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賽德一行人隨著傑克森來到他的辦公室,辦公室裡面除了一張桌子、一套沙發,剩下的就是傑克森的辦公椅、一支緊急電話和辦公椅後面的一幅畫,看來傑克森‧伯特也是蠻節儉的。傑克森咧著嘴,不好意思的笑著:「抱歉,寒酸了一點,大家將就一下,要給大家泡茶嗎?」

 

李賽德揮揮手請他去泡茶,史奈特和黎赫緒都覺得這個傢伙會不會太大牌了!

 

傑克森出去後,辦公室只剩下李賽德、史奈特、黎赫緒和他們倆的手下,總共五十一個人擠在這個小小辦公室裡,說小,其實也不小,大概有六平方公尺大,大家站著還挺鬆的。

 

李賽德把他的電子書打開放在桌上,接下來大家知道為什麼要支開傑克森了。因為電子書開啟的是礦區立體雷達圖,地圖上顯示著傑克森正要走到廚房去,但是他不是要去泡茶,而是那裡有個地道,傑克森的四名手下正在那裡等他,其他的手下正在包圍這個辦公室,並且在外面撒上一些液體,看起來應該是一種易燃物,因為很多人手上拿著火把。

 

李賽德拉開背後的掛圖,油畫底下有個暗鼂,李賽德伸手進去拉一下,辦公桌就移開了。史奈特和他的手下還得閃一下桌角,才能讓底下的樓梯全部看得見。原來桌下室另一個地道,李賽德招手叫大家下去,男男女女魚貫下去,沒有發出一點聲響。李賽德是最後一個下去,隨手把電子書拿下來,接著扳了一下桌角,桌子和地面就漸漸闔上,恢復原狀。而大火就在這個時候燒了起來,外面夾雜著百姓的呼喊聲,似乎是大叫著救火之類的。

 

地道的下方還是個大的會議室,隨著人員的下來,燈光逐漸明亮。李賽德繼續把電子書攤開,這次出現是比較大的礦區地圖,人影小了很多,但是依稀看到傑克森和手下都往西北角趕過去。這時候李賽德終於開口了:「傑克森不只和你們的卡達上將做生意,還是是多年來達邦埋伏這裡的間諜,他現在趕過去就是要去搭達邦來接他的逃生艇,我相信還有很多間諜都會在那裡會合,史奈特上校,奪得逃生艇就是你的任務了!」史奈特聽到卡達的秘密被這老師知道,有點訝異,但是剛剛這傢伙能叫出他和黎赫緒的名字,知道卡達的交易也就不希奇了。

 

不過,史奈特現在快悶死了,大火在地面上燃燒,讓底下的空氣越來越熱,他不耐煩的說:「先把我們搞出去,我就幫你搞定那些逃生艇。」李賽德按了手中的小圓筒,後面的一扇門就打開了,李賽德神秘的笑了一下:「我頭先還不知道複製這個東西有甚麼用,直到剛剛我才想到…。」史奈特帶著他的部下從那扇門魚貫而出,直奔西北角。

 

黎赫緒拉了拉衣領,他也快要受不了了,他很懷疑怎麼李賽德都沒事,他稍微有點禮貌的問:「那我們呢?」李賽德把地圖再放大,人影已經看不見了,現在看到的是整個大津行星的全貌和附近太空的空域,一整個達邦艦隊,正在陸續放下登陸艇。大津的保安艦隊正在由反方向離開大津星球,後面跟著大量的民間運輸艦。

 

李賽德指著保安艦隊前進方向說:「我猜前面破碎行星帶有埋伏,達邦利用家邦的雷達系統不發達,運用破碎帶當掩護,他們不可能放三十萬大軍,五萬艘艦隊安然撤退,所以請黎赫緒上尉協助偵查一下,最好能拍下達邦屠殺的鏡頭…。」李賽德說的很冷靜,但黎赫緒聽得毛骨悚然,不過黎赫緒也知道任誰都不能阻止悲劇發生,攝影可能是最好的控訴和復仇。

 

黎赫緒轉過頭去:「郝麗、梅蘭朵,妳們兩個人架天馬戰機去,記得起動隱形功能,我們會給妳們會合訊號。」兩個美麗女子說了聲「是!」就從密道出去。

 

「剩下的飛行員,麻煩妳們掩護難民撤退,我們奪得達邦逃生艇,就可把所有難民送上船了。」李賽德說完,闔起他的電子書,就隨著黎赫緒等人從密道離開。

 

……………………………………………….

