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賽德坐在黑色低空攔截機的座艙裡,看著遠方點點爆炸絢爛的火光,他知道就像祖父說的:「事情很難像你計畫的一樣一帆風順,總會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會發生,問題是你掌握了多少,又準備了多少腹案?」李賽德從銀河聯邦艦隊的隊形變換就知道金哈曼已經重掌大權,不然不會被達邦艦隊從後面擠壓到巨砲的砲火下。不過,他也很清楚有雷克斯和諾拉等人在,聯邦軍只是傷亡慘重一點,達邦卻沒辦法改變潰敗的事實。

 

接下來就是他得承擔這一切,替所有的人在聯邦當中留個位置,以便未來能再有並肩作戰的機會。

 

「飛向太陽家邦的大津自由港。」李賽德簡單的對了導航電腦下了命令,他知道他得亡命天涯一陣子了。

 

……………………………………………………….

 

自從艦隊跳躍飛行到達邦甬道之後,聯邦艦隊就一直沒有消息,萊瑟‧普羅斯少將,彼得‧古德林最重要的副手一直在艦橋裡走來走去、來來回回的踱步。作戰官,艦隊第三把交椅,凱薩‧布萊德准將,終於忍不住了:「萊瑟,你不要再走了,走到我都眼花了,你再不停的走也不能改變我們還是得等的事實。」

 

萊瑟停下來:「怎麼會不急呢?我們在這裡是腹背受敵,不是達邦撤退回來的艦隊,就是達邦方面出現救援艦隊,我們只有一萬多艘艦艇,那不是當成夾心餅乾給犧牲掉嗎?」

 

凱薩笑笑的說:「史上最多將官的最小型艦隊如果能夠全軍覆沒,那也創紀錄了!難道你的少將階級是靠以多勝少偷來的嗎?哈哈哈…。」

 

萊瑟有點被激怒了:「誰說的,想當年,我用三千艘艦艇就殲滅了達邦一萬五千艘艦艇,誰說我的少將是偷來的?現在只要給我一千艘,我照樣不把達邦艦隊放在眼裡。」

 

凱薩笑得更大聲:「一千艘?你是老態龍鍾,還是頭殼壞去,我們聯邦軍多年沒有造新艦,比起達邦這次出擊的新式艦隊,不要說多,五百艘你都應付不來了。」

 

萊瑟氣到八字鬍都翹起來了,但是他知道凱薩講的是事實。

 

一個洪亮的聲音在萊瑟的背後響起:「重點在於情報,萊瑟應該是為沒有情報進來而煩躁…。」

 

凱薩立刻把腳從指揮桌上放下來,並且站了起來,和立即轉身的萊瑟,同時敬了一個軍禮:「司令好!」

 

彼得‧古德林擺了擺手,要大家不要太拘束:「唉!都是老夫連累大家,讓你們只能在老夫的旗下當個情報首席和作戰首席,還有老衛,衛德和,還在船艙裡當輪機長,他早就應該是艦隊司令了,現在掛個准將,卻和年輕人一樣待在輪機室,都委屈大家了。」

 

「司令!你不要這麼說,是我們志願留在你身邊服務的,如果沒有跟著你,我們三個老傢伙可能都在邊境指揮保安巡邏隊,哪能參加這場大戰?」萊瑟恭敬的說著。

 

「對啊!司令,你不知道連老莫,莫德凱,也從飛行攔截部退下來,擔任我們的飛行攔截官,就是為了跟著司令參加這場大戰的。」凱薩也跟著附和。

 

「哦?老莫也來啦!我怎麼沒看到他的任命公文?還有哪個老夥伴也加入艦隊了?」古德林覺得自己老了,雖然才五十開外,但是卻連自己的老戰友偷偷加入都不清楚。

 

凱薩回答古德林的疑問:「老莫是透過古斯比總司令安排,比司令您還早登艦,所以您沒批到他的公文,而且他自願從准將降級為上校,才能當這個職位。您的老戰友還有…。」凱薩一連串念了十幾個名字,不是准將就是上校,這個小型艦隊還真都是聯邦軍的精英。

 

