過關於人物關係、簡介的部分,我蠻建議「寫到哪、追加到哪」的方式,畢竟一開始就寫一些後頭才出現的人物,只會增加負擔,到時候如果出書了,就分第幾集來寫,就算某些人(主角們)一直活著,也一樣可以在第二、第三集當中的簡介上做更新;人物關係圖可以利用簡單的流程圖表,做一張夾頁的方式來呈現。

    三、第十六章的部份,如果有時間的話,我說不定會寫成,一開始主角方很順利,大殺四方,戰略成功、戰術也很有效率,然後劇情急轉直下,一順利了,大後方就開始鬥爭、搶功、佔位置,然後開始制肘,造成主角們開始出現問題(補給、人員調動、情報洩漏等等)....最後甚至被逼到盡頭,準備做最後的困獸之鬥,然後女主角那個什麼布料的,還得面對最心愛的人進行殺戮....最好再來個臨別前的勸說不成,灑淚而去(雖然很狗血,但為了女性讀者,一定得噴一噴狗血)....

    最後在緊要關頭,換成教團那一邊內鬥、政變,千鈞一髮之際救了主角方,但是一枚流砲(比流彈大顆很多)誤擊主角旗艦.....女主角不顧一切搭救,最後.....最後怎麼寫都可以啦,反正就算只剩下一顆腦袋還活著,那個未來世界的華佗也可以幫主角恢復「全部功能」啦~

    那最後就是全宇宙最聰明的男人和女人從此退隱到古墓派的星球上,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直到下一次戰爭,又出山開始斡旋全宇宙的人類和第三方外星人奮鬥....

    四、我想是時間的關係啦,沒有太多時間著墨在一些人物的「政治觀點」、「哲學觀」和對於「善惡」或是「和平與戰爭」的看法與說法;但我覺得要寫出一部四平八穩的小說,真的需要很多很多的閱讀與練習,加上細膩的思維、邏輯與作者本身豐富的歷練和人格設想....老師這篇其實格局就真的很大了,骨架都全了,越到後頭,整個對白上的幽默感呈現已經慢慢有一種風格出來;對於男女之間情感的描寫以及夥伴或是同袍間有意無意的訕笑與挖苦,也有一定程度的功力囉~

    在提及一些「古文化」的部份,倒是可以直接引用歷史典故,越是眾人耳熟能詳,我想越能造成共鳴,讀者也比較能夠進入狀況,然後帶一些不同時空背景會有變動的地方,這樣就會很精采;就像我在跟學生講音樂,「變動之中,一定會有種固定的旋律或是和弦進行模式」,讓聽眾能夠預先猜測到下一段旋律的進行,那對方就會跟你產生共鳴,也比較能夠「進入歌曲」當中。如果有人可以把赤壁之戰寫成銀河戰爭,我也會很佩服啊!

    五、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特別是情人、敵人、同伴、師生、親人之間的描述,覺得在後面這幾篇開始很有市面上出版小說的味道了;老師這幾天用手快打斷的毅力和堅持所寫出的篇章,整個進化的很快....那種感覺就像知名的漫畫「城市獵人」一樣,該作者的前一本漫畫「貓眼」,從第一集畫到最後一集時,整個畫風變化超大,最後一集的風格後來就延續到「城市獵人」,之後就穩定下來,形成他個人獨特的畫風了。相信逐漸老師也能抓到自己的style,就目前閱讀起來的感覺,幽默、緊湊、天馬行空、格局龐大、變化層出不窮....這是我的感覺,相對的,就比較需要追加細節、解說(科技與武器、政治局勢、人物個性等等);像是老師在一開始就補充了外星人的部分,後面的篇章卻很少提到他們相關的影響力在哪、透過什麼樣的方式來影響等等。

    今天不知為何,比平常感覺到疲倦一些,不然就可以再多寫一些感想....老師的新書我入手囉!改天看完再來寫心得...(不過我最近都是用置入性行銷的作法,寫在我的文章裡頭啦,呵呵)
  • 我最近少看到你的心得囉?我知道你忙啦!就像你期待我的小說,我也期待你的分享喔!

    空城兄的意見對我來講太有幫助了,我最近買了本「變身暢銷小說家」,在陪我爸看病的時候慢慢啃,我發現我之前寫小說只是講故事,還缺了點刻意佈局。不過,我打算銀河啟示錄還是把故事說完,第二部科幻架空歷史小說「我就是諸葛亮!」再來慢慢琢磨情節佈局的問題。

    天冷囉!空城兄可得保重身體呢。我也得去趕工囉!

    黃晁 於 2010/09/24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