 

史奈特搶先一步跑到停機場,他和弟兄們躲在附近的草叢,他們觀察到達邦只有幾個警衛站在機場邊緣警戒,表示達邦根本沒有料到會有人知道有間諜會在這兵荒馬亂的時刻悄悄的撤離。他用手勢暗示傑斯士官長帶幾個弟兄放倒那幾個警衛,接著史奈特要豪斯帶著剩下的弟兄立刻登艦搶奪逃生艇。史奈特則和傑斯會合,重新埋伏在草叢間,等待傑克森的到來。

 

沒多久,前方的傑斯就發出警訊,表示傑克森已經接近機場了。史奈特回頭看看豪斯,豪斯已經站在機艙外向他比出已經完成任務的手勢,史奈特再比出立刻起飛的手勢,十多架登陸艦,除了豪斯那架之外,紛紛發動引擎,升空往礦坑方向飛去。

 

傑克森等數十人聽到艦艇升空的聲音,加快腳步往停機場跑過來,邊跑還依稀聽到傑克森邊抱怨:「我們是最後了嗎?距離撤離時間還有半小時呢!怎麼會這樣,難道時間更改了,沒人通知我們?呼呼…。」肥胖的傑克森跑得十分吃力,但是他還是努力向前跑。

 

咻咻幾聲,質子槍的光束擊倒了傑克森身邊的幾個警衛,傑克森見狀不對,立刻要轉頭溜走,士官長傑斯一個箭步往傑克森後腦勺垂下去,傑克森就應聲倒地不起。史奈特帶著後排的弟兄補位到傑斯附近,把後續三十多位警衛一一擊斃。大家才七手八腳的把傑克森拖上最後一架登陸艦,從容升空離去。在空中,史奈特透過偵察窗往下看,陸續有許多間諜趕到現場,卻只能在地面看著登陸艦飛離,他們在地面捶胸頓足,卻毫無辦法。

 

史奈特轉身對豪斯說:「他們一定都潛伏好多年,你看他們連通訊器材都沒帶,我猜他們連最新的通訊方法都不知道。」豪斯站在駕駛艙外面,看著地上昏厥的傑克森:「他一定知道通訊方法,礦場是唯一能擁有任何設備的地方。」史奈特點點頭:「我猜那位老師一定需要知道通訊方法,我才留活口。」之後大家就不再交談,靜靜的隨著登陸艦往礦坑飛去。

 

史奈特的登陸艦降落的時候,李賽德已經在停機坪等候了,身邊只剩下三位老師和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不到十五個人。登陸艦的艙門打開,李賽德瞄見昏倒在地的傑克森,微笑起來:「上校的思慮真周密,我們的確需要他;雖然我已經知道通訊密碼,但是我卻不知道通行密碼…。」史奈特一副還用你說的樣子,招呼著最後一批難民登艦。接下來史奈特轉頭問李賽德:「然後呢?」李賽德一副輕鬆的樣子:「投降啊!」換史奈特臉色大變:「你說甚麼?我們辛辛苦苦才搶到登陸艦,要我們投降?」李賽德揮揮手要史奈特別緊張,史奈特突然覺得這個手勢好熟悉,開口問:「諾曼是你教官嗎?」李賽德露出他招牌的微笑:「不是他要你來救我的嗎?」史奈特有點疑惑,雖然這次的任務還是一樣替卡達運鈷礦,但是出發前諾曼的確有來找他,要他多待一點時間,說是會有人找他聯絡,也沒多說甚麼。

 