「指揮官來命令,要本艦隊死守達邦甬道,不准任何達邦艦艇通過!」通訊官打斷三名將官的對話,傳達了指揮部的命令。

 

萊瑟首先發難:「混蛋,我還以為金哈曼開竅了,懂得指揮部隊,沒想到是挖個洞讓我們這些老傢伙跳!我真想殺了他!」

 

古德林又擺擺手;「先前的安排一定不是金哈曼的主意,現在應該是金哈曼重新拿回指揮權了。我們本來就不打算活著回去,他亂下的命令又有甚麼好擔心的呢?」

 

凱薩緊跟著說:「對啊!他有張良計,我們有過牆梯,怕甚麼,司令一定有辦法的!對吧?」不愧是老派軍人,講起話來都文謅謅的引經據典,而且凱薩也不虧是個老滑頭,號稱古德林麾下的「智多星」,明著對萊瑟說話,暗地裡就是要求古德林下達指令。

 

古德林不在乎老部屬對他的小小算計,不疾不緩的說:「凱薩啊!我要你埋伏的偵測衛星,你做好了嗎?」凱薩點點頭:「艦隊跳躍之前,就發射了,現在應該都到定位了。」

 

「那我們來看看結果吧!」古德林還是那樣不急不徐的從容。

 

指揮桌上呈現的是路耶克星系的整體狀況,以路耶克行星為中心點,它的東北角就是路耶克衛星要塞,正東方是銀河系甬道,西北方則是達邦甬道,西方到西南方整個都是路耶克小行星破碎帶,北方和南方都是難以通過的黑洞重力圈,一不小心就會被吸引到黑洞裡面。

 

銀何聯邦艦隊原本直接跳耀到東北角展開攻擊,原本夾在聯邦軍和路耶克要塞之間的達邦艦隊,則大部分已經突圍到東北角後方,正在向兩側包擊聯邦軍,把聯邦艦隊推向要塞巨砲的範圍,並且和原本聯邦的兩支殘餘支隊匯流。

 

而聯邦軍的卡達部隊則從西南角增援要塞,試圖與退卻的殘餘支隊會合;另一支杭特艦隊則從路耶克行星的西北角繞過來試圖切斷達邦艦隊的退路。

 

古德林用手中的指揮棒指著聯邦軍主力艦隊,緩緩的說:「你們看,這一定是金哈曼指揮的結果,如果是雷克斯一定不會採取分散隊形,這樣才有機會將達邦壓迫到西北角,先讓杭特衝殺一陣,再讓我們撿便宜。」

 

萊瑟接口:「如果我是達邦的指揮官,我不會衝進聯邦軍的中央,我會往要塞靠攏,即使中央巨砲還沒得手,用雙龍隊形還是能殲滅達魯和耶曼的殘餘艦隊…。」古德林搖搖手:「你如果是阿里納斯就做的到,如果你是達邦之狼雷林頓就做不到,如果是達邦教團首席戰將斯巴特則是不會這麼做…。」

 

換凱薩接口:「那換言之,達邦智慧之師阿里納斯真的死了喔?」古德林點點頭,繼續說:「你看達邦繞到聯邦主力艦隊後面,應該是由西南方立刻轉進到要塞南邊,這邊耶曼的殘餘部隊無力追擊,原本佈署在路耶克行星這裡的卡達艦隊,也因為急著接收殘餘艦隊,太靠近要塞而失去主動權,所以目前西南方空域是門戶大開。但是達邦卻在聯邦艦隊後方形成兩側包圍,而且西北方的部隊多一點,應該是斯巴特,他打算從達邦甬道撤退,西南方艦隊少一點,應該是雷林頓的艦隊。」

 

古德林邊用指揮棒指著聯邦艦隊後方的兩股達邦艦隊邊說:「這表示雷林頓和斯巴特準備分道揚鑣了,雷林頓我們管不著,他應該會先到要塞,掩護老將萊克斯撤退,然後再從小星帶逃走,那裡是萊克斯熟悉的地方,上一次聯邦與達邦大戰,萊克斯就是從那裡溜走,小行星帶太遼闊也太破碎,我們鞭長莫及,即使卡達親自追擊恐怕也是徒勞無功。我想,我們可以在這裡以逸待勞,等斯巴特上門。只是少了杭特的攔截,我們可能會辛苦一點…。」

