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賽德才從運輸艇的樓梯走下來,迎面就出現兩個大漢,一個高一點但是老一點,另一個矮一點,卻年輕很多。

 

老一點的中年大漢張開他的臂膀,一把就抱住李賽德,幾乎是把瘦小的李賽德從還剩三階的鐵梯上給舉了下來。

 

「嘿!賽德,你還真不愧是我搏擊課的第一名高手,金哈曼那麼大個,你一拳就打倒了,我看陸戰隊也沒幾個人做得到,尤其是你這麼個小個兒!」說完,大漢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諾曼教官,你小聲一點,你要一起和我被軍法審判嗎?」李賽德被放下來之後,

一邊拉拉帽子一邊對面前的這個大漢小聲的叮嚀,接下來他又疑惑的問:「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呢?我相信雷克斯應該不會做艦隊廣播吧?何況現在已經通信管制了。」

 

大漢皺起眉頭來:「你以為教官我會怕軍法從事嗎?大不了就是死嘛!替金哈曼賣命,不如要我去死啦!」諾曼發完牢騷之後,撇撇嘴用頭點了後面的另一位高個子,開口說:「當然是曼尼‧海耶夫啦!你不知道你的假傳命令,把他的陸戰小隊掉過來啦!我怎麼會不把你們幾個愛徒拉在身邊?你也知道,他們兩兄弟還需要通信系統嗎?你一拳下去,沒多久我們就收到柯特的暗號啦!你還真大膽,不是說好只要假傳命令就好了嗎?」諾曼中校又一把拳頭敲在李賽德的右肩窩,好像他和這些年輕人不是師生關係,而是一群胡鬧的要好同學。

 

曼尼也立刻越過諾曼一把抱住李賽德:「哇!好久不見!學長…」曼尼把李賽德推開一些些,好好的看著他:「學長,我變你上司囉!就跟你說陸戰隊升得比較快,你和柯特就非得去艦隊部,不然以你的身手,鐵定已經官拜少校了。」

 

李賽德注意到曼尼的肩章已經是二枝金棍,比自己的二枝銀棍是大了一階,不過,想到可能馬上連軍服都沒得穿了,李賽德也就不以為意了。

 

李賽德一手一把抓住兩個人的脖子,拉近自己的臉,小聲的說:「這件事情還有別人知道嗎?」諾曼又大聲了起來:「你要廣播嗎?我就說跟大家宣佈,一定歡聲雷動,誰不想呼金哈曼兩巴掌,何況是打他一拳?要不是曼尼拉著我,我早就直接廣播了。」

 

李賽德噓了一聲:「教官,這件事你可不要聲張,曼尼做的很好,如果部隊全知道了,我們的計畫就失敗了。你要知道,沒有幾個人跟教官你一樣勇敢,敢直接抗命的!」李賽德用了一點技巧安撫了諾曼,他知道眼前這個中年人是個可靠的勇士,而且也知道就是因為他的衝動,總是讓他和升官發財絕緣,如果不是古斯比司令的維護,諾曼中校可能早就到某個無人的小行星去當巡守員了。

 

李賽德回想起當年古斯比被調離校長職位的時候,把他找進辦公室,就是把他委託給諾曼中校。古斯比對諾曼說:「這個孩子,你要用生命保護他,照顧他的生活,他的生活費會由我的帳戶轉給你,你放心…。」諾曼那時候憤怒的站起來:「校長,你這是什麼話?這點小事還要用到校長的錢?校長是瞧不起我嗎?校長放心!他以後廿四小時都得跟著我,我吃什麼他吃什麼,我喝什麼他喝什麼,花不了我幾個錢!校長放心!」李賽德那時候覺得有個這樣大老粗的褓母還真麻煩,但是幾年下來,他終於知道古斯比的用意,尤其是他要畢業那年的打鬥事件,差點讓李賽德被退了學,要不是諾曼的維護和調解,跟當時的校長金哈曼據理力爭,甚至幫李賽德背了黑鍋,他不會順利畢業。一個為了自己犧牲前途的教官,李賽德怎麼敢讓他知道後面的計畫,讓他這把年紀和自己亡命天涯呢?