李賽德故作神秘的說:「他應該不知道要救我啦!我本來只是想要請你帶點東西回去給他,沒想到我可以親自拿給他了。」史奈特恍然大悟,原來眼前的這位老師是諾曼派來這裡潛伏的間諜。李賽德顧不史奈特怎麼想,趕緊對史奈特說:「上校,出發吧!往達邦艦隊飛去,趁他們現在大批人馬忙著登陸搶奪物資的時候,我們可以通過達邦的檢查哨,往達邦方向飛去…。」史奈特只注意到「物資」兩個字,連忙問:「卡達的貨呢?沒給他帶回去,我們可會被槍斃的。」李賽德笑了笑:「黎赫緒上尉早就載走了,放心吧!而且這次你們可能回不去了,或者應該說,回去也應該和卡達翻臉了。」史奈特驚恐到臉孔的扭曲:「什麼?」難道他再也看不到酒瓶在空中飛舞?李賽德坐下來,又開口:「上校,趕快下命令吧!你放心,你的小酒館會在我們要去的地方出現。」史奈特還沒反應過來,知道史奈特的怪僻的手下都已經笑成一片。豪斯還插了一句嘴:「上校,回去再喝兩杯吧!」,史奈特這時候嚇到全身都濕透了,他在心裡打轉:「這傢伙是誰,怎麼連我的嗜好都知道,該不會連我的秘密都一清二楚吧?」

 

………………………………………………

 

史奈特的登陸艦一馬當先的飛到檢查哨前面,即使沒有被五花大綁的傑克森在幾把質子槍的瞄準下,也不敢不好好聽話。透過通訊器,傑克森復誦了檢查碼。

 

檢查哨的士兵在小型檢查艇裡掃描十幾艘登陸艦和後面幾十艘的民用運輸艦,一位大尉基層軍官向傑克森的影像敬了個禮:「歡迎中校回來!中校,你的收穫不少喔?我看你們掩護的十分好,攜家帶眷還能裝滿幾十艘運輸艦,戰利品也不少呢!」傑克森不耐煩的說:「少廢話,我還要去向阿菲特大將報告!你檢查完了沒!」大尉唯唯諾諾的說了一句:「檢查好了!」回頭對身邊的通訊員說了句:「放行!」幾十架達邦最新式的「阿里納斯」驅逐機才散開,留了一條通路讓這小型逃難艦隊通過。

 

史奈特:「我們還得通過艦隊中間,才能繞到大津恆星…。」李賽德靠在窗邊默默的不搭腔,他正在觀察達邦新式的戰艦。一旁的豪斯當過作戰情報官不斷的喃喃自語:「達邦的科技進展的真快,才兩年,他們的戰艦和以往的型式又不一樣,不知道交起火來,聯邦新式戰艦會不會是對手?」過了會,豪斯叫起來:「上校!你過來看,那艘星艦有個好大的洞口,應該是某種新式巨砲…。」史奈特彎腰從窗口看去,的確有一艘星艦在艦首開了好大一個洞。李賽德這時候說:「那是利用反物質原理做的死光砲,比當年路耶克要塞的巨砲威力大了一倍,不過它有個缺點,就是發射之後,全艦會失去動力大約一分鐘。」這下連其他人都很訝異李賽德的見識廣博,因為沒有人看過這種東西。不常開口的傑斯突然說話了:「那不是他們把要塞巨砲帶著走?」李賽德苦笑一下,默認了這個事實。

 

史奈特很懷疑的說:「到底是誰在給達邦撐腰?我不相信就連聯邦都無法在兩年恢復過來,達邦可以進展這麼快?」豪斯轉過來,指了指傑克森:「我們這裡不是有最好的情報來源…。」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傑克森,傑克森慌張的跪在地上:「我離開好久了,我真的不知道…。」

 

李賽德目光銳利的看著傑克森:「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中校?」傑克森哀求著,傑斯一個箭步用手指扣住他的脖子:「說不說?」豪斯在旁邊冷笑著:「傑斯,你那太老套了,我們以前情報部都用鐵條燒紅,直接往脊髓一節一節燙下去,還沒到中樞神經,他就招了…。」瑪莉蓮摀起了臉,直說:「好野蠻!好野蠻!」漢彌勒不動聲色,文釋立則是嚇到臉色發白。

 

傑克森看到豪斯真的站起來找鐵條,立刻說:「我說、我說…。」傑斯放開他,站起來用槍抵著他的頭,大喝一聲:「說!」傑克森才把達邦的秘密說出來。

 

「是灰影協助我們,你們都知道達邦是以『恢復地球文化、純淨人類基因』為立國使命,當年也是受到聯邦迫害,我們才逃離聯邦,獨立建國…。」豪斯站起來衝過來一把揪住傑克森的領口:「唬扯!明明就是你們假藉淨化基因,隨便謀殺無辜百姓,我曾祖母就是被你們這幫無恥之徒殺害的…。」史奈特把豪斯拉開:「讓他說…。」李賽德看著傑克森,似乎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繼續說…。」