 

萊瑟實在是忍不住:「司令,達邦的援軍會不會和斯巴特兩面夾擊?」

 

古德林轉向凱薩:「我要你做的事情準備好了沒?」凱薩點點頭:「我已經派出支隊去抓一些俘虜,剛剛老莫告訴我,已經抓到一艘補給艦。我也請老衛去押送俘虜,司令你知道的,老衛假裝被打倒、逃跑的演技都是一流的,當然老衛也散佈了百萬雄兵壓境的消息。老莫現在正在抓第二批俘虜…。」

 

萊瑟驚訝到不行,這個老夥伴竟然瞞著他幹這麼多好玩的事,他忍不住抱怨:「凱薩你真不夠意思,這麼好玩的任務都沒讓我參加?」古德林幽幽的接口說:「是我要你好好掌控艦隊,等一下的大戰非你莫屬,不要分心去幹這些小事。」凱薩在古德林背後向萊瑟做了個鬼臉,兩個接近五十歲的老先生還像當年剛從軍校畢業一樣,要不是古德林擋在中間,他們倆可能就拳來腳去了。

 

古德林繼續說:「我們第三批謠言散步就用斯巴特了,也不用俘虜他,激戰一下就放他走,三人成虎永遠有效,尤其是敗軍之將更是恐怖消息最好的來源,這樣達邦就不敢越雷池一步了…。」萊瑟和凱薩都分別點點頭。古德林繼續說:「而且斯巴特很有效,阿里納斯可以陷害古斯比總司令,我們也來讓達邦陷入紛亂吧!讓教團和執政團吵成一團,我們可以保持幾年的清靜,也能夠多多培養實力…。」萊瑟、凱薩又分別繼續點點頭。

 

這時換凱薩發問:「司令,我們放斯巴特走,這樣金哈曼怎麼會放過我們?」古德林苦笑一下,搖搖頭:「引得達邦傾全國之力來犯,我們就會好過?大不了我一個人受過,大家還能有機會維持百姓的平安…。」古德林說到這裡,深深嘆口氣:「唉!我打過太多仗了,也該回家抱抱孫子,我不像古斯比這麼有使命感,我老得快啊!呵呵…。」萊瑟、凱薩沉默的低下頭來,他們都知道司令是打算用他一個人代替古斯比和所有人承擔罪過,但是他們又想不出甚麼好辦法,只能沉默不語。

 

……………………………………………………..

 

苦惱永遠不會只在一邊,曼絲絨看著斯巴特和雷林頓的爭吵越來越激烈,終於提出一個折衷的辦法:「副元帥,聯邦的支援艦隊越來越多,我和雷林頓在這裡掩護您和登陸部隊撤退,我們判斷達邦甬道有伏兵,如果您可以到達甬道之前,就先連絡上達邦的後援部隊來接應,這樣您的機會會比我們大很多。萬一我們和萊克斯大將能一起脫逃,那麼我們會從小行星帶脫離,這樣也減少您那方追兵的壓力,這樣方案您接受嗎?」斯巴特攝於達邦第一美麗頭腦的美名,加上很少有男人可以拒絕曼絲絨低聲下氣的提議,也認為這是一個好台階下台,他自己也驚恐於百萬聯邦部隊的包圍,所以壓住憤怒的脾氣,平靜的說:「既然美麗的總情報長都這麼說,我還能說甚麼?不過,如果雷林頓的支隊有大規模的損傷,那就不要怪我回去向教團申訴,要求要撤換掉不適任的指揮官…。」

 

雷林頓還想大聲辯駁,曼絲絨拉拉他的衣角,雷林頓才沉默不說話。曼絲絨馬上接口:「還希望副元帥大人有大量,雷林頓將軍得在這裡斷後,還得接應萊克斯大將,損傷是難免的,但是下屬會盡力協助雷林頓將軍,讓艦隊盡量完好撤退。」清甜悅耳的聲音讓斯巴特也不得不屈服,當然斯巴特也希望讓曼絲絨留下好印象,畢竟達邦集智慧與美麗於一身的第一美女,每個達邦武將都希望能獲得一親芳澤的機會。