 

千百個回憶在腦海裡面轉過好幾回,但是眼前的狀況還是得趕緊把作戰計畫告訴諾曼,並且請他做好安排。於是李賽德開口對諾曼說:「有私底下沒紀錄的指揮桌嗎?」諾曼一把摟住李賽德的肩膀:「有~!你這小子老是愛搞神秘,教官會不替你準備好嗎?」於是三個人向諾曼的房間走去。

 

諾曼真的是個外表粗獷內心纖細的男人,平常很豪邁,但是做起事來又仔細的不得了。這個房間除了有指揮室的指揮桌之外,還有李賽德最喜歡的仿古電子書籍圖書館,和諾曼最愛的小吧檯。諾曼邀功的說:「我知道你思考的時候,要有個圖書館的感覺,這套系統是小了一點,但是應該對你休息有幫助吧!當然,那邊是我的專區啦!哈哈哈…。」

 

李賽德感到很窩心,但是他的心思現在都在作戰計畫上,他開口的第一句話不是謝謝,而是:「教官你對登陸路耶克衛星有什麼想法嗎?」在這隱密的私人房間裡,諾曼又露出招牌的開懷大笑:「就知道你會問,我和曼尼討論過,叫他說給你聽好了。」

 

曼尼看來很興奮,終於輪到他表演了,在諾曼和李塞德之間,他總覺得他是個外人,好像是多出來的裝飾品。終於輪到他當主角了,心中雀躍不已,所以曼尼用輕快的言語,在李塞德還沒開口之前,就打開指揮桌裡的路耶克要塞衛星:「路耶克有六門巨砲,所以我打算把一萬六千人的陸戰隊分為八隊,選定面向戰場的三門巨砲,各投入兩隊,前後包夾,配合巨砲內的守備部隊,一舉擊潰敵人的進攻。我還保留兩隊預備隊,可以在危急的時候投入任何一個戰場,也可以用來阻止其他敵人的援軍馳援。」曼尼不停用手指轉動著路耶克衛星上的立體地圖,口沫橫飛不停的說著。

 

李賽德大概知道他的計畫,面向諾曼問:「教官,你的想法呢?」曼尼皺了皺眉頭,有點不高興李塞德好像當他不存在,這就是他和諾曼討論出來的啊!曼尼搶在諾曼之前說:「賽德,你覺得不妥嗎?」李賽德聽出來諾曼的不悅,但是他不以為意的淡淡的說:「我只是想聽聽教官的看法。」諾曼就像以前在學校的情況一樣,發現情況不對,立刻跳出來替李賽德解圍,也維護了曼尼的面子:「賽德,這是我和曼尼討論過的,如果你是問空中支援的運用,曼尼待會兒會講。」換李賽德皺了眉頭,還是慢條斯里的說:「我相信兩位思考的一定很週延,尤其是曼尼,你是我們下一屆有名的戰術高手,我一點都不擔心這個計畫的空中支援計畫,我是擔心這個計畫可不可行...」曼尼快要跳起來了,李賽德搖搖頭連忙說:「可能是情報落差吧!我在總指揮艦,所以我知道只有赤道這門巨砲有回應,其他的巨砲都失去聯繫,而你們知道的,路耶克衛星自轉一周是二十八週,所以這三門巨砲的確是關鍵,但是如果南北極兩側的守備部隊都被消滅了,那麼這個作戰計畫就會備多力分,危險性就高很多!」

 

曼尼不愧是職業軍人的表率,他立刻就放下心裡的心結,馬上思考起來:「賽德,如果照你這樣講,假設只有赤道巨砲能支撐到我們抵達,那麼他們應該被數倍的兵力包圍,如果我還採取分散攻擊,恐怕會被各個擊破了吧?」李賽德點點頭:「有什麼新想法嗎?」曼尼重新調整衛星地圖的比例尺,把赤道巨砲放大到整個指揮桌上來,然後指著巨砲週遭環境分析起來:「如果我是巨砲指揮官,要拖到救援到來,我會把戰線拉長,先在前面的森林埋伏,把敵人的重裝備破壞一番,第二道防線是這道五百公尺的峽谷,如果還擋不住,我就會炸橋,退進巨砲碉堡裡...。」李賽德點點頭表示贊同。