 

「灰影也是主張宇宙得透過淨化,才能提升品質,你們這些沒有宗教信仰的傢伙,把整個人類社會都搞到烏煙瘴氣…。」李賽德插了一句話:「那叫多元…,好!繼續說…。」傑克森繼續說:「所以灰影協助我們,帶來許多科技,也幫助我們增加人口…。」李賽德又插了一句:「是複製人吧!好,繼續說…。」李賽德這句話,讓周邊的人都陷入驚恐,因為銀河聯邦曾經遭遇過複製人叛變,複製人也有心思,也要求人權,甚至最後要求取代原先提供基因複製的真正人類。後來,銀河聯邦就禁止了複製人的技術。

 

一直都沒插嘴的三位老師之中的瑪莉蓮插了嘴:「你們不會有倫理衝突嗎?」傑克森冷笑了一聲:「倫理衝突只會發生在你們這些低等人類身上,我們的教團教導我們大家都是兄弟姊妹,哪來什麼衝突?」大家聽到「低等人類」,連漢彌勒、文釋立都皺起眉頭來。傑克森這時突然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忘了周遭有質子槍瞄準他,興奮的站了起來:「達邦一定能順利淨化人類,達到人類理想的烏托邦境界…,『崇高的人類,復興地球文化;人人平等,各族同化…』」傑克森竟然唱起達邦進行曲,傑斯正要用槍托往他肚子槌下去,沒想到李賽德的一段話比傑斯的槍托還有用,傑克森跌坐在地上,完全失去了光彩。李賽德是這樣說的:「你們不是沒有倫理衝突,而是不斷戰爭,死得太快了,來不及衝突吧?傑克森,我問你,和你一樣基因的兄弟姊妹,現在還有幾個活著?」傑克森喃喃自語著:「都死了、都死了…。」

 

大家終於都知道為什麼達邦會不斷發動攻擊了,因為只有不斷戰爭,才能維持他們社會的平衡。對於一個沒有享受過太平生活的社會來說,戰爭說不定只是一場解脫,但是對於享受過片段幸福時光的人們來說,戰爭不只是一場夢靨,更是一場殘忍的掠奪,掠奪了幸福,剝奪了人們追求幸福的權力和時間…。

 

………………………………………

 

諾絲絨依然站在湖邊,仍然是那樣青春洋溢,但是李賽德站到湖畔,從倒影中發現自己已經是白髮蒼蒼,遲暮老年了…。

 

「李老師、李老師…」瑪莉蓮推醒了這場噩夢,史奈特坐在李賽德腳邊,開口說:「嘿!指揮官,我們已經脫離險境,和黎赫緒的偵察隊會合了,接下來怎麼做呢?」

 

李賽德伸個懶腰,打個哈欠,懶懶的說:「到海瑟去!阿菲特要進攻冥天堡」史奈特、豪斯和傑斯及所有有軍事、地理常識的人都嚇了一跳,冥天堡一陷落,代表著太陽家邦和聯邦間的聯繫都斷了。史奈特點點頭:「達邦如果要進攻冥天堡,海瑟是一個埋伏的好地點,但是,我們只有十二架攔截幾,怎麼對抗一整個艦隊?」李賽德搖搖頭:「不是一個,是三到五個艦隊!」這下連史奈特都很難鎮靜下來。

 

李賽德悠然的說:「我要去見一個人,這個人能夠擋的過千軍萬馬,包準我們能力挽狂瀾!」

 

……………………………………………………..

 

諾曼被緊急的聯絡通訊吵醒,平常他是不會在這半夜時分接任何通訊,即使艦隊命令也是一樣,諾拉都得派傳令兵特別來敲門。但是這個聯絡通訊他非接不可,因為是他特別設置的保密通訊,他還安裝了機關,會把他從床上搖下來。這是在裝置好了之後,第一次被搖下床,他怎麼能不接呢?