 

而歷史就在美女的哀求之下做了最大的改變,就像歷史的其他轉折點一樣,所不同的,這次是美女智慧的思考下所做的改變。

 

…………………………………………………………

 

黎赫緒在幾次的決戰之後,發現身邊只剩下另一架金色戰機,他動心起念想要再看看這位並肩作戰的女孩,姆魯清秀的臉龐就出現在面前,只是這次少了戰機愛琳的囉嗦。

 

「姆魯,我看敵人都撤退了,我們是要往主力艦隊回航,還是往陸戰隊航艦撤退?」黎赫緒說這話,還真不像平常對新兵說的話。

 

姆魯聳聳肩:「不知道捏!長官,你覺得呢?」黎赫緒搖搖頭:「就是不知道才問你啊?對了!黑色戰機的駕駛呢?我怎麼沒看到他換機?」姆魯先回答了後面的問題:「我告訴他了,但是我換好機再出航,就沒見到他了,或許他已經回航了吧?」黎赫緒低頭沉思一下,愛琳又出現在他心頭:「查不到該戰機駕駛的資料…。」姆魯又接著說:「長官,叫我潔西卡吧!我叫潔西卡‧姆魯‧古巴斯,家裡人都叫我潔西卡…。」愛琳又多話了:「她也愛上你囉!把你當家人了!呵呵…。」黎赫緒用心裡想著:「多事!」但是嘴巴上卻對姆魯說:「潔西卡,我叫黎赫緒,哈特都叫我小黎,你也叫我小黎吧!」潔西卡紅著臉:「小黎長官,那我們要到哪裡去?」

 

黎赫緒在女人堆打滾這麼久,還沒見過這麼清純的小女孩,他也紅了臉,扭捏的說:「這樣好了,我累了,我想你也是,我們回陸戰隊的航艦,我想那裡的戰役已經結束了,我也想研究一下這款戰機的來歷。」潔西卡說了聲好,影像消失,但是戰機就隨著黎赫緒的後方往航艦方向而去。

 

………………………………………………………..

 

諾曼中校好不容易才解決掉達邦的機械兵團,但是五門巨砲齊發,讓他很頭痛無法獲得更多支援。他決心先取得南方巨砲的控制權。在指揮桌前他和史奈特、曼尼商量著:「我想南方巨砲剛好能影響諾拉殘餘艦隊對我們的支援,雖然不像北方巨砲那樣會阻撓卡達艦隊靠近要塞,但是卻能牽制達邦的撤退,我們是不是想個方法,把巨砲完好無缺奪回來呢?」

 

史奈特首先發難:「這應該是我軍旅生涯中的最後一戰,我打算在這次戰役之後就退役,所以讓我打先鋒吧!不過,有沒有巨砲要塞的詳細地圖呢?我以前駐防是中央巨砲附近的中央電廠,南方巨砲沒去過幾次,知道路,但是對要塞佈署不大清楚。」

 

諾曼點點頭:「賽德離開的時候有給我一份資料,他叫我登陸成功之後再看,我想應該是各巨砲詳細佈署圖。我去拿來,你們等一下。」

 

史奈特不知道李賽德是誰,他心裡想大概是某個被調走的情報官吧?所以根本沒記在心上。而曼尼的想法就很複雜了:「還是在總部消息靈通、資源豐富,我回去之後,一定得想辦法混進總部,這樣未來才能平步青雲…。」

 

諾曼走進原本幫裡賽德安排的休息室,命令仿古電子書籍圖書館:「我是諾曼,讀取李賽德的留言…。」果然是一幅又一幅的巨砲佈署圖,詳細到連環鈷彈機關砲的佈署位置的都一清二楚。正當諾曼打算下令將巨砲佈署圖上傳到戰術電腦的時候,李賽德的縮小影像突然出現:「教官,千萬不要把巨砲佈署圖上傳到聯邦電腦,因為這是羅曼星人留下來的秘密,不要公開給聯邦知道,因為聯邦政府裡面有奸細,公開這些佈署圖,就是拱手把路耶克要塞讓出去了。這件事,你不要讓任何人知道,記住所有的細節,和史奈特討論,他是可以依靠的對象。