 

曼尼獲得贊同之後,立刻興奮的繼續說起來:「假如要配合巨砲守軍的行動,我想我們得把重裝備降落到在這片森林後方大約一哩的林間空地進行包夾…。」曼尼瞥見李賽德稍微搖了一下頭,立刻領悟到某件事:「不對,直接空降到這片森林就好,地面守軍應該把森林燒得差不多了…。」再抬頭一瞥,李賽德微微點點頭。

 

曼尼得到肯定十分高興,因為眼前這位學長是軍校裡的傳奇人物,自己可不想被比下去,不過,曼尼自己很清楚,能夠獲得李的肯定,已經是了不得的成就了。於是他又盯著李賽德的表情看,突然他發現自己想的還不夠周延,因為李還盯著巨砲要塞看。曼尼想了一下,拍了一下大腿:「李,我擔心守軍兵力不足,但是這個要塞好像沒有空降地點…。」

 

李賽德指指要塞上方的火山口旁邊的一塊凹地:「這是羅曼星人以前蓋的空降場,但是幾十年沒有使用了,我擔心達邦特戰隊會從這邊突入…。」曼尼心想:「這就是待在總部的好處,都能拿到機密資料…。」於是曼尼接口:「那我在這裡空降一百五十名精銳空降兵,應該可以擋的住達邦的奇襲。」曼尼瞥見李又點點了頭,而且目光轉向諾曼中校,他知道自己還是差李很大一截。

 

李賽德轉向諾曼:「教官,我想曼尼的計劃應該很完整了,整個登陸計畫就由他負責。我想知道我們空中掩護的部分…。」

 

諾曼胸有成竹的說:「我們五百艘中小型戰艦雖然不是星際間作戰的主力,但是卻是很好的登陸空中掩護火力…。」李這下皺了眉頭,但是又不忍心打斷諾曼。

 

還是眼尖的曼尼看出來了,於是開口:「教官,我想李是擔心我們脫離艦隊時後的達邦追擊…。」諾曼愣了一下:「你是說達邦艦隊的追擊嗎?按照我們的計劃,達邦不是應該被主艦隊突擊嗎?他們還有力氣追擊我們嗎?如果真是艦隊追擊,那就糟了!」

 

李這時候開口了:「這次突擊,我想戰神阿里納斯不死也會重傷,但是我擔心另外兩個人…。」曼尼接口:「你是擔心美麗頭腦曼斯絨和達邦之狼雷林頓嗎?」

 

李點了點頭,心想這位學弟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對敵方情報掌握這麼清楚。李點點頭:「嗯,我猜他們會看出來我們的真實目的。巨砲越早落入我們手中,對他們越不利…。」

 

諾曼緊張的問:「那麼他們會分一些艦隊來追擊我們嗎?我們這些老舊艦隊可不會是達邦精銳艦隊的對手喔!」李搖搖頭:「不會,他們主力應該還是在應付雷克斯,但是他們會派出艦載機,拖延我們的行動,但我可不想讓登陸部隊有任何損傷,兵力不夠,巨砲可能不能一下子拿下來。」

 

諾曼:「你不是交代雷克斯要阻擋追擊?」

 

李無奈的聳聳肩,兩手一攤:「誰知道會有什麼變化,我不希望我們沒有任何準備。」

 

諾曼點點頭:「但是我只有一百架老舊的低空攔截機,這夠用嗎?」

 

李沒有興奮也沒有失望的接口:「應該可以,讓我來安排吧。教官你負責地面的空中掩護,曼尼就全力進攻吧!」

 

三個人同時伸出手來,像在軍校比球賽之前的加油一樣,三個人都希望幸運女神這次可是一定要站在他們這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晁 的頭像
黃晁

藍鯨的冒險紀事

黃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cro32
  • I want more!! :)
    再忙到不可開交的空檔,迎接一天到來的早上看到老師的新篇幅,還真是醒腦提神~
  • 我也想多寫啊!但是這次受訓課很滿,而且功課超多,雖然大有收獲,不過其他是舊耽擱了。

    我會加油啦!要講講感想喔!這樣讓我決定下面的場景順序...

    黃晁 於 2010/08/07 14:43 回覆