 

「校長!」古斯比已經穿好軍裝,表示問題十分嚴重。

 

「諾曼,太陽家邦被襲擊了,就是賽德所在的大津自由港,你有他的消息嗎?」諾曼一點都不驚訝古斯比會比他早點知道這件消息,凱薩的情報網比他佈得還密。

 

諾曼還是很正經的對古斯比報告:「校長,幾天前,賽德說要給我一些東西讓我分析,我已經通知了史奈特和黎赫緒和他接觸,但是還沒有消息。等等…校長,賽德有通訊進來。」諾曼扭開另一個保密通訊器,這時候變成三方通訊。換李賽德先和古斯比打招呼:「校長!教官!你們應該知道達邦入侵大津自由港了吧?」

 

諾曼率先點點頭,急著問:「那你趕快撤離吧!史奈特和黎赫緒都在你們礦場的旅館裡…。」李賽德點點頭:「這我會安排,兩位長輩不用擔心,我想請教官先把第四艦隊調到冥天堡邊境待命,也請校長連絡第二、第三艦隊在聯邦境內的魯蒼、達堵、麻蘭等地附近演習,隨時支援第四艦隊。」古斯比和諾曼同時點了頭。

 

古斯比突然說起來:「我特別藏了個特戰隊,也到冥天堡和你會合。」李賽德搖搖頭:「我要在海瑟突襲!」古斯比和諾曼都嚇一跳,諾曼先說:「海瑟部隊很少,防禦力也很弱,這樣太冒險了…。」李賽德很堅定的說:「我要替太陽系家邦保留一點實力,也要逼他們和聯邦結盟…。」這時候,連古斯比都覺有點不好:「我和太陽系家邦的議長麥斯爾有點交情,但是維持太陽系家邦的中立,是大家的共識…。」李賽德打斷老校長:「如果是灰影大舉進攻呢?」老校長晃了一下身軀,諾曼倒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什麼是灰影?」老校長緩緩的說:「是達邦目後的老闆,賽德,你和羅曼星人接觸過了嗎?」李賽德在老校長前面只能誠實的點點頭:「要羅曼星人插手,人類得先團結。」諾曼知道自己不方便再插嘴,靜靜地讓一老一少對話。

 

古斯比點點頭:「這一向都是羅曼星人的條件,她們不希望我們人類利用她們的科技互相殘殺…。」李賽德點點頭,轉過來對諾曼說:「教官,你可以聯絡上寇格斯嗎?」諾曼在老校長面前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你怎麼知道我和星際城邦的海盜有往來?」古斯比盡量不露出責備的眼神,因為他知道這是關鍵時刻,力量越多越好。

 

李賽德哈哈大笑,但是看到古斯比嚴肅的表情,忍了下來:「他是教官的老同學,也是因為被星際城邦逐出部隊,才會當海盜的,我知道他的巢穴離海瑟很近,如果能聯絡到他,我就更有勝算。」諾曼拍拍胸口:「包給我吧!現場叫黎赫緒跟他聯絡,我有請黎赫緒送過東西給他…。」這時古斯比銳利的眼神瞄向諾曼,諾曼搔搔頭:「只是…酒啦!他四十五歲生日嘛!」諾曼給李賽德擠擠眼,叫他不要在洩漏自己的底了。

 

「好吧!我跟麥斯爾聯絡一下,請他們冥天堡戒備,也給你必要的支援…。」古斯比大概看不下諾曼混亂的私生活,啪一下就收線了,剩下諾曼和李賽德。

 

諾曼先發制人:「我都沒說出你要我化驗的東西是什麼,你一直給我洩底,你看,我在校長前面形象都破壞了…。」李賽德一聽到諾曼提到「化驗」,眼睛不禁失去光芒,喃喃的說:「她已經走了,她真的走了…。」諾曼發現自己觸動了李賽德的傷心事,趕快轉移話題:「你現在在哪?怎麼天色這麼暗?」李賽德恢復正常的表情:「我在學校地下的碉堡裡,我把黑鳥藏在這裡。」諾曼接口:「你不換天馬?黎赫緒說天馬很好用。」李賽德搖搖頭:「不了!黑鳥跟我很多年了,是我爺爺給我的禮物,我不想換。好啦!我要去請兩位大英雄演一齣戲。教官,你快幫我連絡寇格斯吧!」諾曼一句好,換來的是一片空寂。不過,諾曼知道他要聯絡的人可多了,還得通知諾拉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