 

還有,教官,我得離開聯邦很長一段時間,為了古斯比司令和您好,也為了古德林中將和他的部屬,甚至也是對我好,發佈對我的逃兵通緝令,這樣所有的罪過都會由我承擔,在適當的時機,我會和您連絡。好好保重,努力忍耐和升官,未來我會需要您的幫忙,後會有期!」

 

諾曼的心有如刀割,這小傢伙從小由自己看著長大,卻要由自己來發佈通緝令,他實在做不出來…。他想起了古斯比司令是唯一能夠討論的對象,於是他撥通了與總司令的秘密通訊程式,由於百般加密,這個通訊程式只能用聲音傳遞,古斯比老司令的聲音從發音器送出來:「諾曼,一定有急事,你才會和我連絡,甚麼事?」諾曼把李賽德的留言講一遍,接著問:「校長,我該怎麼做?」古斯比的聲音顯得那麼蒼老又憂傷:「諾曼,這是古代兵法三十六計當中的『李代桃僵』,照著賽德的意思做,發佈通緝他吧!」諾曼整個心糾結在一起:「真的沒辦法了嗎?」

 

古斯比的聲音再次傳來;「我猜他是要去太陽家邦,太陽家邦接受聯邦逃兵的申請庇護,因為太陽家邦反對兵役制度,歡迎不願服兵役的逃兵。如果你不發佈通緝,李賽德可能會被透過秘密管道送回來受審,那會更糟!就算不考慮聯邦的局勢,我們也得為李賽德想想,你希望他好好活著呢?還是被秘密處決?打了金哈曼可不是一般犯上罪名啊!我都打算用我項上人頭為他擔保了啊!」諾曼終於知道了事情的輕重,不發一响的點了點頭,看不見他的古斯比卻好像知道了諾曼的決定,他把話題轉向另一個方向:「諾曼啊!不要去奪南方巨砲,讓卡達去搶這些功勞,把陸戰隊都留給卡達,和他交換諾拉艦隊,我希望你和諾拉會合,趕去支援古德林,我想古德林會陷入一場苦戰…。」諾曼心中一驚,因為他也知道所有古斯比的人馬全部集中在古德林的艦隊裡,如果古德林有任何損傷,那古斯比這派將會力孤勢單,這樣就不能取得更多政客的支持,聯邦的前途就會落在金哈曼這類小人手上了!

 

「我知道了!」諾曼立刻解除和古斯比的秘密通訊,用一般軍用頻道和卡達准將連絡上,諾曼用他平常不會用的靠腿敬禮那套,向卡達敬了個標準軍禮:「卡達將軍,下官奉指揮官命令向您報到。」卡達的影像在遠端有點不屑,而且嘲笑的口氣:「唉呦!教官,你這麼多禮,學生承擔不起…。」諾曼一咬牙,雖然卡達是他當教官第三年之後的學生,他大可不需要如此,但是想起他的任務,諾曼敬禮的手遲遲不肯放下來:「那裡的話,軍隊講的是階級,將軍比下官能幹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是下官不長進,所以向您敬禮是應該的。」卡達被幾句迷湯灌下肚,有點飄飄然,至少臭脾氣的諾曼第一次低頭就是自己,應該讓他能興奮到幾個晚上都睡不著了。

 

卡達回了個軍禮,諾曼才把手放下來。接著卡達開口問:「教官,有甚麼事需要學生服務?」口氣還是充滿試探,諾曼立正站好:「哪裡,您是陸戰總司令,我只是個陸戰先鋒,現在才剛剛打下中央巨砲,剩下五門巨砲還得靠司令指導,下官要把指揮權交給司令您!」卡達這時候訝異到下巴合不攏,還是不相信的問:「那…中校,你要做甚麼?」諾曼還是立正回答:「聽從司令指揮!」卡達不僅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還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他調整個座位:「那麼…中校,你有甚麼建議呢?」卡達已經漸漸習慣了諾曼的恭敬,然後隨口說:「稍息吧!教…中校,您也年紀大了,放輕鬆點。」他也開始習慣了用階級稱呼諾曼。

 

「報告將軍,我現在手上有一萬六千名陸戰隊,還有名聞遐邇,不死的史奈特少校。因此,下官打算攻擊北方巨砲,解除巨砲對您的艦隊的威脅,只不過…。」卡達側著頭:「很好,難得你有這個心,本帥一定會報告總指揮,好好嘉獎你。不過什麼?說…!」

 

諾曼假裝為難的說:「據說達邦老將萊克斯已經乘逃生艇離開,下官請求司令派領艦隊追擊,這樣才能完全成就司令的大功…。」

 

卡達拍了一下大腿,站了起來:「好!這個情報很重要,我立刻派我最得力的手下去追擊…。」

 

諾曼心中暗自叫苦,真是偷雞不著失把米,不過緊急情況下,他又心生一計:「但是…。」

 

卡達坐了下來,他已經相信了諾曼大半了,聽到「但是」,隨即皺起眉頭來:「但是什麼?」

 

諾曼假裝慌張的說:「因為聽達邦的俘虜說,達邦之狼有脫逃的詭計,下官恐怕司令的愛將中了埋伏…。」

 

卡達又拍起大腿:「聯邦軍人難道貪生怕死?我要他們生便生,死便送死,哪來那麼多廢話?」

 

諾曼點點頭:「下官第一次投靠司令,不知道司令治軍嚴謹,該罰、該罰!」

 

卡達揮揮手:「沒關係,不知者不罪,你也是我的教官,我不會和你計較這些小事…。」

 

諾曼又點點頭:「感謝司令的厚愛,下官肝腦塗地也難報司令知遇之恩,所以下官才擔心司令聲譽受損…。」

 

卡達又側起頭來:「哪裡聲譽會受損?」諾曼見機不可失,立刻補上:「直接派司令大將前去,萬一中伏,司令不僅聲譽受損,實力也會大受影響。不如派剛剛收編的諾拉准將的殘餘部隊追擊,假如中伏,大帥您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也能隨後收拾敵兵;但如果被諾拉立了大功,那麼還不是司令指揮有方?」

 

卡達又連著拍了大腿幾下:「妙計、妙計!中校,你不愧是我的教官啊!」但是隨即卡達又摸起頭來:「但是我還來不及收編諾拉,怕他不聽我的命令呢!」

 

諾曼早知道卡達的個性,他還記得當年他對卡達下的評語:「猜忌多疑,不堪大用」,於是諾曼打蛇隨棍上:「司令,我和諾拉有幾面之緣,不然我隻身登艦去說服他,司令覺得如何?」

 

卡達又拍了一下大腿:「好!中校!事成之後,你就是頭功一件!對了,你不要一個人去,把你的五百艘艦艇帶去,一方面給你助威,一方面也提防一點,我等等會發個電訊通知諾拉,我的信使來訪,讓他好好招待你,如果他對你不客氣,你就告訴我,我一定嚴辦他。還有,你就隨他追蹤萊克斯那老賊,你對達邦比較熟,也順便替我監軍,以免諾拉投敵。好!就這樣!我等你好消息,叫陸戰隊原地待命,我會派人去指揮。」隨後影像就消失,諾曼則是興奮透頂,沒想到奸臣這麼好演!

 

諾曼走出去,看著史奈特和曼尼兩個人的身影,鼻子一酸,但是他知道他得忍耐,於是他走過去對兩個人說:「司令部來命令,叫我立刻向諾拉准將艦隊司令報到。」曼尼很快的問:「那我們呢?」諾曼拍拍曼尼的肩膀:「你隨史奈特少校原地待命,等候新任指揮官抵達。唉!曼尼,軍人還是得服從命令!」史奈特知道有點不對勁,但是他不想點破,對曼尼說:「老弟,那就由我充當導遊,帶你到處走走吧!這可是戰時難得的悠閒時光呢!」曼尼低頭十分沮喪,但是諾曼知道自己有更重要的任務:「曼尼,你在這可以拿戰功,跟著我,可能只能去運貨吧!」曼尼聽到這裡,點了點頭,他知道諾曼是個有名的黑桃,官運黑到底,或許他現在真的要去運貨呢!曼尼不知道的是諾曼的官運將從此由黑翻紅,一路亨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